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凶手
    依然是那个简洁而庄严,早有准备的会议室。

    只是推开门时,犬冢獠看见摆好的座椅只剩下一个还孤零零的空着,其他四影早已经就坐多时。

    相比上一次有意为之,姗姗来迟的大野木和艾,这次却是轮到犬冢獠最后压场现身。

    “住的有些远,来迟了,抱歉。”

    不同于大野木的之前来迟的敷衍,犬冢獠的歉意很正式,借着入座的机会,目光从四影身上一扫而过。

    照美冥看过来的目光里带着丝丝惊异与感佩,叶仓还是那般古井不波的冷淡,人高马大体魄很有压迫力的艾脸色阴沉,最有意思的是大野木的脸色也没比他好多少。

    看上去好像大家都很有故事的样子。

    对照美冥的的惊异感佩莞尔一笑,她怕是才想明白,为什么之前他敢正面猛肛大野木和艾,不留半点缓和余地。

    到底是才上来的萌新经验不足,以前受到身份限制,注意力都在国内,就搁着雾忍村折腾,恐怕借助和平谈判的使团进入木叶寻找奥援已经是照美冥迄今为止干过最大胆的事情了。

    眼界限制了这位雾忍玫瑰的聪明才智发挥。

    相反,同为女性影,经历相当丰富的叶仓就淡定的多了。

    “到是难得,不,应该说是惊讶。雷影忽然这么积极召集大家开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吗?”

    安坐之后,犬冢獠揣着明白装糊涂,径直冲着艾开炮。

    “由木人死了,火影你应该跟在座的诸位一样,肯定得到了消息,所以就不要故作不知了。”

    语气里有指责的意思,更多的是老气横秋,艾还没有开口,大野木到是先忍不住抢了话头去。

    “居然发生了这种不幸的事情吗?我到是才知道,雷影节哀。”

    大野木忽然跳出来抢话的举动有些耐人寻味,犬冢獠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应,借着继续跟艾交流的述说心里不禁急速思索起来。

    似乎大野木已经完全对之前的事情忘怀了,现在居然抢着帮艾解难,为此不惜跟犬冢獠正面对上。

    做派看上去急公好义,很有几分公平公正老持承重大前辈的样子。但犬冢獠如何相信大野木会是个德高望重主持公道的好人。

    如此积极的态度,大野木必然有所求。

    那么现在这局面下,奸猾的老头会以什么为目标?

    这就已经开始提前示好拉拢人了,大野木所图,无外乎是同盟后最高领导权罢了。

    “能说说具体情况吗?以及,雷影接下来的打算?”

    弄明白了大野木所图,犬冢獠心下便有了计较,无视吹胡子瞪眼的老头,继续抓着艾不放,只是语气陈恳了很多,不再含有挖苦。

    “凶手的实力很强,由木人实际上已经发出了信号,但等援军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许是由木人的死亡让艾彻底认清了现实,许是犬冢獠的态度转变让艾放下了芥蒂,艾到是回答的很痛快,没有半分遮掩的意思。

    原来还能因为没有被波及,不曾体验过切肤之痛,艾对犬冢獠还能针锋相对。

    可如今由木人死了,残酷的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错误。

    绝并没有因为已经得罪了三大国而偃旗息鼓放过云忍,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抓到机会。

    通过由木人之死,认识到绝这一伙狂徒的凶焰,艾就无法再意气用事一意孤行下去。

    事态明显已经危及到了村子的安危存亡,乃至于忍界框架的崩溃。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要比区区雷影的个人脸面以及国仇家恨更重要。

    村子没了,忍界平衡崩碎了,就算出了心中的恶气报复了犬冢獠,又有什么用呢?

    艾只是冲动了些,但他并非暴躁的分不清利害轻重。

    “现场的勘测结果,由木人甚至没有太多反抗就已经战死,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只是留下了一条情报。”

    深刻认识了敌人凶残实力,艾这话不由说的凝重非常。

    由木人作为二尾人柱力,归属雷影直接调度的特殊存在,艾非常清楚她的能耐。由此更能深刻认识到事情的迫切性与危害性。

    “哦,居然留下了情报。是什么情报?”

    犬冢獠略微有些诧异,貌似原着中由木人的表现可是真心渣到不行,这次却是留下了情报,也不算白白牺牲了。

    “敌人……杀不死。”

    艾双手交叠在下巴握拳撑住了脑袋,一字一句,凝重的口吻重若千钧。

    “嗯?”

    非同众人骤然凝重苦恼,犬冢獠眉头一挑,忽然想起了两个人。

    “看火影的样子,是有什么情报?”

    越老越奸猾的大野木第一个注意到了犬冢獠的与众不同,当即便予以挑明。

    显然老家伙并不认为犬冢獠这个小年轻有什么收获,毕竟他老人家从战国到现在一路走来,什么样的奇人怪事没见过,却便寻记忆也无法根据艾的述说对号入座,区区孙子辈的小鬼,即使是火影又怎么可能知道根脚。

    “到是确实想到了两个人,说起来其中一个还跟我们脚下土地的主人有很沉的渊源。”

    忍界能跟不死扯上关系的人并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三两个罢了,杀害由木人的凶手在别人看来难缠神秘,还因为杀不死而带着棘手的恐怖震慑,但在犬冢獠这里全都一览无余。

    最强的不死人物当然要数六道兄弟他妈,那是个合六道兄弟之力都只能封印而无法杀死的女人。

    接下来的两个对比起辉夜姬来就太不上档次太掉价了。

    靠着歪门邪道秘术拥有五条命的角都,以及那个自残成性,最终只能吃土,死于营养不良的飞段。

    “居然有两个?还跟汤忍有关?都是谁?”

    一连三个问题又急又快,讲真大野木有点被惊到了。

    “土影稍安勿躁,在说出人名之前,我还需要跟雷影再了解一下,请问由木人战死的致命伤,到底是什么?这个很重要,是判断凶手的重要依据,还请雷影告诉我。”

    无论是飞段还是角都,因为个人非同凡响的特殊性,战斗中总会留下无法掩盖,也不屑于掩盖的痕迹。

    “由木人的致命伤,应该是尾兽被抽取。但她的心脏不见了。”

    艾如实相告,唯有任何推诿。

    “好吧,看来不是跟汤忍有渊源的那位。带走心脏的话,看来敌人也不是表面上那样没有损失。若是我没看错的话,杀害由木人的应该是泷忍的叛忍角都。”

    “我跟这个家伙有不止一次交手的经历,他有一种秘术,可以夺取别人的心脏化为己用。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不需要太多蛛丝马迹,因为特色太过鲜明,犬冢獠一口就道出了凶手的真身。

    只是话说完后,犬冢獠有些凝重。角都最后居然还是跟绝搅和到了一起,看来这六年时间里,人家也不仅仅是解决了内讧的问题,而是做了更全面的准备。

    “角都?不可能!”

    然而大野木却惊呼出声,满脸不可思议下是断然的否认。

    显然已经算是忍界活化石的老人家知道的并不少,而且记忆力现在也还很好的样子。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