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欢而散
    关于同盟结缔这件事,犬冢獠一直抱有的都是绝对的信心,从来不曾想过此行会是空跑一趟,最终无法促成功同盟结缔攻亏一篑的事情。

    哪怕是刚刚大野木伙同艾一上来就是一通火力凶猛气势汹汹的断然表态,惊的照美冥忍不住焦急跳出来连劝带说,犬冢獠也没想过同盟结缔可能砸掉。

    看大野木伙同艾气势汹汹,犬冢獠装死半天可不光是在看戏,更不是措手不及没有应对的说辞,他是在观察思考。

    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需求决定市场。

    尾兽是维持忍界平衡的核心关键所在,自初代分发之始到今天已经维续了忍界半个多世纪的平衡,效果如何有目共睹。以尾兽为目标的绝一伙,才是目前当务之急亟待解决的大患。

    即便岩忍跟云忍还没有遭到绝的毒手,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切身体会,但只要大野木没有老糊涂,艾脑子里没有真的长上肌肉,都能看得出来这份置身之外注定只是暂时罢了。

    人家并非是不对他们动手,而是在等一个好时机,还没有轮到他们而已。

    大野木虽老,却是老而奸猾,艾虽然莽,却也非无脑之辈,他们自然心里清楚绝的危害所在,也清楚该干什么事情。

    照美冥为什么刚夺得水影的宝座就伙同纲手迫不及待的想要召开五影大会?

    沙忍为何气势汹汹的杀进了雨之国,到今天还没有退去,一副长久霸占下去开疆拓土的架势?

    五大国为何坐看沙忍趁虚而入,在木叶来回把雨之国犁了个干净的情况下,让沙忍几乎是坐享其成的攫夺了整个雨之国而无动于衷?

    还不是因为沙忍失去了尾兽,需要用一场灭国的战争来向世界宣告他们的强大。

    其他四大国坐视不理,任由三次大战无分寸战功的沙忍占领雨之国不闻不问,还不是因为要默契的保持五大国地位的平衡以形成制衡给世界看看嘛。

    否则同为五流氓一角的沙忍崩了,同样失去手中尾兽的雾忍也会紧随其后,在三战还没全灭结束的情况下,五大国连崩两个,四战恐怕就直接恶浪滔天而起了。

    觊觎着五大国地位的国家可不是一个两个,前有雨忍奋起于二战,后有泷忍三战不甘雌伏,一旦五流氓不能维系现有的世界框架平衡,滔天大战就在所难免。

    旧体系的崩塌,新体系的诞生,从来都伴随着波及世界的战火。

    哪怕不情愿沙忍捡便宜,哪怕心里恨不得其他四个流氓都快点去死,但面对现实,能做的只有保持理智,竭力维持世界框架体系,不情不愿也得去干一些绥靖的事情。

    尾兽对五大国,对忍界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甚至不可或缺的东西。这是维持当今世界秩序的基础所在。

    绝一伙正在针对尾兽,连带着同时崩坏了五大国统治世界的根基。

    五大流氓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还保有尾兽就不可能幸免,无非是先来后到排个队的问题。

    有绝这个敌人在,五流氓的对外目标就是高度一致的。

    若是真心不想结缔同盟,直接来都不要来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跑过来浪费时间,就不怕坚决反对砸场子惹来众怒,被摁倒了群殴?

    别看现在唇枪舌剑吵吵嚷嚷,实际上不过是为了之后在争权夺利。

    蛇无头不行,同盟总得有个领导,那么由谁来担当,这就很有说法了。

    大野木人老成精,从一开始偏帮云忍就已经在为最后的同盟领导权做着打算。

    跟大野木同一阵营的艾到是有没有号令群雄的心思不得而知,但人家有充分跟木叶对着干的理由。

    所以,还是先把岩忍跟云忍两家拆散了再说把,就算拆不散,也要插个钉子进去砸个缝出来。

    虽然内部跟照美冥和叶仓也不那么其乐融融,但这些都是可以内部妥协的问题,对外的话,铁板一块的岩忍云忍联合,可是很不利于犬冢獠攫取扛把子宝座的最大阻力。

    号令群雄什么的,犬冢獠到是不稀罕,但谁让他知道的多呢。

    只有成为五流氓同盟的扛把子,犬冢獠才能保证行事顺利兼且减少损失不是。

    当了火影以后,发现以往瞻前顾后顾忌来去的枷锁统统消失不见的犬冢獠,对更高的权利与地位越发渴求了。

    但只是为了行事方便,并不是想登上巅峰称孤道寡。

    一片公心在玉壶,犬冢獠忽然好佩服好崇拜自己了。

    听罢犬冢獠对艾一番粉饰嘲弄的怪话,大野木的脸色有些阴沉。

    尽管心里很清楚,这是犬冢獠在挑拨离间,但多年来一言以定岩忍事务,唯我独尊惯了的大野木还是凭空对艾产生了一根芥蒂的尖刺。

    三代已逝,团藏也挂了,角度埋名的情况下,大野木已经是忍界中最为年长的老古董,脾气自然而然就会很大。

    毕竟已经某种意义上天下无双了吗,如此崇高的身份,虽然艾没说,但从行动上看,他还被艾这个孙子辈的小子轻视了,大野木性格使然的小芥蒂不可避免。

    可要持有一个什么样的立场,是坚决的驳斥犬冢獠信口胡从站在艾这边,还是两边都敲打敲打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敬老尊老?

    大野木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主要还是过不去心里的坎。

    基于人性的阳谋,总是让人难以抗拒。明知道是坑,大野木也要思量一下,要不要跳出来。

    场面一时很沉默,渐渐的偏向了寂静。

    “那个小鬼是人柱力?哼,想你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成为影的?木叶已经后继无人了吗?”

    即将凝聚的深沉被艾打破,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痴,他选择了不落下风的反讽犬冢獠。

    作为在场五影之中资历第二老的一个,艾凭上位的年龄优势鄙视了犬冢獠这个萌新,搂草打兔子连偌大的木叶一块圈了进去。

    犬冢獠笑眯眯,全然不再反驳。

    坑已经挖好了,艾果然还是直爽甚至是憨直的脾气,稍微一撩拨就没忍住开喷了。

    只要你肯说话就好,反正现在无论你什么,有想法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啊。

    “哼,老夫累了,今天休会,改日再议!”

    果然艾话音未落,大野木变换的脸色就是一沉,硬邦邦丢下句话甩脸就走。

    这一下来的突然,除了犬冢獠另外几人都愣住了。

    十二点前还有一章,今天虽然也忙,但还是要完成二更。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