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木叶,从此就是我的天下
    万万没想到,蛇叔最后还是成了五代火影。

    个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绝大部分人跟犬冢獠一样,都无从得知具体细节,只是知道纲手跑到蛇叔家里拆了半个屋子之后,蛇叔就答应了成为火影。

    据说当天纲手的气势简直毁天灭地如同魔王。

    因为气晕了三代,自觉闯了大祸,躲在家里瑟瑟发抖当咸鱼,生怕纲手打上门来的犬冢獠得知消息,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木叶遭到袭击,宇智波基本族灭,又摊上三代卧床不起跟五代火影继位的问题,内忧外患之下很有种风雨飘摇的惶恐在弥漫。

    直到蛇叔站出来继任火影,忙乱无需中惶恐无从抚慰的木叶这才算稍稍安稳下来,进入了重建的正规。

    “关于锅王的事情,果然是被匿下来了。”

    靠墙盘坐在自家门廊,犬冢獠听着千葵将最近的消息一一道来,算是确认了三代的心思。

    老人家最后拼着几十年劳苦的脸面不要,最终还是选择了包庇自己的老伙计团藏。

    豁出去一意孤行,不惜以自己的安危作为筹码推动蛇叔上位,既是三代心中执念的最后一搏,同样也是为了掩盖团藏闹出来的风波。

    宇智波一族再怎么因为宇智波信不得人心,那也是传承千年,忍界首屈一指的豪族。

    在这个千手消散的时代,依旧欣欣向荣的宇智波甚至都能称得上是忍界第一豪族,就连同样传承悠久的日向一族在声势上也要弱上半筹。

    这样的一个家族,作为木叶的一份子,当然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却让团藏一把搞了个大的,差点直接灭族了。

    要不是还活下来几个重要人物,宇智波简直已经可以在忍界宣布除名。

    这个动静不要太大,哪怕最近两年木叶的风气对宇智波并不友好,团藏又抱着这次木叶袭击事件的罪魁祸首同归于尽,却也无法掩盖风波。

    三代卧床不起,被团藏搞出来的大手笔气的心神巨创,却绝口不提相关事宜,反倒不顾安危一意孤行抛出了五代火影继任问题,强行推动蛇叔上位。

    他求的是什么呢?

    当然还是转移注意,先把宇智波的事情冷处理一段时间,如此回头再处理的时候,就能更宽宏一些。

    “兢兢业业一辈子,到老到老了,最后还是选择给老伙计擦屁股了。也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唏嘘。”

    从千葵的讲述中,犬冢獠知道最近木叶大众更关注的是蛇叔继位与否以及继位后的问题,反倒是将宇智波一族的巨大风波放到了次位。

    显然三代的目的达成了,但代价却是劳碌一辈子换来的一生清名。

    尽管三代没有明说,但就算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如今关心时局的聪明人也都看出来了。

    只不过已经成了既成事实,又都碍于三代多年劳苦攒下的脸面,以及三代现在的状况,大家选择不说罢了。

    但相应的,也耗尽了三代最后一点威望。

    对于三代这样的决定跟作为,犬冢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

    佩服三代对团藏的维护,对友情的珍重,却又替他不值。但这就是三代的性格,是他的选择,也只能唏嘘了。

    “三代大人,会好起来的吧!”

    讲述完了最近木叶流传的情况,千葵等了一会,等犬冢獠思考完毕,才抱着期望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因为要给犬冢獠转述情报,所以千葵对木叶当前的情况知道的比较细致,又听着犬冢獠不时分析的感叹,她很清楚三代目前的状况跟处境,想到那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如今晚景凄凉,不禁心怀怜惜。

    “放心吧,会好起来的。有纲手这个忍界第一的医疗高手在呢。而且好人会有好报的。”

    三代是好人吗?是的,而且是个烂好人。

    只是经过了这次的事件,三代哪怕在纲手的照顾下痊愈了,也只能退居幕后养老了,想再出来做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给团藏擦屁股,强推蛇叔上位,已经将三代的威望消耗的一干二净,甚至暗中还惹来不少怨恨,平平淡淡退休,含饴弄孙去养老就是三代最好的结局了。

    恐怕一同退居幕后养老的还得拉上转寝小春跟水户门炎这两位木叶长老。

    不说这两位能够身居要职把控权势,一直以来依附的都是三代,便是他们的出身,也注定不可能再继续站在木叶高光的顶端了。

    就算三代豁出去老脸,勉强压下了团藏搞出来的风波,却也必须得给宇智波一个交代,人家又不是真的族灭了,还有好几个能喘气的呢。

    宇智波富岳跟宇智波止水可都不是什么小虾米,何况还有个隐藏boss宇智波鼬呢。

    木叶大大小小家族十几个,今天团藏灭了宇智波不给一个交代,绝对是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宇智波这样忍界第一的豪门说没就没了,不给个说法恐怕木叶不分崩离析也是人人自危貌合神离。

    “千葵哟,我的老师,你的师公现在成为火影了,你开不开心!”

    事情既然已经有了结果,就不必过度去纠结,犬冢獠看的很开,唏嘘过后笑眯眯的跟千葵换了个话题。

    “开心!”

    千葵的声音清丽,想要呈现出透彻的笑脸却有些僵硬。

    她显然是不开心的。

    “开心就好,你师公现在是火影了,以后在木叶你就能横着走了!作为庆祝,帮我准备一份大餐吧,这两天提心吊胆生怕人杀上门来,简直食不甘味啊。”

    目光炯炯仰望苍穹,意气风发的模样就像居高临下俯瞰自己的江山,犬冢獠目光中没有千葵。

    “哦,好的,獠大人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任劳任怨的千葵收敛了心情默默起身。

    清风徐徐,阳光落在门廊将木地板照的发热,直到千葵的身影转进房屋不见,犬冢獠这才回头看了一眼。

    “送上门的妹子往外推,你真是犯贱。活该两辈子天煞孤星。”

    呢喃着骂了自己一顿,面对千葵,犬冢獠下不定决心,无论是接受还是干脆的拒绝,有的都是满心的惆怅。

    “白丸,獠君对我说五代目是师公了。”

    同样惆怅的还有离开当面,不用再强装无事的千葵。

    抱着白丸,将面孔都埋在洁白柔软的长毛中,千葵满是失落。

    虽然拒绝的隐晦,但千葵还是听了出来犬冢獠话中隐含的寓意。

    蛇叔是师公的话,他不就是老师了吗。

    师徒是无法一起的。

    “汪!”

    舔了舔千葵的侧脸,白丸没有说话,只是站的更直,让千葵抱的更舒服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