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后怕
    手指无意识的在水杯上婆娑,宇智波富岳沉默着,他正在思考。

    犬冢獠有点担心,目光不时扫过他手中的杯子,生怕下个瞬间就是摔杯为号,聚集在屋子外面的宇智波遗孤咆哮着一拥而上。

    倒不是怕打不过,即使宇智波富岳拥有万花筒,犬冢獠自信就算奈何不了,也能全身而退。

    他怕的是事情发展到宇智波一族对他群起而攻之后,事态彻底崩盘。

    木叶刚刚经历了一场袭击,高层又因为团藏而产生了震荡,外面还有始终隐藏在暗中的绝团伙虎视眈眈不怀好意,正是多事之秋,可经不起太大的折腾。

    好在看上去他的一番话起到了作用,宇智波富岳沉默着,一直在思考。

    宇智波之所以遭受这场濒临灭顶的灾难,事情的因由,目标以及方法犬冢獠已经都表达的很清楚,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警惕着,面上不动声色的等待。

    这种基本没有主动,犹如等待宣判的感觉很不好。但想想宇智波掀桌子的后果,再想想卧床不起的三代老头,犬冢獠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唯二的好消息是,宇智波富岳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随着他的沉思,因为事实需要替团藏说了洗白的话后,一直明目张胆的笼罩在四周的杀气正在慢慢消散。

    “大蛇丸怎么说?”

    长久的沉思,宇智波富岳中打破了沉默,他依旧没有放开手中的杯子,点漆般双眸牢牢锁住了犬冢獠。

    “纲手跟自来也已经去找照美冥,相信很快就要消息。”

    尽管宇智波富岳没有明确的态度,但犬冢獠还是悄然松了口气,还愿意继续交流就是好事。

    他没有顺着宇智波富岳的意思将谈论引到蛇叔身上,只当宇智波富岳问的是关于雾忍的事情。

    蛇叔现在连当个火影都是不情不愿,即使有纲手威胁也不肯通报大名,只愿意当个黑户火影,显然属于非常抵触却无可奈何被赶鸭子上架,要他以火影身份对宇智波的遭遇表态,根本不可能。

    蛇叔不过是心系三代的贴心小棉袄纲手强行推出来安抚大众的招牌幌子,为的是让三代能够了却心事,实际上人家根本就不想干这份职业。

    没看见蛇叔毫无干劲,实在是避不过去了就甩锅给自家弟子吗。这样的做派,那里有一点火影的样子。

    “那你就在这陪着我吧,跟我一起等消息。”

    听语气是要把犬冢獠扣留下来当做人质,但宇智波富岳说话的档口却终于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

    “好!”

    犬冢獠答应的很干脆,尤其是看着被放到桌上的水杯,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

    尽管人被扣押,但宇智波富岳显然将他的表述听了进去,只是心中还有着怨气无处发泄,周围的族人还在看着他,不能就这么简单妥协。

    哪怕犬冢獠说得对,但造成宇智波一族如今凄惨状况的人毕竟是志村团藏,是三代的好伙计,是木叶整个三代秉政时期唯二的大佬之一。

    木叶如果真得不给任何说法,只凭犬冢獠的说辞,宇智波遗孤绝不会简单带过这件事情。

    但这般的不依不挠,相比先前那种一言不合就要暴起,不惜粉身碎骨也要拉着木叶陪葬的决绝状态来,已经好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太多了。

    “鼬,你去等着,有消息直接回来告诉我。”

    宇智波富岳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既然选择了相信犬冢獠的说辞,他的行动就很迅捷,而且很不客气。

    实际上也不需要客气,现在受到伤害的是宇智波,理亏的是木叶,宇智波一族现在说话行事当然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家大业大处处受制的谨小慎微。

    “止水,你也去。”

    鼬离开的片刻之后,宇智波富岳又发出了一道命令。

    侧耳亲听到微不可查的破空动静,犬冢獠知道,止水已经奉命行动了。

    只是他恐怕并非去陪鼬,而是成为了宇智波富岳的第二重保险,所担负的任务是跟踪,只要有什么不对的状况发生,止水就会将消息传递回来引爆整个宇智波。

    宇智波富岳将鼬这个大儿子当成了明子诱饵,身为族长他做出了牺牲,肩负起了责任。

    虽然这般安排看上去有些冷酷,确实最恰当不过。

    通过宇智波富岳的安排,犬冢獠再次确认了宇智波与木叶如今深深的隔阂。

    但犬冢獠对此只能静默,努力让自己当个睁眼瞎只做没看出来。

    “佐助,让你妈妈带鸣人过来。”

    本以为接下来就是安安静静的等待时刻,却不料宇智波富岳又一道命令下来,犬冢獠瞬间一愣,旋即心里打了个激灵。

    我擦,居然把鸣人忘记了!

    话说当时不是让蛇叔负责现场的吗?不是蛇叔,你也真够可以的啊,我不明说,你就真的只保存了团藏的尸体兼且保护鸣人,就从没想过把鸣人重新安置一下?

    堂堂三忍之一如今的五代火影大蛇丸你是属驴的吗啊!打一鞭子走一步!

    鸣人体内封印的可是九尾,当时让你负责现场你就没想着处理好这个问题,居然一直把鸣人留在宇智波这里到现在。

    蛇叔你真是可以的,真是说一不二,说吃饭宁肯噎死都不喝水,消极怠工当睁眼瞎你最厉害。

    蛇叔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家破人亡的宇智波发起疯来,直接控制鸣人再来一次九尾之灾会是什么局面吗?

    就不怕真到了那种时候万劫不复吗?

    本以为当时的暗示已经足够说明鸣人的重要,蛇叔哪怕再怎么不情愿也基本还能拎得清是非本分,至少也会趁机解除鸣人跟宇智波富岳的收养关系,将他好好保护起来。

    却直到现在从宇智波富岳嘴里听到鸣人还在宇智波一族的消息,犬冢獠才后知后觉,不禁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犬冢獠十分后悔没有向任何人问过有关鸣人的事情,真心是错把信任交托给了蛇叔。

    蛇叔对村子安危的漠视程度,完全超出了犬冢獠的预料之外。他不是听不懂或者想不明白犬冢獠不便明说的弦外之音,而是根本就冷漠的不想理会。

    后怕之后,犬冢獠忽然能够理解宇智波富岳为何会短短时间两鬓斑白了。

    有鸣人在手,几近毁家灭族的**之下还能保持着足够的理智,等着村子给出一个交代。

    看似短短的几天时间,宇智波富岳承受的压力却是无法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