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放心
    “你……”

    大野木老爷子的酒糟鼻瞬间变大了,瞪着犬冢獠一口气上不来,居然一时哑口无言。

    刚刚是谁做主答应决斗的?这会突然跟老子说你讲规矩不毒菜,要征求当事人意见!

    妈个鸡你用老子的颜面堵住了对面,老子憋着一肚子气出来擦屁股了,你却反手把老子的脸丢到了地上。

    哇呀呀呀,混账小子简直要死要死要死!

    笑脸相迎的犬冢獠简直能把大野木气炸,恨不能抬手就扫一发尘盾过去让丫人间分解,然则到底是老奸巨猾没有真个动手。

    “小子简直不可理喻。我们走!”

    大局为重同样没讨到好的大野木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雷影大人还不走吗?哦,我明白了,是还要跟我切磋切磋是吧!那就领教高招了。”

    气走了老土影,犬冢獠气势高涨,浑然无所畏惧,转头就再度挑衅起还在憋气努力平复怒火说服自己的艾。

    “轰!”

    雷光一闪,艾一拳轰在地上,打的尘土飞溅。

    “我们走!”

    凶恶的深深瞪了犬冢獠一眼,艾转身就走,一分一秒也不想再看犬冢獠笑眯眯恶心人的脸。

    有心偏帮的岩忍都被气走了,只靠他们云忍跟木叶刚正面全无胜算。

    身为影,艾脾气是暴躁了点,但智慧还是不缺的。已经惹了一身骚,不可再因怒兴兵自讨苦吃。

    这份仇怨且先记下,以待日后加倍奉还。

    一场尔虞我诈充满龌龊的戏剧,以云忍满腹怨气和没讨到半点好处拂袖而去的岩忍接连离开落下帷幕。

    似是不期而遇的初次交锋,木叶大获全胜。

    “獠,你有点冲动了。”

    来到指定好的居所安顿下来,自来也面带凝沉的找上了刚解除火影装束的犬冢獠。

    一时意气固然爽快,可接下来就不好办了。

    五影大会还没有召开,木叶已经接连得罪了云忍和岩忍,甚至可以说和云忍彻底撕破了脸皮。

    本身云忍前来参与到这次会谈就是被迫,如今又没能从犬冢獠这里讨到任何好处,反倒脸被打肿了,可想而知现在他们的心态是何等爆炸,等会谈开始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种拖后腿的态度。

    兼且自来也从纲手那里得知,犬冢獠跟雾忍五代目的关系也不是很融洽,至于沙忍的五代目,那可是当初他跟犬冢獠一起合伙坑过的。

    最可怕的是,两个五代目还都是女人,跟纲手纠缠了半辈子的自来也,可是对女人的记仇能力刻骨铭心。

    一罗圈算下来,五影大会还没正式召开,木叶已经把其他四个流氓得罪了个遍。

    面对这种形式,到时候真能落到什么好吗?

    所以还是太冲动了啊,跟云忍有仇不怕,但岩忍至少是可以争取的啊,偏偏就这么得罪了。

    “我年轻啊,不冲动一下怎么证明我有活力呢?”

    面对自来也的忧心忡忡,犬冢獠嬉皮笑脸不以为意。

    自来也半晌说不出话来,几次抬手要动,最后忍了忍还是没把巴掌甩出去。

    虽然这会是私下里,但犬冢獠的身份毕竟已经截然不同,现在人家是火影,早不是当年那个晚辈了,再要一言不合就上手,自来也还没那么奔放。

    “放宽心,我有分寸的。五大忍村之间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由来已久,但眼下大局为重这点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大家还有个共同敌人呢。”

    欣赏了一番自来也的变脸神功,犬冢獠也不是真要气人,只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沙忍的守鹤没了,雾忍的尾兽也全完蛋了,我们被人突袭了两次,三代四代都搭进去了,这是什么?是仇恨,是只有血才能洗刷的耻辱。”

    “所以别看云忍跟岩忍置身事外大有联合的趋势,但矢志报仇的我们才是多数。云忍哪怕跟岩忍联合起来,也破坏不了这次会谈,更掀不了结盟的桌子。”

    “大势在我们这边,而且会一直在我们这边。所以安心吧。”

    敛去了嬉笑,述说中带着淡淡却笃定的自信,犬冢獠很是说了一通安抚自来也的话。

    绝一伙很强,哪怕失去了宇智波信这个狂信徒,他们依旧很强。

    面对这样第一个强大且莫测的敌人,已经深受其害的木叶,云忍,沙忍必然是要除之而后快的,所以同盟是必然。

    就如同这次五影大会能够召开,固然是有犬冢獠强行推动云忍参与的强势,但真正发力的人如何少得了云忍跟沙忍。

    在对付绝团伙方面,三方利益是一致的。

    统治在大野木这个战国余孽手中的岩忍,从上到下都打上了这个奸猾老头的深深烙印,即使岩忍与绝一伙没有切肤之痛,但就这老东西的性格来说,也不会放任绝不管。

    绝一伙接连搞出这么几次大事件,哪怕有宇智波信这个不务正业的家伙打岔,可依旧很明显的暴露了他们正在针对尾兽的真实目的。

    为了避免岩忍最后遭遇同样的境地,大野木防患于未然必定会促成会谈与同盟。

    便是不情不愿,一来就搞事情的云忍,恐怕也不会少了与岩忍一般的心思。

    明明理亏在先却还迫不及待的派了土代恶人先告状,是云忍风格使然的同时,也并非没有先声夺人,为之后的会议争取优势的考量。

    看似恩怨冲突之下,实则并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五影大会是必定会召开的,毕竟人都已经来了,如果真心不想参与的话,也没有必要来不是。

    同盟是必然会组建的,只是前期时间个中争执与互相筹谋扯后腿的现象无法避免。

    但这也是古往今来所有同盟必然无可避免要面临的问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盟之间亲疏有别,不过是个临时的利益共同体,合作中各种勾心斗角在所难免。

    不过只要真的对上了绝一伙,等都见识了敌人真实而强大的凶残实力,在强大的压力和危机下,面和心不和的协作同盟必然会因为压力也慢慢转向精诚合作。

    跟国无强敌恒亡的道理异曲同工的道理,原着中五大国联合早有先例摆在那。

    “你有把握就好。”

    深看了犬冢獠好一阵,真的确认不是说安慰人的话,自来也这才放下了心中的忧虑,却还是带着怅然离开。

    “同盟是必然的,一些过去的恩怨又怎么比得上摆在眼前的村子危机呢?连续倒了三个同量级对手进去,云忍和岩忍才不傻,他们能看明白的。”

    “现在我最烦恼的,反倒是宇智波啊。到底怎么交代过去啊!”

    说走了自来也,犬冢獠卸下了一身火影装束,反倒变得惆怅起来。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