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新气象
    不想开解借酒消愁的人,犬冢獠跟自来也的交流自然不欢而散。

    之后的日子风云激荡,老一辈人物们随着三代缠绵病榻开始全面退出了舞台,新的中坚一代走向人前,全面接手了木叶的权利。

    蛇叔成为火影,纲手成为了比火影权利更大,表现更出彩的长老,无心争夺什么,一心顾念情谊的自来也虽然也按照惯例成了长老,却自然而然的沦为了纲手的马前卒兼任跑腿工。

    更多的人自愿或被动的被时代浪潮推动,走上了叱咤风云的道路。

    宇智波止水身陷家仇,犬冢獠本身已经身居高位,兼且有心避让,免得被蛇叔继续坑,于是作为木叶青年才俊三杰硕果仅存又根正苗红的卡卡西自然被委以重任。

    他成为了暗部名副其实的一把手,身居要职。负责整合暗部力量,处理团藏死去之后遗留的根部烂摊子,一天到晚忙成狗。

    原来的上忍班长奈良鹿久在纲手的强烈要求下卸任,高升半步成为了火影办公室秘书,名副其实的成了木叶第一智囊。

    阿斯玛凭借着近些年的努力和奋发,顺利接班奈良鹿久,升任不是部长胜似部长的上忍班长。

    静音开始逐渐接手纲手医疗方面的事物,有成为继纲手之后又一个出类拔萃女医疗忍者的趋势。

    红去了结界班,虽然不知道是出于谁的授意,但看状况是要将她培养成结界班的接班人。

    迈特凯没有领导头脑,于是继续他青春飞扬热血澎湃的带队老师生涯。

    相比这些升的升,各有安排追求的伙伴,不知火玄间就显得有些后继乏力,也许是出于自尊心的疼痛,也许是懈怠的自我放逐,他选择了去镇守边疆。

    静坐在自家门廊前,看天上浮云缱绻,思绪萦绕间犬冢獠看上去淡然而悠闲,甚至有些百无聊赖。

    “当年亲密的小伙伴,最后还是玄间你第一个落伍了啊。”

    威风徐徐,吹动了白丸白腻的锦缎长毛,犬冢獠的手婆娑白丸脑袋,轻轻幽幽叹息了一声。

    不知火玄间的选择,犬冢獠能够看透。眼见卡卡西阿斯玛这些当年一起过来的伙伴,如今陆续高升或被看好培养,唯独他只是个平凡不过的上忍。

    索性自我放逐,眼不见心不疼。

    “还有孝这个天真的家伙。”

    想到不知火玄间,犬冢獠又想到了日向孝。

    之前日向孝有说过要去给雏田大小姐当保镖,最终他说到做到了。

    “獠,德间跟火门死了,我想清楚了,我要将希望寄托在大小姐身上。”

    这是日向孝决定从现役退出,回归家族成为大小姐保镖时跟犬冢獠交流时最后所说的话。

    这番交流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通告。通告日向德间跟日向火门的死。

    袭击发生的当天,团藏招呼根部对犬冢獠展开围攻,身为根部一员的日向火门跟日向德间直接灭在了他手里。

    显然日向德间跟日向火门的选择,没有找到希望中的出路,受到刺激的日向孝最终做出了他的选择。

    只是犬冢獠对日向孝的选择有些嗤之以鼻。

    便是放在原着里,雏田大小姐长大成人后也没见得就解决了日向宗家分家的问题,反到是作为外嫁人妻非常成功。

    不过不管天真的日向孝,或者是自我放逐的不知火玄间,以及那些初登舞台伙伴,大家或好或坏都在行动,只有犬冢獠却恨不得能隐身消失。

    村子里有个随时都向着甩锅过来的师傅,家里有个无可奈何叫人纠结的弟子。

    原先还可以选择去宇智波或者猿飞一族避一避,但现在三代将死,宇智波成了火药桶,伙伴们也是各有各的忙,犬冢獠离开家,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找不到。

    旧的时代已经老去,新的气象正在酝酿,已经有了一些星火般气象一新的苗头,唯独作为火影弟子,木叶部长之高位的犬冢獠,活的很是消极。

    他看上去跟木叶如今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獠,有消息了,纲手大人跟自来也大人出发了。”

    热情洋溢的千葵喜滋滋的出现,邀功似的向犬冢獠通报最新消息。

    “哦。”

    懒散的应了一声,犬冢獠不为所动,继续揉弄着白丸舒适的长毛晒太阳。

    “宇智波族长还有止水前辈也一起跟着去了,同行的还有宇智波族人,除了鼬跟小佐助,他们几乎倾巢而动了。”

    千葵有些气闷,但还是很详尽的通告着相关消息。

    “带土那个笨蛋也去了?”

    犬冢獠终于有了些反应。

    “倒是没有,他还守在自己奶奶墓地呢。”

    说起这个千葵神色有些伤感。

    所谓傻人有傻福,事发当日带土正带着他奶奶去找野原琳看病顺便献殷勤,恰好避过了宇智波扑街事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带土的奶奶到底是老了,加上身体也不是很好,团藏在宇智波搞了那么大一个新闻,事后老太太知道受不了打击,忧思过度之下没几天就跟着老伙伴们去了。

    宇智波基本族灭,唯一的亲人又受不了打击撒手人寰,内忧外患之下天性开朗的带土也消沉的可怕,连续守在奶奶的坟墓前睹物思人。

    破而后立,渐渐出现新气象的木叶,满目疮痍正在抚平,历经风雨还坚韧的勃勃生机已然出现,但一片欣欣向荣里还是免不了有人失意有人伤悲。

    人情百态,各不相同。

    “千葵,有件事跟你说一下。”

    没有太关注带土的事情,犬冢獠忽的敛了悠闲,很正式的回头看着千葵。

    “嗯?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请放心的交给我吧!”

    千葵有点小兴奋,犬冢獠忽然改变的态度让她情不自禁。

    “我要出去一趟,不过我会让白丸留下来,同时会留下分身,在我回来之前,你帮我遮掩一下,别让第三个人知道我不在。”

    犬冢獠的交代有些出人意料。

    “好的,没问题!”

    千葵微微一愣,心里先是一阵失落,却见犬冢獠并非是要找借口避开她,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便又重新振作起来,一口应承。

    至于犬冢獠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孤身出去,要去哪,要去干什么这些问题,千葵很明智的根本不去问,也不去想。

    只要是犬冢獠要做的事情,她都会支持。

    今天有事,只有一章了。火影之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