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该是你的躲不掉
    蛇叔不告而别的第二天,犬冢獠收到了一份包裹。

    “什么意思?”

    看着摆开在桌上的包裹里,赫然是火影的御神袍跟斗笠,犬冢獠盘腿坐着,眼睛鼓鼓的仰望一脸平淡的三山岩。

    “不知道,但大蛇丸大人的意思,你身为弟子应该是看的懂得。”

    “我只是按照大人的吩咐,将东西送给你。对了,还有这个。”

    说着,三山岩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卷轴,轻轻放在了御神袍与斗笠中间。

    犬冢獠看着三山岩,心里面翻江倒海,忽然有种接替团藏的意志,拉着蛇叔同归于尽的冲动。

    妈个巴子大蛇丸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不想当火影一走了之就罢了,身为弟子我保持谨慎中立不跳到纲手那边声讨你就够可以了,你居然消失了还要再坑我一把,你怎么不去死啊!

    斗笠跟御神袍是死物,它们并不会说话,但出现在犬冢獠面前,却能于无声中述说蛇叔的心思。

    有事弟子服其劳。

    纲手与自来也当众推诿了三代的提议,拒绝接任成为五代火影。纵然当初有诸多内情错杂,两人的言语并不能代表个子最真实的心态。

    但事情在几乎所有木叶高层的注视下做了出来,所代表的意义无疑就是拒绝。

    如今蛇叔一走了之,他们两个也不可能再成为火影,否则就是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视同儿戏的事情,事关火影之位,必然不可能这么不讲究,否则木叶十几万民众怎么看?

    这个火影还有什么威严可说?

    但蛇叔即使只是个样子货的火影,目的是让三代走的安详,不过是一时无奈之举,可他哪怕没有向大名报备,却也是民众承认的火影,一走了之的情况下,再不情愿也得履行一次火影的义务,推荐一个接班人。

    否则他就别想走的安生,木叶是讲规矩的地方,必然会没完没了的发出搜寻将他找出来抓回来。

    在纲手跟自来也明确表示拒绝的情况下,试问蛇叔还能推荐谁呢?当然是犬冢獠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弟子了。

    好歹当初三代也动过推犬冢獠上位的心思,当初提点接班人的时候也叫过他的名字。

    肥水不流外人田,坑了这么多年也早就顺手到不行,蛇叔推荐的继任人选当然是犬冢獠了。

    “东西送到,我的任务完成了。”

    无视犬冢獠的怒目而视,老态毕现的三山岩施施然转身就走。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我现在是大蛇丸大人的管家,大蛇丸大人在家里留下了一份东西给你,但是必须要有火影亲自前来才能见到。”

    三山岩走了,可他的声音却绕梁不觉,一直刺激着犬冢獠。

    “獠……”

    千葵来了,她看了看桌上的代表火影的服侍,欲言又止。

    “千葵你先出去,让我好好静静。”

    失足妇女悔恨终身,作为蛇叔的弟子,此时此刻,看着桌上一字摆开的御神袍与斗笠,以及插在两者之间的卷轴,犬冢獠悔恨的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当火影好吗?当然好,但那是对别人。

    看出三代要推他的苗头,宁肯宅在村子当了六年咸鱼,放任绝一伙从容发育,以至于局面糜烂成现在这个样子,犬冢獠都要把三代心里的苗头掐死。

    他稀罕这个火影吗?

    当然是不稀罕,甚至是有点避之不及。

    火影是荣耀,是多少人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甚至心魔滋生自寻死路的毒药。

    好比团藏。

    可对于火影,犬冢獠真心从来都没有什么念想。

    成为火影有什么好呢?除了把自己置身在万众瞩目之下,得到一些华而不实的荣耀之外,只能是挑上一副重担,唯一的好处恐怕就是能够无所阻碍的学习一切属于火影珍藏的忍术了。

    比如封印之书。

    但封印之书上的东西,对现在的犬冢獠来说不过是食之有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他早就已经走通了自己的道路,别人的东西就算再好也不过是个借鉴,于他没有多少帮助。

    注定劳心劳力,一心奉公的火影之位,对犬冢獠没有丝毫吸引力。

    这不是他的追求,也不合他的性格。

    然而摆在眼前的事情,却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哪怕不去看三山岩放下的的卷轴,犬冢獠都能知道,里面必然是蛇叔关于血继限界研究的部分成果,却决然不可能是全部。

    而三山岩所谓的,他作为管家守护的蛇叔留下的,只有火影亲至才能打开的东西,必然就是桌上这个卷轴所记载的内容后续。

    他了解蛇叔,蛇叔也了解他。

    这就是抛出了个无法拒绝的诱饵,让他明知道是坑,明明心里无比抗拒,却不得不左右权衡不能视而不见。

    简直用心险恶。

    为了自己走的洒脱过的安稳舒心,蛇叔这是打算彻底把他犬冢獠埋了。

    不当火影,就得不到蛇叔留下的研究成果,别说什么火影亲至就能看到的话,以犬冢獠所了解的蛇叔的尿性,要是这个亲至的火影不叫犬冢獠,屁都没的你看!

    在目前绝越发活跃的境况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家的计划就会成功,以犬冢獠目前的实力,到时候顶多就是打个酱油。

    如果不破解血继限界的问题,到时候就别说什么在六道一家伦理剧里面插一脚,求一个念头通达了,能好好敲敲边鼓都该偷着笑了。

    蛇叔并不知道犬冢獠的最终追求与打算,但他真的把犬冢獠看的很透彻,切实的掐住了要害。

    “原来是这样的吗,这样就能解决属性体内融合的问题了。不愧是大科研家蛇……”

    有心拒绝,可等犬冢獠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不觉已经伸出了爪子,将卷轴打开并且细细研读过了。

    闻道的欣喜还没怎么滋生,犬冢獠心里就有股憋闷的羞恼横冲直撞起来。

    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诱惑栽了。

    “嘭~”

    徒然一声震响,有重物抛飞落地。

    “犬冢獠!”

    纲手的吼声刺破了安宁。

    “你们两师徒都是混蛋!”

    仿佛带着一身火焰,纲手暴力的拉飞了客厅大门,卷着风冲了进来,一眼看到摆开在桌上的火影装束,怒目圆睁。

    “我做什么了?”

    犬冢獠有点懵,不知道纲手为什么忽然这么大火气闯进来。

    关于蛇叔要他成为继任火影的事情,应该没有通报纲手才对,毕竟蛇叔走的那么潇洒。所以你有何理由来拆我的家!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