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是非功过
    纲手彻底进入了状态,在蛇叔用行动表明了他只是个碍于情分做个活招牌的情况下,她越发的雷厉风行起来。

    开会,研讨,制定方案,然后当仁不让的行驶着只有火影才拥有的权利,给在做的与会人员分派任务,积极为五影大会联合奔走。

    蛇叔一如既往的淡漠,似乎对什么都视而不见,犬冢獠甚至怀疑日常顶着火影名头出现的只是他的一个分身。

    因为不看好纲手苦心孤诣谋划的五影会谈,犬冢獠的表现就很类似自己的老师,淡漠中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好在纲手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给他,即使看不惯两师徒遭人嫌弃的模样,正事要紧也就没有过多斧正,听之任之由他们去了。

    在纲手的指挥下,新进组件的木叶行政机器全面发动起来。

    无论是不久前才提拔起来接掌权利的卡卡西阿斯玛等新人,还是本就存于体制之内,这次换班多有提拔的奈良鹿久等中生代,全都风风火火的动力起来。

    一时间木叶士气振奋,似乎已经从之前的袭击事件引发的一连串阴霾中走了出来。

    纲手新官上任干练果敢的做派,渐渐盖过了三代残留的印记,木叶的新气象彻底开始滋生。

    于一片热火朝天的忙碌中,犬冢獠的生活却重新回归了平静甚至乏味。

    他唯一要应对的烦恼只剩下来自千葵潜移默化无所不在的情谊。

    就在火影师徒置身事外不务正业,纲手僭越行使权柄,指挥的木叶气象更新的时候,一则消息传来,将木叶高涨的情绪冷却了下来。

    并非五影大会联合会谈失败的消息,而是缠绵病榻多日的三代终究没能继续坚持下去,彻底与世长辞了。

    也许是看到了木叶正在好转,已经重新走上了正轨,心里已经可以了无牵挂,最后的执念一散,心神巨创殃及老迈之躯的三代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能够坦然面对死亡降临。

    从千葵口中得知消息时,犬冢獠怔滞了片刻,继而挥退了白丸,一个人静静的在院子里坐了半天。

    徜徉在威风中感受阳光,呼吸草木芬芳春日清新,面对三代与世长辞的消息,犬冢獠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或许是伤悲,毕竟三代之于木叶,兢兢业业几十年,呕心沥血的付出过,如今致死最放不下的还是木叶,这样敬职敬业已经可以说是崇高,如今人走了,如何不伤悲。

    但细细回想三代的生平,除了割舍不开的木叶之外,他也并非伟光正了一辈子。

    远的不说旗木佐云的枉死,只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还包庇了闯下大祸的团藏就是一个洗不掉的污点,非但留在他自己心上,也像一根刺,横亘在木叶所有人心头。

    日此想来,却又不那么伤悲了。

    可是要说就此翻转对三代这位尽忠职守一辈子的老人的评价,又觉得不太妥帖。

    虽然执政期间,三代有着这样那样的失误过错,但一颗公心却由不得人胡乱污蔑。

    木叶能有今日的局面,少不了一代豪杰千手柱间定鼎天下,划分局势,也少不了二代火影千手柱间肝脑涂地的付出,在他大哥打下的粗狂基础上精耕细作。

    那又如何能少得了三代临危受命劈风斩浪的奠定木叶在天下的地位呢。

    “总体上,还算是功大于过的吧。”

    孤处半日,月影东升,天地渐渐寂寥冷清,对于三代犬冢獠只得这一声唏嘘。

    翌日,盛大的葬礼如约而至。

    整个木叶一片素缟,风和日丽之下悲凉横溢。

    作为三代的主治医师,对三代的情况再清楚不过,心里应该早有准备的纲手主持了三代的丧礼,但她看上去依旧是深受打击。

    三代之于纲手,不是亲人却已经胜似亲人,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关系最亲密的最后一位长辈。

    亲人故去,天人永隔,纲手的萧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死者为大,没有人站出来对三代提出置喙,便是宇智波富岳也带着两个儿子还有鸣人一同出席了葬礼。

    只以声望而言,几十年辛劳耕耘的三代在木叶人们的心中是崇高且无出其右的。

    由纲手宣读了三代生平,最终做了大家认可的盖棺定论,一如犬冢獠唏嘘的那般,功大于过。

    葬礼之后,伤悲萦绕在木叶,欣欣向荣的气象为之一搓。

    宇智波一族在葬礼之后,彻底深居简出,所有存活的族人就守在那间精致的屋社周边,拒绝一切探视,也拒绝整改覆灭了整个族地的巨坑。

    就像一块伤疤,巨坑的存在如同华美之上落下的墨点,毁掉了所有美好的意境,刺目又显眼。

    显然虽然不曾指责三代,可宇智波一族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他们并不满意当前的处置。

    给三代面子,不一定就给纲手面子。

    雾忍一行毫无收获,他们还在等一个交代。

    可惜三代的死像是冥冥中打开了厄运的关卡,木叶一下子就进入到了多事之秋的纷乱之中,以至于纲手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心思顾及他们。

    葬礼之后的第二天,身为火影的蛇叔就失踪了,直接不辞而别无迹可寻。

    怒火上头的纲手冲进了犬冢獠家里,用她威慑力十足的拳头顶着犬冢獠,却也没有得到一点好消息。

    “老师失踪了?怎么可能!”

    这是犬冢獠自纲手口中听到蛇叔失踪消息的真实反映。

    但心底下,犬冢獠却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蛇叔失踪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本来就是顾念跟你纲手之间的情分才勉为其难当了个有名无实的火影。

    是你纲手想要自己的老师走的心无挂碍,并不是他大蛇丸。

    何况你在蛇叔上台后大包大揽,不也是因为对蛇叔的心思窥见一二了么,所以又惊讶愤怒什么呢。

    蛇叔对火影之位弃之如敝履,纲手怒发冲冠不能自己,木叶自建立以来第一次出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局面。

    多少人可望不可的火影宝座,居然就这么离奇的因为嫌弃而空置了。

    团藏要是在天有灵,恐怕会气的从封印密室里跳出来跟蛇叔再同归于尽一次。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