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自找麻烦
    “这些家伙都该死!”

    听罢犬冢獠的话,正在气头的纲手就急不可耐的表了态,俏脸凝霜目光如火的模样,简直让不可逼视。

    “獠,你之前做过一种假设,说他们可能隐藏在雾忍。现在再做判断的话,会怎么样?”

    自来也决定无视快要变成脑残吼的纲手,他凝沉着跟犬冢獠探讨起来。

    “这个可不好说,不如找照美冥来问问看?她肯定比我,比我们更了解雾忍的情况。”

    宇智波信的死亡必将带来新的变化,水影矢仓受困万花筒写轮眼催眠才会沦为傀儡,从而让雾忍从从上而下的沦陷。

    如今宇智波信已经不在,犬冢獠也不知道绝有什么后手,所以不敢乱下定义。

    “雾忍的家伙居然还在。她们想干什么!”

    提起雾忍,作为本次木叶袭击事件的开端选手,自来也对他们的感官并不好。

    如今木叶多事之秋,云忍因为掳掠宇智波鼬兄弟被杀的溃不成军跑了,和平协议什么的自然无从谈起,雾忍却还滞留不去,有鉴于他们的前科,如今动机十分可疑。

    如果不是因为有照美冥事前示警引起了木叶的注意,暗中做了准备减少了损失,这会怕是容不得还有外人存在了。

    “人家恐怕是等我们给个交代呢。不提示警的事情,人家还从云忍那里救了宇智波佐助。”

    对于照美冥的心思,犬冢獠多少能看的来。

    宇智波信一死,雾忍必然会有动荡,她逗留在木叶,除了等木叶一个表示,更多的恐怕还是想要继续寻求合作,最好能够弥合六尾犀犬出现产生的裂痕。

    尽管犀犬被带到木叶释放不是雾忍情愿的事情,可名义上还是要划归雾忍。

    本质上来说照美冥算是被牵连的无辜,于理不合于情可原。

    但只能说她命不好吧,正巧赶上来三代缠绵病榻火影之位悬而未决,大家心里都乱糟糟满是火气,于是就被晾着,一经提起都没什么好印象。

    “她想要什么交代?她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给她一个交代!我这就去找她!”

    满腔交杂的情绪火焰这就算找到了宣泄的地方,纲手扭脸就走,一副要去兴师问罪的架势。

    没有人想阻拦情绪明显不对的纲手。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让纲手发泄去吧,反正现在有求于人的是照美冥,谅她也不敢硬顶,最终还是委曲求全。

    “大蛇丸,我告诉你,你不通报大名也就算了,但你要一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就带着你的研究到坟墓里去吧,我不会再给你半分帮助!”

    风风火火中手都搭在了门把上,纲手却猛地转头冲着蛇叔一通疾言厉色的威胁。

    “嘭!”

    办公室的大门被纲手摔上。

    “咔嚓~”

    片刻之后,一声清脆的木板开裂声,大门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自来也跟犬冢獠看了看死无全尸的大门,旋即对视一眼,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纲手的无明业火真心好大。

    犬冢獠忽然有点担心照美冥的安危了,毕竟那也是个刚强的女人,就纲手现在这样子过去,指不定最后要打起来。

    不过也就是这么略微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想,犬冢獠收回心来,琢磨着自个该怎么脱身。

    这场闭门会议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友好,蛇叔明显快把他当成夜壶用了,只要纲手一有念头砸过去,蛇叔转手就扔到他头上。

    且从纲手最后离开时对蛇叔留下的话来看,她对蛇叔的威胁至少从最近来说是长久的,那就意味着蛇叔拿他顶缸的次数还会更多。

    所以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而且最近还得多避开三忍比较好。

    “关于宇智波的问题,交给我来处理吧。”

    眼睛一转,犬冢獠忽然有了个好主意,主动站出来请缨。

    宇智波风波虽然被压了下去,但却绝不是就此可以不闻不问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反倒是需要更加慎重的着人去处理。

    三代包庇团藏的心思犬冢獠能看出来,宇智波富岳一样能看出来。

    碍于三代的面子,没有切肤之痛的大众可以当睁眼瞎各扫门前雪,唯独宇智波一族不能不怀恨在心,时间长了说不定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团藏带走的可是几乎整个完整的宇智波,除了当时在外面出任务的寥寥些许人马以及大福大难侥幸存活的族长一家,宇智波一族全灭。

    这种毁家灭族的痛,如果不给一个说得通的理由,宇智波幸存者不介意做出亲者痛仇者快,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事情。

    追查袭击木叶元凶是当务之急,解决宇智波的问题一样是当务之急。

    只是相比起追查元凶,犬冢獠却主动请缨选择了更为困难的解决宇智波的问题。

    看上去有些自寻烦恼不知死活。

    “那我就去纲手那边看看吧,照美冥应该成为我们的助力。”

    自来也似乎也抱着跟犬冢獠相同的心思,只是他的借口找起来就方便的多。

    想要追查幕后凶手,少不了照美冥这位雾忍玫瑰的助力。

    两人相视一眼,均不去看低气压的蛇叔,目光碰触,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旋即不等蛇叔有所表示,两人一起并肩离了办公室,出门之后片刻也不停留,迈开大步你追我赶的急速离去,似乎觉得火影大楼是吞人的怪兽巢穴。

    “我说蛇叔怎么就忽然又同意了当火影,虽然是没有通报大名得到国家承认的僭越主张,却原来是受制于人啊。”

    前往宇智波族地的路上,犬冢獠这才放开了先前夹杂师酱与公主之间的拘谨。

    联想纲手离开时留给蛇叔的威胁,犬冢獠算是解开了心里的一个迷惑。

    这世上恐怕只有纲手,才能用胁迫的方式来威逼蛇叔干他不愿意干的事情了。

    也只有纲手,这位忍界有史以来无出其右的医疗忍者,才能跟蛇叔谈合作,继而用这当做把柄来胁迫蛇叔,而蛇叔还不会第一时间嫩死她。

    便是自来也,想来也是不敢这么干的,从他跟犬冢獠一样找借口远离蛇叔就能看出来,他绝对干不出纲手现在对蛇叔干的事情。

    因为他做不到像纲手那样,对蛇叔毫不畏惧。

    “不过宇智波的问题也非常麻烦啊,我干嘛要自己找上来呢?说回家跟白丸一起研究狗蛋然后继续宅家里躲着不好吗?”

    一声哀叹,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既然已经主动请缨了,犬冢獠也只能继续走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