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应该
    既然议定了联合,五大国均非等闲之辈,行动的效率很有保障。

    原本就有照美冥跟纲手这两位忍界数得上号的女中豪杰搭建了大体的联合框架,以此为基础,后续进程造作起来已经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抱有跟犬冢獠形同心思的培养新人的练手过后,各忍村真正的负责智囊赶到,聪明脑袋碰撞中具体事宜完善起来的速度飞快,几乎日日一新。

    比起关心则乱,有些迫不及待的艾,沉默寡言满腹心思的大野木,以及一心扑在上面,时刻关心进度的照美冥,还有冷漠到看不出心思的叶仓,犬冢獠就显得不务正业。

    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日日研究蛇叔的成果,对五大国联合的进程不闻不问,说是用人不疑,不如说是彻底的甩手掌柜。

    上位者劳人,犬冢獠活现的展出了一场领导动嘴,属下短腿的场面。

    “吭~”

    白丸的爪子跟卡卡西的苦无当空狠狠撞在一起,旋即向两面惊飞。

    劲风卷起地面沙尘,旋成一道微笑的旋风。

    “呜汪~”

    四肢抓地一声低吼,白丸猛地张嘴喷出一团翠绿的查克拉球直取卡卡西面门。

    “噌!”

    如秋泓潋滟,惊艳目光,卡卡西苦无交到左手,右臂向背后一探,抽刀在手,不闪不避径直切向前去。

    “滋嗡!”

    潋滟刀光如秋泓,骤然一阵颤动嗡鸣,切过了迎面而来的查克拉。

    “啪嗒~”

    仿佛是两团淤泥掉落在地,被卡卡西一刀切开的查克拉球形如果冻,威力简直搓的不行。

    卡卡西直接就愣住了。

    感情银样镴枪头来的,就只唬人的是吧。

    “汪汪呜……”

    白丸刨地,龇牙咧嘴浑身抖动,似乎是在酝酿什么大招,完全无视之前的搞笑攻击。

    卡卡西不禁一凛,左手苦无右手短刀,凝神以待。

    虽然刚刚才闹了笑话,但白丸可不是好相与的,这么多年了,卡卡西也知道犬冢獠的实力有至少一半要算在白丸身上。

    所以绝对不能大意,说不定刚才只不过是虚晃一枪麻痹人呢。

    “呕……”

    大嘴一张,一股喷泉直从喉咙喷出来溅了一地,白丸吐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卡卡西僵硬。

    “虽然想说不应该,但果然是不行啊。”

    早有准备的犬冢獠一步跨出就到了白丸身边,抬手释放医疗忍术抚摸白丸抽搐的肚皮,不出所料的口气带着些许遗憾。

    关于今天这场战斗,犬冢獠事前可是有做很多充分准备来着,但结果却很不友好。

    “好了卡卡西,今天就这样吧,去看看云忍那边有没有消息。”

    打发走了懵逼的卡卡西,一边治疗着白丸的异常反应细细观察,一边抚摸着狗头做着安抚。

    “难道真的要抓个前辈来才行?”

    看着卡卡西劈开的果冻,犬冢獠有些无奈。

    很明显刚才白丸试图融合属性的举动失败了,而且还出现了不良好的身体反应,现在连精神都萎靡了下去。

    以白丸二哈的坚韧精神还有强健体魄,连最初级的属性融合都不能完成,犬冢獠不得不考虑蛇叔留下的方法。

    “只是秽土转生什么的,手上完全没有素材啊。”

    能够满足血继限界秽土转生的素材以前是不缺,可犬冢獠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料到现在会需要,早早就全部送去支持蛇叔的研究事业了。

    如今因为五国联盟滞留在汤之国,身份又是万众瞩目的火影,短时间内再想弄到必须的素材,犬冢獠到是为难了。

    毕竟挖坟这种事情太招人仇恨,越是瞩目的人越难以寻找机会。

    “再试试看吧,如果实在不行,只能通过卡卡西找找看能不能弄点团藏的遗产来召唤大柱子了。”

    想了一圈不得办法,也只能先按耐下来。

    “白丸你吃的是啥,这个味真是……来人,把院子打扫一下!”

    扛起萎靡的白丸,一把将地上的果冻抄起来,免得留下什么可疑的破绽让人窥伺到蛇叔的研究成果,犬冢獠嫌弃的快步离开。

    食性颇杂的白丸,吐出来的东西味道很醉人。

    “五代目,会谈邀请。云忍那边得到了确切消息,准备召开五影会谈。”

    时间又过来几日,卡卡西再度来到了深居简出的犬冢獠门前。

    “速度到是挺快的,云忍的损失如何?”

    算算时间还没有十天,从汤之国到泷之国跑了个来回,还得到了确切消息,云忍的效率也是很高了。但犬冢獠更关心的是他们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

    泷之国那边,应该可是很不简单才对。

    卡卡西最近一直被吩咐了关注云忍的消息,应该是有相关情报的。

    “没有任何损失。”

    然则卡卡西的干脆回答有些不在犬冢獠预想之中,而且他人也看上去有些不解。

    泷忍的话,貌似从三战结束就已经沦为咸鱼了,云忍去打听个消息能有什么损失?

    就算要损失,以云忍的尿性,也该是弱鸡泷忍哭爹喊娘才对。

    何况现在五国联合,就算是泷忍全胜时期恐怕也不敢炸刺。

    所以不该是问泷忍损失如何吗?

    “嗯?居然没有损失!不应该啊,算了,我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看卡卡西的样子不像作假,但犬冢獠也不怀疑自己的判断,索性不难为他,亲自去弄个明白好了。

    “已经查实,杀害由木人的凶手确实就是泷忍的叛忍角都。他在几年前还曾大闹过泷忍村。”

    艾很凝沉,板起来的面庞让他看上去坚毅,再不见半点火爆模样。

    说话的间隙,艾的目光扫过了大野木,继而落到了犬冢獠身上。

    显然打探角都消息的同时,云忍还得到了一些附属的情报,连犬冢獠当初一并在泷忍村出现的消息也知道了。

    只用目光注视,而非直接说出来,到是因为过去的消息与现在的事情无太多关联。犬冢獠跟角都一块出现在泷忍村,只能证明犬冢獠之前的判断有坑人的嫌疑。

    至于坑的是谁,当然就是大野木了。

    而艾之所以先看大野木,除了隐藏的同情,更多的还是不想听老人家再说什么不可能的固执话。

    所以给你个眼神自己去体会,老顽固废话别太多。

    “既然凶手确认了就好。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动起来了。至少,总不能这么被动挨打不还手。我们可是堂堂五大国来着。”

    没有火急火燎的去跟艾求证,犬冢獠表现的一心为公。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