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复苏
    “你……”

    大野木老眼一鼓,脸皮憋的涨红,完全没有预料到犬冢獠居然是这般蛮横的回答。

    “火影是不打算好好说话了!”

    艾暴躁,鲁莽,狂放,但也比心理小九九一堆的大野木更直接,一双砂锅大的拳头握了起来,大有下一句一言不合就直接开干的意思。

    犬冢獠冷笑,冷飕飕的目光盯着人,一言不发。

    气氛一度尖锐只差一点火星就要爆裂。

    “犬冢獠你在干什么!还觉得不够乱不够惨是吗?”

    一触即发之际,纲手的呵斥适时而来,她扶着脸色苍白近乎没有血色的叶仓,带着仍存惊惧的鸣人大步而来。

    目光瞬间都汇聚到了纲手身上,担忧与惶恐默默变作期待。

    “三代目,现在是搞内部对抗的时候吗?木遁,秽土转生还有写轮眼确实都是源出我们木叶,你想要交代可以,但你得听我的,我需要一些时间!”

    强势插入眼看就要刀兵相向的两拨人之间,纲手嘴上不停,不亢不卑的同时有些大包大揽。

    关键时刻,一向暴躁没有忌惮的纲手要比担忧却静观其变的自来也更靠谱。

    “好,老夫就给你这个木叶千手的公主面子。一天,一天之后希望你们木叶能给老夫和老夫的岩忍一个交代。”

    终究是不肯就此火拼一场,在犬冢獠那里吃了瘪,大野木顺着纲手给的梯子下了台。

    “我等着。”

    没了大野木领衔,对面一水排开了火影水影风影三个,艾也就暂时按压住了火气,不再莽恼行事,硬邦邦丢下句话领了奇拉比回去处理云忍的残局。

    “像土影和雷影解释的事情我来负责,风影的伤势交给你。局势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是不怕继续糜烂下去不可收拾的话就继续随心所欲吧!”

    战退了大野木跟艾,纲手没有对犬冢獠的强硬霸道多加指摘,但也没有很温和。

    “自来也,来帮我。”

    不由分说的抓包自来也,纲手这位木叶公主紧要时刻很是有几分决断跟毅力,到并不想一贯那般豪放随心所欲的不靠谱。

    “等等,纲手你想干什么?你不会……”

    自来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看上去有些慌。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到任何人说废话!按我说的做!”

    霸道的打算了自来也的话,纲手半拖半拉的将自来也强行带走。

    “让我们来处理一下眼下的残局吧。”

    目送纲手强行带走自来也,犬冢獠沉吟了片刻,并没有不识好歹的给纲手脸色或是去驳斥她,他已经想到纲手要干什么了。

    女强人既然重新出山再振勇力,作为火影,犬冢獠也觉得不能被比下去。

    所以既然要分工协作了,那就做到最好。

    “汤之国不能再待了。”

    从冲突开始就一直默默给犬冢獠站台的照美冥率先开口。

    “因为我们的原因,汤之国的都城变成现在这幅废墟模样,哪怕没有被驱逐的事件发生,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也不适合再驻扎在这里。”

    死亡总会催生仇恨。

    一片废墟的汤之国都城残檐断壁之下不知道掩埋了多少无辜的尸骸,这个伤心欲绝触目惊心的城市现在充斥着破家之人。

    这里有大把被仇恨支配的伤心人等着向敌人出卖情报,当一个带路党,让五大国万劫不复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必须尽快解决驱逐事件,等泷之国的消息传开,五影的震慑会形同虚无。”

    虚弱不改冷漠的叶仓也开了口,情况在她口中变得更严重。

    风影重伤,水影的情况看上去也不是很好,等前往泷之国的三影大败而归的消息传开,恐怕就再也无法压制住汤之国。

    之前是摄于五影的威严不敢越雷池半步,如今五影伤的伤,败的败,部下更是损失惨重,威慑力早已经成了无根浮萍,被殃及池鱼的汤之国如何还能再委曲求全。

    此时不走,哪怕强力镇压,日后总会隐患重重。

    汤之国已经不再恭顺,不能再作为基地来使用。

    “走是必然的,不过也要先把伤员跟伤亡问题处理好,最好能借此机会彻底定鼎联合形势,然后我们再一步到位,直接转移到火之国。”

    火之国是五大国中唯一跟泷之国接壤的国家,犬冢獠身为火影,有充分的权利跟能力调配到充足且最好的资源。

    唯一值得忧虑的是,如何说服火之国那些脑满肠肥又目光短浅只顾自己利益的官员,让他们对曾今为敌的另外四大国忍者联袂进入火之国不抱有安危恐慌。

    出于能者多劳的考量,犬冢獠已经打算再卖一次纲手。谁让她是顶着千手的名号呢,千手一族无论是在忍界还是在国际层面都是最响当当的一块招牌。

    相信纲手前去协商的话,大名跟他手下的官员们会同意的。

    哪怕不同意,也会因为纲手的拳头选择默认。

    “接下来,让我先来给风影治疗一下伤势,然后我们得理清一下损失,重新做一份计划了。”

