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碰撞
    影毕竟位高权重,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脸面和至高武力,每一次行动自然不可能随心所欲,必然有相应的完备措施。

    会议决定过来由土影,雷影和火影三位影一通前往泷之国,相应的影卫队自然要跟随前往。

    所以总体上来说,不单单只是三个影级力量那么简单。

    经过两天的紧急调整调度,安排好了各自的分工之后,第三日风和日丽的上午,集合完毕的队伍在城门碰了头。

    三方队伍普一出现,木叶就引来了另外两方的瞩目。

    除去影卫队,木叶这边还有自来也以及宇智波富岳率领的止水,带土和他的儿子鼬。

    算上贴身护卫火影的卡卡西,木叶的队伍多达十一个人,都快赶上土之国和雷之国的两倍,看上去十分臃肿。

    “火影还真是谨慎。”

    坐在儿子的肩膀,大野木居高临下,等犬冢獠领着队伍来到近前便不阴不阳的讽刺了一句。

    “土影大人把国家操持的那么好,当然不会知道我们这些可怜虫的伤痛。”

    犬冢獠反口一句就甩了回去,紧抓着岩忍迄今为止依然不是跟大家同甘共苦过的要点不放,努力帮助大野木和他的岩忍竖立着五影之中别具一格的特殊格调。

    “哼!”

    老头恨恨的磨了磨牙,却到底没再继续挖苦,作为五大国中唯一没有受到绝伤害的一个,现在已经跟其他四个国家成为了天然的两个阵营。

    如此形势虽然不是自愿,遇到犬冢獠这种善抓要点的家伙,大野木迫于形势,也不敢太过张扬,免得激起其他人的逆反心理,那便是得不偿失,于他心中的追求背道而驰。

    “雷影大人,希望我们能够精诚合作,敌人可不会因为我们的身份而差别对待。”

    一句话怼平了难搞的老头,犬冢獠上前跟艾寒暄起来,做战前的必要接洽。

    绝是大家的敌人,但内部矛盾并不会因此而消散,只是暂时压制了下去而已。

    犬冢獠也不求内部矛盾消泯,几十年积攒下来的恩怨,也不会就这么简单抚平,只要能保证绝倒下之前一致对外,利益协同就好。

    跟艾有多多次交手,也清楚这位的生平,现在虽然已经联合,但行动之前,犬冢獠还是有些不放行这位的暴脾气。

    丑话说在前头,以防万一。

    “维护忍界根基的事情跟国仇私怨我还分得清楚,火影大可不必担心。就由我们云忍来作为前驱吧。云忍诸位,跟我来!”

    扫了犬冢獠一眼,艾大手一挥,领着奇拉比和他的影卫队一马当先而去,毫不拖泥带水。

    大前提一致的情况下,艾依然不那么待见犬冢獠。

    好在人高那马的艾能成为影,还分得清轻重缓急。

    “我们也跟上。”

    丢给犬冢獠一个厌恶的眼神,大野木一点也不想跟犬冢獠单独相处,直接催促自己的队伍紧随云忍而去。

    “呵呵,都还挺个性。好了,我们也走吧。富岳,记住答应我的事情,不要擅自行动,不然我这里可不好跟人家交代。”

    莞尔一笑,对艾和大野木的个性不以为意,犬冢獠招呼着队伍行动,当众又叮嘱了宇智波富岳一番。

    如今被仇恨驱动的宇智波一族,犬冢獠不敢保证他们见到真凶的时候还有多少理智。

    本不应该带上他们,但于情难恕,迄今还没有就团藏的作为给出一个明确的交代,理亏在木叶一方,犬冢獠身为火影对宇智波富岳一行也只能叮嘱在前,一再礼让了。

    木叶现在跟宇智波的关系确实比较复杂,宇智波富岳能够弹压族人配合木叶安稳,虽然嘴上不说,但多数还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犬冢獠很多事情上就不得不回报以妥协。

    总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只要能抓到凶手,一切由火影吩咐。”

    既冷且淡的声音,宇智波富岳的回答不出所料带着条件。

    虽然因为过往情谊,以及自我的理智,宇智波富岳一直都约束弹压族人静待木叶给出交代,但必要的时候,他的底线依然强硬,绝不含糊了事。

    还是木叶成员没错,但他宇智波富岳更是宇智波的当代族长。

    “行吧,那就走吧。”

    没奢望过宇智波富岳揭过团藏的事情,能有前提的保证听从差遣就可以,受制于纲手跟维护三代的桎梏,犬冢獠面对宇智波跟村子的隔阂,能做的也就是尽量转移他们的仇恨,一直拖下去,让时间来抹平两者之间的裂痕。

    等戳破了绝的谋划,面对威胁整个世界生死的事情,到时候想必由团藏造成的宇智波跟木叶的伤痕必然要退居其次了。

    前往泷之国的路途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一个不开眼的跳出来自寻死路。

    三个影组队出动,也没有哪个傻子头铁的敢撞上来。

    直到部队深入泷之国,被兜带着人大鸣大放的挡住了去路,一路的平静才粉碎开来。

    “雷影,土影,还有火影。只来了你们三位吗?”

    葱绿掩映山水,一派自然风光如画卷,兜一马当先在前,身后山峦丛林湖泊之上,密密麻麻的白绝撒醒蚂蚁一般塞满了目光,放眼看去,数不清具体数量。

    “兜,看来你的计策失败了哦。人家并没有全军出动啊!”

    漏出在衣衫之外的肌肤与身后的白绝一般无二,脸上带着一面螺旋的面具,说话的口吻轻佻而跳脱,与都并肩而立的那个最特殊的白绝活泼的调侃。

    “无所谓,总共也不过才五个影而已,把眼前的三位留在这里,剩下的两位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眼睛反射阳光,脸上挂着温和笑容,都跟同伴的交流若无旁人,兜的目光扫过,流露着刺眼的自信。

    全然不将三国影率领的队伍放在心上。

    “小鬼,不要太嚣张!就凭这一群垃圾就想对付老夫,你简直自寻死路!”

    被犬冢獠讽刺挖苦大野木能忍,因为那是几度交锋之后才奠定的相互形势,可兜这个乳臭未乾文绉绉一身酸腐气的小鬼怎么会放在他老人家眼里。

    “尘盾——原界剥离!”

    白白嫩嫩笑眯眯,不是变态就是基,见够了犬冢獠皮笑肉不笑的老人家很暴躁,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发分子泯灭炮冲兜轰了过去。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