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不和谐
    白光射下,大地在消失。

    比起大野木声势盖天的尘盾,这一发白虹性质相同,却从出现到发威都悄然无声。

    仿佛是一抹专门抹消世界的光辉,悄然而至,带走照耀的一切。

    “父亲——”

    黄土的惨叫悲戚到泣血,天空之上白虹悄然而至贯穿了大野木,下个瞬间就将整个人都抹消了去。

    “邦~”

    一块土疙瘩砸碎在黄土的脑门上。

    “叫什么叫,老子还活着呢!”

    大野木喘着粗气的声音响起,不爽中心有余悸。

    “宇智波的小伙子,多谢你了……这双眼睛是,嘶~”

    死里逃生正要感谢救命之恩,却一转头说了半句大野木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止水殷红的双眸中一对形如飞镖的风车正在转动,截在冷若冰霜的脸庞上,让他看上去冷酷而奇诡,充满震慑力。

    曾跟斑爷交过手,一路从战国走来的大野木如何不知道止水这样的眼睛代表的是什么,只是一眼认出来之后,止不住的抽冷气。

    虽然花纹形状不同,但绝对不会认错的,绝对是万花筒写轮眼,跟当初那个给他和他老师毕生耻辱的恶魔一般无二的眼睛。

    “土影大人,你的敌人来了。”

    止水抬头望天目光凝重,即使从来人手中救出了大野木,但真个面对面时,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只因来人有一手并不逊色大野木的尘盾,那种号称犹在血继限界之上的力量,今天已经切实的见识并且体验到了。

    即使有万花筒写轮眼,止水对眼前之人也不敢等闲视之。

    “老师……不对,是二代目,怎么是你!”

    说到敌人,大野木是惊骇欲绝又百思不解。

    飞天而来的人他认得,而且是再熟悉再亲近不过的一个,但那是在青年时期。

    本应该已经归于记忆,随风消逝的人,再度出现在眼前,大野木不得不震惊。

    当年亲眼见证了来人的死亡,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如今再度涌上心头,阴阳相隔数十年的师徒再见,却只有震惊与迷惑萦绕在大野木心头,让他思维都有些凌乱。

    明明已经是个死人了,骨头灰都应该化干净了,为何又出现了?

    曾为师徒,大野木是世上最清楚老师的人,他决然不会认错人,但这却偏偏是对他最大的震撼,也带了误解的迷茫。

    “这当然是要感谢木叶的贡献了!二代目火影千手柱间所创造的不世忍术,逆转阴阳玩弄死者灵魂的术,真是太了不起了!”

    兜回答了大野木的疑惑,他对千手柱间有着由衷的崇敬。

    秽土转生之术,这个能够逆转世界的忍术,没有比之更能给他带来信心与底气的东西了。

    “快躲,绝对不要正面对抗!”

    天上的无没有言语,合拢在胸前的双手间二度闪烁光芒,大野木顾不上多言,只来得及怒吼一声闪身躲避。

    “老家伙你还是留下等死吧!”

    残破的地面窜出褐色的触手,如同钢索缠住了大野木的双脚,让他无法逃离。

    “噗~”

    下一刻白虹射落,将大野木的身躯与触手同时抹消,只在地上留下一个巨大而幽深的黑洞。

    “父……”

    黄土惊天动地的泣血嚎叫才出口就被扼杀,像被掐住脖子的小鸡仔。

    止水的身影再闪,带着大野木直直出现在他面前,好似凭空而来。

    “兜,控制好你的东西,下次再连老子一起打,我就先拧了你的脑袋!”

    角都狼狈的从地下钻出来,背后的面具已经碎裂了一个,冲着正在装比的兜就是一通吼。

    “角都前辈不好意了,因为初次使用的缘故,暂时除了战斗本能,我还无法很好的控制这个术,不过相信我,很快就不会了。”

    兜推了推眼镜,笑容歉然,看似一点也不介意被拆台。

    “明明是最正宗的,却也不过如此。角都你还真是个废物,怪不得连黑木都对付不了。”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满含着嘲弄,从两人背后插了进来。

    一张脸两个模样,半张是上木,半张是黑木,背后同样背着四个面具,形象非常类似角都的人走了出来。

    “你想死吗!”

    阴戾的目光盯着上木,角都背上还完好的面具蠢蠢欲动。

    大敌当前,角都与上木大有先大打出手的倾向。

    “好了两位,角都你要钱,上木你想成为泷影,我的目标是塑造世界,大家目的并不冲突,只有干掉眼前这些旧世界的残余顽固分子,我们才能得偿所愿,所以给我个面子吧。”

    “至少也打先打到了敌人,再来处理我们内部的纠纷啊。斑先生走之前可是有过交代的。”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兜无奈却只能勉励维系着平衡。

    那边二代土影无跟大野木已经在炮火对轰,隆隆巨响震的人心都砰砰跳,漫山遍野的白绝杂鱼正在前仆后继去送死被人屠杀,他们这边不想着趁机成事,反倒要内讧了,兜也是头疼。

    要是斑前辈在这里就不会有这种麻烦了吧。我还是嫩了点,人轻言微啊。

    也不知道斑前辈那边怎么样了。

    规劝着斑拉拢进来的两位合伙人,兜心里浮现了不少想法,酸甜自知,很深刻的认识到以他的年龄,担任组织二号人物还有很多不足。

    看人下菜可是这些积年老匪跟野心勃勃之辈的拿手好戏,兜的年龄和资历到底是浅薄了些,不能彻底压住场面。

    理念相同的组织集团也不可能万众一心,何况是绝这一伙各有目的互相因为利益诉求而结合的团体,自持资历或者实力勾心斗角不要太多。

    大抵世间那那都不会那么和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吗。

    “残次品,下次拧掉你的脑袋!”

    有了兜的规劝,连斑都抬了出来,角都也就暂时按下了火气,阴戾的丢下威胁,一分为四变作黑乎乎的怪物冲杀出去,目标直取犬冢獠。

    “上木,你连我都对付不了,还敢去招惹角都,你的心可真是大啊,我喜欢,嘿嘿嘿~”

    角都走了,上木嘴巴不动,但属于黑木的半张脸却漏出了扭曲的笑容,发出一阵阴测测又畅快的笑声。

    “记住你的承诺!”

    没有理会来自黑木的诡异嘲笑,上木冷横了兜一眼,也选了个目标杀了出去。

    兜没有说话,只是在笑,笑容干净而无害。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