    “卡卡西,去安排一个环境良好的地方。”

    议定了基地转移的事情,看着这么一会叶仓愈发不妥的气色,犬冢獠不得不先停下来,招呼卡卡西去安排,准备先做一番治疗。

    在治疗与连番的交流中,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木叶的纲手公主给老夫的交代就是这两个死人?”

    大野木拉着脸,有怒火在心中汇聚,渐渐攀附上了脸颊。他看着摆在地上的两具不认识的尸体,目光冷利。

    艾同样冷着脸,虽不说话却一副以大野木马首是瞻的样子,一双铁拳攥了起来。

    “你,确定不是在跟老夫开玩笑?”

    老头扬起的眉毛尖的能插死人,盯着不为所动的纲手一字一句从嘴里挤出话来。

    “稍安勿躁。吵吵嚷嚷的也不怕引来不必要的窥探。那么大年纪了,动不动就上火,也不怕爆肝。”

    淡淡看了眼摆开在地上的尸体,犬冢獠心下已经对纲手将要采取的办法了然,于是便毫不客气的讥讽起大野木来。

    反正已经是势同水火了,没必要留情面。

    “小鬼,我看你还有你们简直就是活腻……”

    大野木勃然大怒,呵斥间飞空抬手,忍无可忍就要动手。

    “都闭嘴,我要开始了。自来也,你一起来。”

    纲手一声大喝镇场,双手依然结印。

    “秽土转生之术!”

    自来也虽不情愿,但还是亦步亦趋着纲手一起完成了忍术。

    “呼~”

    一阵凉风凭空卷起,从无形化作有形钻进了两具尸体之中。

    伴着有形之风倒灌而入,两具尸体肉眼可见的出现了变化,已经死去僵硬的身体急速拉伸演化起来,仿佛有一双无形之手在捏造着他们。

    “这,这,这是初代火影还有二代火影!干什么,你们木叶想干什么!”

    见多识广,从战国一路到如今的大野木完美的发挥了大前辈的优势,在两具尸体的容貌初步塑造完成的时刻惊呼出声,方寸大乱。

    赫赫威名忍者之神千手柱间,以及他那个奠定了木叶三次世界大战优势基石的弟弟千手扉间。

    树的影人的名,秽土转生还未彻底完成,心思不纯的大野木就已经惊慌失措。

    “我只是,将我大爷爷跟二爷爷找来,给土影还有雷影一个满意的答复。”

    风止,完全塑造成千手柱间跟千手扉间模样的转生之人还未正式睁开眼眸,结印维持着查克拉输出的纲手眯眼看着一脸惶恐的大野木,平平淡淡又霸道。

    “哦哟这次是小纲手和自来也啊,怎么又找爷爷了,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爷爷啊?赶紧说赶紧说,毕竟爷爷跟你二爷爷都是死人了,不能在现世滞留太……“

    千手柱间睁眼,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纲手和自来也,言语之间的熟稔让人十分诧异。

    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纲手的样子,更不是第一次回归现世的模样。

    “大哥,你就不能先看清楚情况吗?”

    比起大柱子的马大哈,千手扉间显然智商要压自己大哥不止一筹,但也很无奈,毕竟这是他无法抗拒的大哥呢。

    ”咦,这次多了不少人啊,怎么回事小纲手?”

    后知后觉的大柱子终于发现现场除了纲手和自来也还有好些个素未谋面的人在,但也仅仅是疑惑,用好奇的目光扫了一遍。

    “咦,我好想见过你,是在哪里来的?是……对了那个绷带怪人的小跟班!被斑打了一顿哭鼻子的大鼻子小个就是你吧。你看上去老的很厉害吗,活的长命真好。”

    环视的目光最终停在了紧张戒备的大野木身上,大柱子非常直白的将老头的底揭了个底掉,末了却羡慕着大野木的长寿,莫名其妙的消极了起来。

    似乎是在伤感自己壮年早亡的悲催。

    “谁是绷带怪人!那是我的老师,二代土影无大人!而且谁会哭鼻子啊,谁是小跟班啊!初代火影你够了啊!”

    大野木深深,深深的愕然,继而暴跳如雷羞愤欲狂。

    我大野木假假的今年都七十好几了,老了老了居然还要一而再受到你们木叶羞辱,老夫简直恨不能原地爆炸!

    只有一更了,三千字。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