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碰撞(2)
    白光如虹,笔直前射,所过之处无论山石草木还是飞鸟虫鱼,统统都悄然无声化作尘埃。

    就连人也不例外。

    老人家的火气很暴躁,出手猝不及防威力又很爆炸,抬手一道光打过去,等风平浪静之后,一条通天坦途就从无到有,恍若从天而降开辟了出来,遥遥望不见尽头。

    袅袅青烟随风缥缈,天地之间鸦雀无声。

    一言不合就放必杀,大野木的攻击让人惊惧。

    只能说,不愧是从战国时代一路走来的大前辈,就眼下这份力量,足以震慑群雄傲视天下。

    “哇哦,这就是超越血继限界之上的血继淘汰?威力可真是惊人。所以兜,你已经死了啊!”

    嬉皮笑脸欢乐飞扬的声音打破了寂静,面具白绝半边身子冒起泡沫般的东西急速重组,仅有的一只手抓着兜,看着群山开辟的通天坦途还有心思调侃。

    “确实是我大意了。”

    神情中残余着惊魂未定,兜推了推滑落的眼镜,挂在脸上的虚假笑容早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一副心有余悸却还算镇定的模样。

    “不过你们的对手可并不是我啊!群体出击,拿下他们!”

    带着几分恼怒,差点一命呜呼的兜顾不上再打击敌人气势,直接招呼发动总攻。

    “哦吼,冲啊,干掉他们!”

    山呼海啸般偏向欢乐的冲锋号角,性格天然中带有逗比属性的白绝潮水一样漫过山峦与丛林自四面扑杀而来。

    “一群垃圾,老夫送你们上天!”

    有偷袭嫌疑的一击不中,大感丢了颜面的老人家从坐骑儿子肩膀临空飞起,双手笼在胸前,危险的光芒再度汇聚,就要一鼓作气将漫山遍野的白绝一扫而空。

    同盟确认之后的情报交流,让大野木对这些看似气势汹汹难以匹敌的敌人知之甚详,不过是一群徒有数量虚有其表的垃圾,统统不堪一击。

    “哦呼,老头的血继淘汰果然有趣,正好有个玩具得到好久了,我好想试试看!”

    已经见识了尘盾劈山开林的霸道威力,面具白绝却并不惧怕,反倒有些跃跃欲试,见大野木临空而起又要开炮,当即放开兜双手结印一合。

    “木遁——树界降诞!”

    自初代逝去,光辉横盖一世的无上血继木遁,时隔数十年后再度横空出世降临人间。

    “轰隆隆——”

    无数虬龙般树根冲出大地,挣脱了千万年来的束缚,好如龙蛇一般并起,崩裂了大地,崩开了山峦,汹涌澎湃如从浪潮迭起,好似将天地掀翻一般,一往无前冲天而去。

    号称尤胜血继限界的血继淘汰,对上了威名煊赫以成传说的最强血继。

    注定是一场惊世骇俗的碰撞。

    然而,预想中的震惊比碰撞来的要更快一步。

    初代火影大柱子的威名太过璀璨,以至于失传的木遁也对世人有着莫大的震慑力量。

    猛然之间见到本应该属于正义,盖压了一个时代,在大柱子手上奠定了世界根基的木遁自敌人的手中使出,无论是岩忍还是云忍尽皆愕然莫名。

    便是连木叶众人也是周身一凛,都瞪大了眼睛。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野木的尘盾如白虹贯穿长空,再度耀眼天地彰显它无可匹敌的威力,虬龙巨木龙蛇并起横断苍穹,覆水湮山而来,众人在惊愕之下,纷纷将目光转向犬冢獠这个火影。

    便是连山呼海啸冲上来的敌人都顾不上了。

    木遁,木遁,这可是木遁!

    火影你不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吗?

    “愣着干什么?等人来杀啊!动手啊!”

    犬冢獠好蛋疼,心里面有无穷羊驼奔驰而过,卷起飓风凌乱,却只能跳着脚叫嚷着一马当先冲杀向前。

    云忍跟岩忍怀疑大爷也就算了,自来也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还有卡卡西你们这些沐浴着木叶养育才有今天的混账也怀疑大爷是几个意思?

    就算老子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你叫大爷现在怎么说?

    大爷现在不过是区区火影而已,六道一家的秘闻该怎么解释来源途径?

    就算栽赃到斑爷身上勉强能够解释过去,可你没这些吃里扒外的木叶崽子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家丑不可外扬!

    我们来泷之国的目的不过是确认敌人的藏身之处而已,完全对现在的场面没有一点点准备,对面忽然整出来这么大局面,我也是措手不及,感觉很棘手啊好不好!

    所以赶紧杀敌自保吧傻蛋们,我们现在明显被人家算计掉井里了,再不反抗就特么要淹死了!

    眼下之面,显然是已经设计好了的,故意让角都去杀由木人留下把柄,故意引诱‘聪明’的傻蛋来自投罗网,甚至还想着一网打尽。

    敌暗我明,想要直捣黄龙出其不意,却终究是栽进了人家的将计就计。

    兜敢整出这么大场面,犬冢獠可不敢相信,就是为了正面刚一波向世界宣告存在。

    必然是还有后手的!

    原本为了对付五影的局全落到现在的三影身上,这是多大的重压?所以拼命吧!

    “土遁——岩宿崩!”

    在尘盾碰撞木遁的一刻,犬冢獠将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几乎将结印压缩到忽略不计,洪浩查克拉喷涌的忍术随着一掌印下,将木遁震动的山峦大地整个摇动起来。

    “轰——”

    响彻长天的轰鸣伴着无尽白光,尘盾与木遁狠狠撞在一起,掀起了剧烈的波动,甚至连犬冢獠崩碎山峦的忍术也被压盖了动静,变得悄无声息起来。

    山呼海啸杀到近前的敌人只能看见嘴巴还在开合,却一点也听不到声音,耳朵被轰鸣充斥。

    但大抵能够遴选如卫队跟随影们前来的没有弱手,惊愕骇然也罢,敌人杀到眼前还是能够应对。

    一刹那风火雷霆,岩土洪流便四下开花,掩盖在轰鸣中淹向汹涌而至的白绝大军。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高峰白热。

    “老爹小心!”

    无穷尽的白绝如潮水汹涌扑杀而来,战斗正酣,化身岩石巨人的黄土突然裂开嗓子一声惊呼。

    远天之上,残缺不全已经没了动力的木遁残骸高处,一个人影飞鹰而来,一点白光如虹,穿破了空间,飞射正在喘息的大野木。

    如虹白光入眼,竟是那般熟悉。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