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达成一致
    等待的时间总是不好挨,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比犬冢獠预想的时间要长一些。

    但人能来,这就让犬冢獠彻底放下心来。时间长恐怕是因为要跟照美冥跟细致的谈论事情,如今必然有了消息。

    只是当来人的面孔映入眼帘时,犬冢獠刚刚放下的心猛的又提了起来。

    前来宇智波的人,不是犬冢獠认为的自来也,反而是最不想见到的纲手。

    “父亲,人来了。”

    鼬神出鬼没,在纲手的面庞出现在巨坑边缘时他堪堪早到了一步。

    鼬看上去赶在了纲手前面,然而从事实上评判,宇智波富岳派给他的任务却算是失败了。

    纲手的出现,意味着鼬通报的信息没有了失效性。若放在战时,这样的失误足以致命。

    宇智波富岳没有责备出师不利的儿子,不管纲手有心还是无意,她确实已经杀到了眼前,没有时间,也不是时候责怪鼬。

    现在需要郑重其事的是与纲手的会面,等木叶给宇智波一个交代的时刻,一切事情现在都是不必深究的细枝末节。

    “首先,富岳,对于宇智波的遭遇,我很抱歉。“

    王对王的相见,纲手开口的第一句话很郑重,看不出任何一点鲁莽。

    ”但为了村子的安危,团藏暂时还不能交给你处置,宇智波信太危险,里八卦封印能否彻底杀死他还无法确认。“

    绷着一脸严肃的纲手看上去很有一股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她用陈恳的口吻向宇智波斑说明了无法交出团藏遗体的缘由。

    ”不过我们找到了造成现在这一切的真正元凶。”

    不给宇智波富岳插嘴置喙的机会,纲手的表现再次出乎了犬冢獠的预料。

    就在宇智波族人将要被激发的一刻,纲手很好的抛出了更直指核心的问题压住了局势。

    “富岳,带上你的族人,跟我走,我带你们去报仇雪恨!”

    纲手发出了真挚的邀请,一句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仿佛全然视而不见宇智波的敌对情绪。

    纲手的言辞并没有太多的感染力,顶多算得上中规中矩,除了道歉跟邀请的态度,她没有更多情绪流露。

    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纲手这样的表现显然不合格。但旁观的犬冢獠还是对她刮目相看了。

    恍然好像从纲手的身上看到了些许初代的影子。

    千手这个姓氏,天然的对宇智波有种奇异的魔力,以前是仇恨,从初代开始却是吸引以及信任。

    哪怕发生过宇智波斑叛逃的事情,宇智波一族终究还是选择了信任千手,全族留在了木叶,沐浴在初代的火之意志中。

    看着纲手挺拔的模样,犬冢獠忽然觉得让纲手来宇智波是个明智的选择。

    估计这是自来也的建议或者是蛇叔的安排。

    只从犬冢獠个人观点出发,纲手能代表村子来宇智波,更应该是出于蛇叔的安排。

    自来也虽然多谋,但说到在纷杂环境之下洞穿人心直至本质的能力,显然是蛇叔更高不止一筹。

    千手是宇智波的克星,纲手面见宇智波富岳先天占据着优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喂,你这个大胸肌的白痴女人,不要自以为是了!我们宇智波一族变成今天这样,全都是你们的错,让火影来给……”

    纲手悄然等待,宇智波富岳神情变换的压抑沉寂间,鸣人忽然跳了出来,张口就是无所畏惧的指责口吻,说话的口气也很大的样子,却叫犬冢獠一把摁到了地上。

    “小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闭嘴!不然宰了你!”

    虚着眼睛对心中从无畏惧的鸣人做出威慑,犬冢獠心里却是啼笑皆非的感觉。

    想想原著里对宇智波一族的态度以及跟佐助别扭的关系,再看看现在这个立场全都偏到了宇智波一族的鸣人,犬冢獠很有中难以名状的心情。

    除了是二柱子一辈子基友,命运之子大挂逼漩涡鸣人可畏将大筒木传承了血继限界一脉的宇智波一族打了个鸡飞狗跳。

    现在他却整张屁股都坐到了宇智波这边,犬冢獠只能说教育孩子什么的,果然宇智波富岳真的很厉害。

    鸣人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混世魔王的脾气,只要不顺他的性子,不管什么场合他都敢跳出来嚷嚷,勇敢的直述心意。

    然而这次的场合确实严峻了些,犬冢獠又对他过于了解了些,于是被摁倒之后,再没虚眼一瞪,些微杀气一闪而过,顿时让没见过世面的小混蛋老老实实噤若寒蝉。

    差点因为鸣人打岔而引爆的宇智波火山重新被镇压。

    局面重新变成了肃穆的沉默。

    “不够,我的族人,不应该无辜含冤死去。”

    宇智波富岳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之下是决不妥协。

    “以我的名义作为担保,木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无辜含冤而死。但富岳,请给我一点时间。”

    纲手郑重其事后还是带出了一丝祈求。

    她无法现在就满足宇智波富岳的要求。

    宇智波富岳的脸色再度变换,纲手与犬冢獠的目光不敢稍暇的盯着,等待着他的再次决断。

    “我等不了太久。”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宇智波富岳哑着嗓子,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说出这番话。

    “鼬,替我送客。”

    不等纲手说话,宇智波富岳直接下了逐客令,背转了身去,不再看纲手一眼。

    “前辈,请照顾好鸣人。”

    有心将鸣人直接带走,然而却还是选择了放手,犬冢獠唯一能做的就是悄然打下一个封印,亦步亦趋跟着纲手离开。

    与纲手达成妥协已经很勉强,犬冢獠不敢再带走鸣人来刺激宇智波富岳。

    有鸣人在手,宇智波一族对木叶就有主动,就有玉石俱焚的最后一搏之力。

    鸣人是无知而无辜的,但他现在却成为了维系宇智波与木叶脆弱关系的最后筹码。

    “三代大人的情况恶化了是吗?”

    有些不甘心的离开宇智波一族,跟着纲手一路前行,等转进了木叶的街道,犬冢獠终于问出了酝酿许久的问题。

    为宇智波一族洗刷冤屈的唯一,也是最大障碍就是三代。刚才跟宇智波富岳的交流中,纲手赌上了她所代表的千手一族名义,请求再给她一点时间,由此可见,显然三代的情况不容乐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