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无用武之地
    犬冢獠走的很悄然。

    在交代了千葵配合掩护之后的当晚,夜深人静时刻犬冢獠便留下分身悄然离开。

    凭借着对木叶熟悉,一路上畅通无阻,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犬冢獠在重建的防护结界上打开了一处缺口消失在夜色丛林深处。

    六年来第一次离开村子外出,犬冢獠却无暇欣赏风景,矫情什么自由的芬芳。

    他一路疾驰,穿林跃水,循着人迹罕至的僻静路线,直追着纲手一行往水之国奔袭。

    尽管纲手一行有着自来也,还有宇智波富岳跟他那些满心仇恨的族人一起,先走一步回归村子的照美冥也会全力配合,但犬冢獠依旧不看好他们能够成功。

    也许将雾忍从绝一伙的操控中拯救出来是没问题的,毕竟是从上到下的沦陷,沦为傀儡的只是矢仓这个水影,只要干掉了他,重推一位水影上位,自然能够解决雾忍被操控的问题。

    真正困难的事情,是如何趁机解决掉绝这个家伙。

    掌握了仙术的自来也,加上纲手以及宇智波一群人,恐怕还威胁不到绝的生死。

    作为唯一跟绝有过正面交锋的人,犬冢獠很清楚这个阴谋家的逃跑能力到底有多强。

    所以犬冢獠要跟上去看看,伺机而动看看能不能直接将绝解决掉。

    虽然干掉绝将不能见识强绝天下的辉夜姬,多少有些遗憾,但犬冢獠还是不想放弃一劳永逸解决隐患的机会。

    弄死绝之后,就让辉夜姬继续呆在月亮里面普照大地好了,多么普天同庆喜大普奔的好事。

    虽然这样一来他犬冢獠就只能当一个无名英雄了。

    但为天下苍生计,区区浮名算的什么。

    赶往水之国的路上,犬冢獠想的事情不少,最终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熠熠生辉的就像个圣人。

    “过去六天了,居然还没有动静!”

    然而现实总是跟人过不去,跟在纲手一行后面来到水之国都已经过了六天,犬冢獠却还没有发现一点雾忍村要暴动的踪迹。

    讲道理,虽然是为了配合照美冥,而照美冥也是为了纠正国家错误,避免雾忍村继续在绝的控制下滑向深渊,但对不明就里的普通人来说,她们要反抗的是水影矢仓的统治,这就是叛乱。

    谋逆叛乱这种事情,虽然讲究个广积粮缓称王,可照美冥既然已经从木叶得到了助力,纲手领着大群高手杀到,就是不得不发的时候了。

    这种情形下,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有暴露的可能,最终导致功亏一篑。

    毕竟现在雾忍村可还是敌人的地盘来着。

    可偏偏纲手一行进入水之国消失的无影无踪,雾忍依旧是按部就班的过他们的日子。

    这可就让犬冢獠有些着急了。

    不说村子里的布置什么时候被拆穿,有蛇叔坐镇,犬冢獠到底不怕被人忽然突袭了老巢。

    也不是担心纲手他们已经悄无声息的被人拿下身陷囹圄,加上照美冥假假的都有四个影级高手,绝他们再强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把人一网打尽。

    而且照美冥既然敢联合木叶干颠覆国家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没有万全的准备,即使失败也必然有一番动静。

    唯一能够解释的原因,只能是照美冥他们还在等待时机,或者是又发生了什么意外变故,让他们无法即可发动。

    “那是发生了什么,还是说要等待什么呢?”

    躲在一旁暗中观测觊觎着雾忍村的犬冢獠百思不得其解。

    等待的焦虑中犬冢獠数次都差点忍耐不住,想要混进雾忍村去探查究竟,但看看正在执行着血雾政策自我闭锁的雾忍村现状,还是理智压住了冲动。

    为了更好的掌控雾忍,避免被人看出端倪,被操控的矢仓在雾忍执行了恐怖的排外政策,除了雾忍忍者之外,偌大的雾忍村根本没有任何普通人。

    若隐若现在雾霭中的雾忍村,就像个恐怖的怪兽,残忍而血腥,拒绝任何外来的接触,也吞噬任何不属于他的人。

    这样一个畸形的村子,没有人接应的情况下,潜入的难度不要太大。

    “嗷~”

    就在犬冢獠暗自焦急却不得其门而入的等待中,一日夜深人静,一声巨大的咆哮惊醒了休眠。

    正焦躁的犬冢獠第一时刻翻上了房顶,目光如炬看向雾忍村。

    一只形状怪异的巨大乌龟装怪物出现在雾忍村,巨大的体型几乎覆盖了小半个村子。

    “终于发动了!”

    不同于震惊的水之国民众和雾忍,犬冢獠看到怪兽的一刻反倒很欣喜。

    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怪物,但犬冢獠很清楚它就是三尾。

    矶怃的出现,代表着隐忍不发多日的纲手他们终于出手了。

    “就让我看看,绝你们到底要怎么应对吧,可千万不要让我抓住机会啊,我可是给你准备了超棒的礼……”

    隐蔽着身形,准备趁着混乱潜入雾忍村,伺机而动给绝来一下狠的一了百了,却半途中突然看见矶怃浑身一僵整个像充水气球一样爆炸成碎末。

    犬冢獠的心理活动戛然而止,伴随着他潜入的脚步怔滞。

    熟悉的尾兽气息随着无声的爆炸凭空消失,刚才亮相的矶怃还没有呈现什么威风,就这么惊鸿一瞥,留下一声咆哮余音袅袅,死了个干净。

    什么情况啊这是?

    就这么出来亮个相就结束了?

    犬冢獠深深感觉到迷茫。

    可是没有人能够解开他心中疑窦丛生的迷惑。

    雾忍村安安静静的,就像不曾看到矶怃刚刚出现过似的。

    怪兽咆哮引发的慌乱很快就因为没有后续而归于平静,像睡梦中的忽然惊醒,旋即一切平安不过是虚惊一场,从新又归于沉睡。

    雾忍村安静的就像死去。

    没有大战,更没有绝的踪影,就连纲手以及自来也他们的踪迹也没有出现。

    一切都好像一场梦幻,甚至让犬冢獠怀疑是否刚才所见所闻的一切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焦虑产生的幻觉。

    好在他还没有真的傻掉,知道刚才的一切并非虚假的幻象,而是一切都真是的存在过,只是过于短暂了些。

    然而眼下的一切都不会他所期望的那样,如同蓄力依旧的一拳猛地打在了棉花上。

    看着寂静的可怕的雾忍村,再回头看看重归平静的平民村落,犬冢獠有种失落的不真实感。

    似乎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感谢书友的100币打赏,谢谢支持。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