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女人在行动
    院子里草坪葱翠,从街道伸进来的树枝郁郁葱葱。

    当有清风徐过,枝叶就婆娑出细碎的沙沙声,愈发衬托出午后的阳光中的静谧。

    眼前正是好风景,可犬冢獠却无心欣赏。

    他看上去愁眉不展,偶尔还会愤愤不平。

    “哎~”

    一声低回婉转的叹息,道尽了犬冢獠说不完的惆怅。

    屁颠屁颠尾行到水之国,却只得到了一个敌人踪迹全无的失望结果,也难怪犬冢獠回来之后长吁短叹。

    一次彻底失败的行动,一个全无收获甚至要陷入茫然的结果。

    以照美冥为首的雾忍革新势力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过程顺利的有些匪夷所思。

    不单单是巴巴跟着去的犬冢獠白跑了一趟,就是纲手率领的宇智波复仇团伙也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

    莫说是绝,就是白绝在当晚的叛乱中也没有见到一个,广积粮蓄谋已久做了十足准备的照美冥,发动之后面对的是幡然醒悟自我牺牲的水影矢仓。

    小矮子只凭一己之力就挣脱了控制,以自保体内的三位为代价,矢仓出人意料,细细想来又情理之中的恢复了自我。

    然后命不久矣的矢仓将水影之位传给了照美冥,做完了最后的交代之后就了无牵挂的回归净土去了。

    面对这样的突兀的局面,别说是纲手和犬冢獠,就是照美冥整个都是懵逼而懵懂的。

    明明是以拨乱反正为名发起的叛乱,明明是想要一网打尽才做出来的尾行,发动之后急速颠覆的局面却让所有参与者有种三观摇摇欲坠的感觉。

    一切对照美冥来说都太顺利,而对事后了解到情况的犬冢獠来说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除了当晚夜深人静十分矶怃临死的一声咆哮,一场恩仇驳杂的叛乱刚刚发动,还没来得及绽放就消泯于无形。

    至于绝一伙的踪迹,矢仓无从说起,便就这么断的一干二净,再也无从查起了。

    除了照美冥懵逼的迎来了一场意外之喜,所有人,包括选择合作的纲手,一心报仇的宇智波,还有暗中准备解决绝一劳永逸的犬冢獠,全部都一枪打空。

    就像六年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绝一伙的销声匿迹叫人全然没有头绪,便是犬冢獠也再找不到一点可寻的踪迹了。

    这次是真的彻底找不到人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犬冢獠如何不忧愁懊恼。

    完全没有一点主动吗。

    “獠,火影大人召集了。”

    明媚阳光里,千葵踩着青草翩跹而来,带着一声青春朝气。

    “好的,我知道了。”

    无精打采的摆了摆手,犬冢獠去赴召集。

    火影大楼里,一处并不太大,却绝对超过了火影办公室的屋子,奉命而来的人很快安坐。

    蛇叔端坐在诸位上,一如既往的平静沉默。

    自来也偏着头,正在跟身边的奈良鹿久小声讨论着什么,唯独纲手俏脸沉着,隐隐还罩着一层霜寒。

    安坐在位的与会人员们很沉默,等犬冢獠最后进来,施施然寻到纲手旁边空出的位置坐下,会议室里为之一静。

    纲手横了姗姗来迟还施施然的犬冢獠一眼,随手丢给他一份文件,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

    “关于水影提出召开五影大会的事情,文件中有详细的前因后果说明,都看看,今天召集大家的目的就是关于这件事情。”

    纲手开题名义点出了今天会议的主题,犬冢獠翻开了她丢过来的文件。

    文件中关于五影大会的前因后果交代得很清楚,宗旨就是为了找到再次神秘消失的绝团伙。

    文中例数了绝一伙自从六年前石破天惊的出现以及最近一次袭击木叶的动机跟经过,对此造成的不良影响有很深刻而长远的分析。

    通过文字的叙述,很好的塑造了绝一伙肆无忌惮神出鬼没又强力的立体形象,表明了他们的危害性,充分的说明了召开五影大会,五大流氓通力协作找出这一伙不份属忍界任何势力的毒瘤予以消灭的迫切需要。

    文件看上去不少,关于绝一伙的分析论断也是实事求是,而对利害关系的推断在犬冢獠看来虽不中也不远。

    可等翻看到后面,犬冢獠却忽然没了兴趣。

    不是后面的内容脱离现实不切实际,反倒逐字逐句的读过去,字里行间有种信服始终隐隐若现。

    只按照文件上给出的规划,虽然还没有具体到细节,但就五大国忍村联合的框架已经基本搭建了出来,按照文件所说去执行,细节方面很快就能在行动中完善起来。

    可惜,这些注定是白费力气,最终沦为纸上谈兵的空想。

    并不是计划的好,就一定能够行得通。

    照美冥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无论是作为颠覆了矢仓血雾统治的革命家,还是作为新鲜出炉的五代水影,她都是兼具内外美好的女人。

    纲手虽然在智商上可能被照美冥压制,但那是因为她力量太强,遇到事情爱动手脚多过动脑子,并不是因为她不够聪明。

    作为忍界有史以来最为厉害的医疗忍者,纲手同样是不逊色于照美冥的了不起的女人。

    照美冥有意,纲手有情,虽不知道文件中涉及到的东西,是两位了不起的女性头脑风暴碰撞谁闪烁出的灵光更多,但并不妨碍这份东西言之有物,十分具备可行性以及成功可能性。

    但可惜,她们几乎想到了五影大会召开,五大国通力协作的方方面面,唯独忘记了,这种事情不可能就那么顺利的像她们想想的一样。

    雾忍的玫瑰,木叶的公主,两位了不起的女人,信心有点太足。

    在犬冢獠看来,简直就有些异想天开。

    对绝一伙有着切肤之痛的,目前首推是木叶,其次为雾忍,再次是沙忍,至于岩忍跟云忍,确实对此毫无挂碍。

    就以各个国家的品性来说,能在木叶面对袭击,一片混乱之中不说帮忙,至少也应该保持克制中立,却趁机掳掠了鼬兄弟的云忍,这种趁火打劫的家伙,会为了不相干的事情抛弃恩怨情仇通力协作?

    想想也就算了。

    至于没有切肤之痛的岩忍,一直由三代土影这个从战国过来的家伙秉政的村子,他们继承了大野木从战国蒙昧带来的无所不用其极心态,更不会轻易同意什么联合。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不过是一场结局注定是自作多情的自讨没趣。

    看着纲手义正言辞的挥斥方遒,犬冢獠很是兴意阑珊,有点想直接就走的冲动,不过最后还是按耐了下来。

    蛇叔是块牌匾,他这个太子党根基太虚,还不敢不给纲手这个木叶如今最大权臣面子。

    奶奶要出院了,媳妇却病倒了,我也真是不知道说点什么了……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