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大柱子
    英雄总有各种各样非同一般的天赋。

    大柱子除了威震天级别的实力之外,各种各样的槽点不要太多,但归根结底称得上一声大智若愚平易近人。

    盯着大野木短短片刻,大柱子浑然天成的发挥了他的天赋,只用一句话就彻底剿灭了现场的紧张氛围。

    原本是大野木伙同艾,岩忍联合云忍分阵营对抗的尖锐矛盾,因为大柱子的话瞬间变成了一场让人忍俊不禁的戏剧。

    七老八十的大野木本来就矮,配上大柱子的揭底,再看他那副脸红脖子粗上蹿下跳的急不可耐模样,真的是好不滑稽。

    小跟班,大鼻子,哭鼻子,小个。

    以及被斑吊打的往事。

    大野木用了几十年塑造出来的多智奸猾,老而弥坚的形象顿时垮塌成了废墟一堆。

    气急败坏的尖着嗓子反驳,大野木红着脸化身大马猴,却除了语言之外不敢有任何暴力动作。

    曾被斑爷吊打,大野木非常非常非常清楚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的实力。

    哪怕已经几十年过去,能够一口气跟自己老师用尘盾对轰半天,可大野木心里仍然不敢对千手柱间有半点动手的冲动。

    犬冢獠静静看着,唇角好不矜持的挂起。

    对于纲手联合自来也召唤了大柱子兄弟,犬冢獠毫不意外。

    在学习蛇叔留下的血继知识时,犬冢獠就对此有了猜测,甚至在白丸身上迟迟没有进展的时候,还设想过要不要召唤些有血继的前辈来交流一下。

    尽管时间让他忘记了当年曾今跟蛇叔提过什么建议,可等拿到了切实的血继限界资料,从结果反推步骤,犬冢獠还是回忆起来曾今跟师酱说过这么一句话。

    ‘可以找一个完全配合的血继限界。’

    当初的这个提议,已经不能再露骨的指向用秽土转生了。

    所以既然现在蛇叔终于破解了血继之谜,那当然少不了秽土转生的帮助。

    纲手跟自来也能帮蛇叔完成克隆实验,自然也该知道甚至参与了秽土转生。

    如今两人召唤出了大柱子兄弟,就不难理解。

    至于秽土转生的媒介,身为千手的公主,纲手还能缺这个吗?而秽土转生这个术的发明者是千手扉间,术式写在封印之书上,就更不成问题。

    连蛇叔都能弄到手的秽土转生,没道理身为忍术创造者孙女的纲手弄不到。

    且看现在大柱子跟纲手无障碍交流甚至认识自来也的模样,人家早八辈子就已经互相熟悉过了。

    “大爷爷,二爷爷,先听我说。忍界出现了第二个会使用木遁的人,还有针对尾兽的敌人也学到了秽土转生,因为都是跟木叶相关,所以对面的土影和雷影让我们给一个交代。”

    没在意智障大爷爷千手柱间的不合时宜,纲手简单扼要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当然,作为对大野木跟艾气势凌然的质询的回报,纲手的述说语气并不那么客观,多少带着点怨气。

    两位威震忍界的爷爷被召唤出来了,纲手有使小性子的资格。

    “还有写轮眼,之前针对尾兽的写轮眼同样只有你们木叶才有。”

    艾不知道是假傻还是真癫,似乎完全没有从大野木的举动中体察到他的惧怕,更对大柱子的出现无动于衷,在纲手述说完毕后冷声加了一道。

    “木遁,针对尾兽,还有写轮眼,看来发生了不少事情呢。对了,怎么没有见到那个冷冷淡淡的小哥?”

    大柱子的性格一贯的跳脱,才正经了不到半句话,到后面几乎是习惯性的话题偏转了。

    “小纲,不是大爷爷说你,重振千手的重任毕竟在你肩上了,我看那个冷淡小哥就很不错啊,你们……”

    “大哥!”

    “大爷爷!”

    千手扉间跟纲手同时叫出声,一个无奈一个羞耻。

    大庭广众之下,大柱子可真是随心所欲。

    所有人都在看稀奇,唯独自来也跟犬冢獠不在其中。

    自来也一言不发,看上去沉默是金,犬冢獠确实为他暗自可惜。

    也是怪可怜,付出辣么多,居然不被家长承认,甚至连那点意思都没有过,自来也算是死的冤。

    “啊哈哈,我看气氛不是太好,所以开个玩笑,别在意。我们言回正传,关于忍界忽然有人能够使用木遁,可能是天赋异禀吧,毕竟木遁虽然是血继,但也不是不可能出现在别人身上。”

    “至于写轮眼,忍界存在这么多年,应该没有从战国流落在外的宇智波血脉延续至今才对。估计是村子出了纰漏或者被人抢夺的吧。”

    “关于有人针对尾兽的事情……”

    连续说了两个屁话的大柱子,在说到尾兽的时候,终于正紧的深沉思考起来。

    “莫非是有人要学我当年的做法再拍卖一次尾兽?”

    大柱子的话一出口,满场的期待都化作一地破碎眼镜。

    “或者是因为赌输了,没钱了?”

    犬冢獠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大柱子几乎无声的呢喃,好险没闪了腰。

    “木叶的,你们这是在戏弄老夫吗?”

    大柱子的回答跟放屁等同,大野木一心的憋屈无法宣泄,哪怕是初代二代火影当面,老头也不打算再给面子了。

    事情说破天大不过理,跟自己师傅交过手,大野木自信就算冲突爆发,他也能应付得来。

    秽土转生的优劣,与无一战后大野木自认已经了然于心。

    只不过是看上去恐怖的忍术而已,并非叫人绝望的无敌忍术。

    之前是骤见忍者之神想得太多,反倒自己吓得自己乱了方寸,大野木心下暗暗反省。

    “戏弄你?大野木,你也不要太高看自己。我的木叶还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站在大哥旁边,存在感淡漠了许久的千手扉间一张冷脸截在了大野木面前。

    你可以说我大哥,可以说我,可以说斑那个家伙,甚至可以说很多人很多事,因为你从战国到现在,所见所闻必然分量十足。

    但是,你唯独不可以说木叶的不是!

    无限爱国主义的千手扉间心里的平衡已经彻底被压倒。

    大野木说了禁语。

    “木遁,尾兽,写轮眼,桩桩件件似乎都不简单。与其内部胡乱猜测,你不如向着抓活口回来问问更好。”

    大野木是前辈,德高望重的前辈。然而千手扉间确实比他更有资历的前辈,有足够的威望‘指点大野木’。

    “扉间说得对,当务之急还是应该从敌人那里获取情报,不然问题光靠猜测永远也解决不了。”

    大柱子一唱一和的本事异常娴熟。

    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似乎顷刻之间就给事情定了性质,将一番为难的求证解释变成了稚嫩后辈不分轻重,不懂得当务之急所在。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