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不可为
    密林已经残破不堪,横七竖八倾倒的林木就像刚刚被飓风袭击过,惨不忍睹。

    周遭的山峦无论高矮,只要战斗余波范围之内都已经崩塌一空,统统化作散碎泥石堆平了地面。

    沟壑纵横在地,草皮八方翻卷,掉入泥水之中成了一团污秽。

    天上烈火红光被压制在白火压制,空气如浪拍打四方,带来一股股扑面能烧焦容貌的灼热。

    厮杀声此起彼伏,白绝仍旧无穷无尽,好似永远也杀之不绝。

    战斗从一开始就很激烈,减员不可避免的出现。

    虽然能跟随前来的都不是弱手,可怎奈敌人太多汹涌,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最先倒下的人出现在云忍的队伍,崇尚拳拳到肉,精修忍体术的云忍单兵能力不容小觑,甚至多数时候还在奉行精英培养政策的沙忍之上。

    可是敌人真的太多了。

    打倒了一个冲上来一双,干死了一双扑上来一群。

    第一个伤亡的云忍直接被海啸般涌上来的白绝淹没,在不甘和暴怒的憋屈咆哮中归于寂静。

    仿佛是被潮水吞噬的一块顽石,被盖下去后再挣扎也没能泛起多大浪花。

    生死之间的对抗,一旦一方被压倒再像奋起反抗就很难了。

    第一个伤亡出现之后,更多的死伤随之而来。

    影卫队的人员急速减小,统统淹没在白色的狂潮之中。

    “啊,我果然还是不行啊!”

    便这时,操控大佛捕捉白龙的面具白绝叫了一声,被骤爆的炽白火焰吞裹,转瞬烧成了一抹黑灰。

    烈火焚身,面具白绝看上去却并不惧怕死亡降临,豁达的让人惊奇。

    “不要恋战,我们撤退!自来也,别藏着掖着了,跟我一起断后!”

    放任白炎灼烧大佛残骸,犬冢獠没有再加把劲彻底灭杀不怕死的面具白绝心思,四关局势,当机立断。

    天上有一个查克拉无限的无在狂放尘盾,虽然大野木暂时抵住了,可人力有时而穷,终究无法长久。

    地上白绝无穷无尽,杀了一对扑上来一群,前仆后继视生死如无物,如此下去拖得越久死的越快。

    上木出现了,角都到了,还有蝎也来了,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样的家伙等着。兜的秽土转生现在虽然只出现了一个二代土影无,但天知道他是因为技艺不纯属还是另有打算。

    因地制宜,这里完全是别人的主场,有心算无心,犬冢獠不敢冒险。

    “通灵之术!”

    接天的迷眼烟雾炸开,特意加持了查克拉后白腾腾一片覆盖住了整个战场,等被山风吹散之后,就只剩下犬冢獠跟自来也领着各自的通灵兽横在眼前。

    都是深思熟虑影,事不可为自然会有正确的判断,借助着犬冢獠跟再来也合理营造的掩护,以艾为首,还能行动的大部分人都开始急速撤退。

    “轰轰~”

    天上依旧震响不断,好似轰雷滚滚无法平歇。大野木依旧在跟他的老师纠缠厮杀,以尘盾互相对轰难分难解。

    “老师,现世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就让我这个做弟子的送你回净土!”

    高呼酣斗,老顽固不会轻易听从一个讨厌家伙的指挥,哪怕死硬到底也在所不惜。

    绝不愿眼睁睁看着老师死后还要被敌人玩弄,成为沾满血腥的刽子手。

    “死老头简直自寻死路!”

    瞥了一眼天上酣斗不休的大野木一眼,犬冢獠恨恨骂出声。

    对轰了这么久,以大野木的战斗经验如何看不出无的异常,居然还死战不退,固执的简直是不可理喻。

    “猎物跑了,大家杀啊,冲过去!”

    看清了战场形势的白绝呼啸着再度涌向前方,好似白色大潮气势如虹。

    “呜~吼——”

    比山峦更大,绝不逊色文太的白丸冲着涌到的白潮一声咆哮,声若平地鸣雷,卷起狂风如龙,吹起了残破山石断木,径直将面前的天地掀翻过来。

    “啊~好大的风!”

    “哇,飞了!”

    “大狗好凶!”

    白色浪潮奔涌的势头被遏止,在掀翻天地的咆哮中成批成批的白绝好似被石头砸起的浪花,乌七八糟叫嚷着被吹飞。

    “我说过,我来断后。不听话的,都要死!”

    头顶的斗笠已经踪迹难寻,只剩下身后的御神袍猎猎御风,火红的火焰绘纹好似鲜活了一般。高居与白丸额头,犬冢獠大气堂皇充满威严的目光如剑扫过。

    白色浪潮再度为止静止。

    “自来也,这是当年跟你一起对付雾忍的小鬼吗?”

    身后跟着两位兄弟,头上站着几十年来最为出彩的一个契约者自来也,文太叼着烟斗,扶着大刀,一双凸起的大眼睛看着独断千军的犬冢獠,有些不敢确认。

    曾在大海兴风作浪,与帮助自来也与犬冢獠一通对抗过雾忍,文太对犬冢獠并不陌生,毕竟当初他可是顶着爆掉了一个岩石海岛的雷霆当了一次运输兵。

    只是当初那个一发入魂之后,就剩下吐着舌头背靠白狗一起吐舌头喘气的小鬼,强则强以,如何会变成今日这般霸绝惊艳,叫人不敢婴其锋的模样?

    只不过短短十来年罢了,犬冢獠此刻的气息却叫文太心若惴惴,惊疑不定。

    “这些事情之后再说,先过了眼前这关吧。一会打起来的话掩护我一下,我得准备仙术。”

    自来也有大智慧大毅力,自然明白犬冢獠点将他的用意何在。

    要靠他们两个阻拦追兵,除了仙法不做第二考虑。

    “那些杂鱼跑了就跑了。能留下火影大人还有大名鼎鼎的自来也足够了。哦对了,还有一个不自量力的糟老头。“

    ”掌握仙术以及血继淘汰的你们,才是危害最大的。”

    追击不成,兜不以为忤,反倒更乐见其成。

    “诸位,可不要再让他们跑了,不然大人那里我可不好交代。”

    白嫩的脸皮笑嘻嘻,可兜说出来的话却孰无笑意。

    走了雷影等一应人员,兜心里可并没有表面呈现出来那么大度。

    “正好,我在这条狗身上感应到了秘宝的气息,就让我们完成迟来的融合吧,与我合为一体吧!”

    一声令下,上木脸上属于黑木的半张脸血肉剥落,漏出黑红的玄色本质,癫狂而痴痴狞笑扑向白丸。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