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坑个大的
    能够被三代火速召集而来的人,没有谁是真正的愚蠢。

    最低的身份都是一队上忍小队的负责队长,又有几个是蠢人。

    但大家面对三代始终都是沉默以对。

    最开始由三代旧事重提,表明召集大家的目的是遴选五代火影临危受命,看着三代风烛残年的模样,众人不好先做表示,以免被有心人贴上薄情寡性的标签。

    三代呕心沥血为木叶付出一辈子,现在眼看病来山倒,可人还没死呢,谁敢急吼吼的跳出来对五代火影人选指手画脚。

    不管是出于对三代的尊敬还是自我风评考虑,第一个人选都应该由三代这个还在职的火影来提。这是规矩,也是人情,大家心照不宣。

    只是三代貌似并没有按照大家希望的套路来。

    于是等三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心思透露出来,大家却发现更没有办法置喙了。

    那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是不说话了。

    蛇叔之于木叶,若是三战与岩忍决战之前,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还未上位之时,哪怕有人不情愿,三代推他上位尤有可能。

    但近几年来,尤其是九尾之难,四代火影故去之后的时间,蛇叔游离木叶之外的趋势几乎人尽皆知。

    蛇叔如此做派,哪怕再资历深厚实力出众,也是恶了木叶大部分人心,即使将三代的做派看在眼中,也着实没有人愿意站出来。

    人心向背,民意如此。

    不愿意激化三代的伤势,也不想苟同三代的心思,于是大家便都沉默着,只当自己瞎了聋了,走的太急也没带着嘴巴来。

    “大蛇丸!”

    最终还是纲手站了出来。所有人都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看三代表演,看他下不来台,就只有纲手狠不下心去。

    家族已经破灭,了然一身孤独,这世上除了自来也跟蛇叔这两位同龄的队友总角之交,纲手仅剩的至亲就只有三代一个了。

    看着三代急速灰败的气色,纲手无法斩断隐隐作痛的恻隐之心,她将众人默契的掩耳盗铃做派打破。

    众多目光齐刷刷投注到了蛇叔身上,尤以三代目光最为炙热。

    本应该是置身事外,没有资格插嘴说话,只要乖乖听着看着的犬冢獠,这一刻猛地心里打了个激灵,有种不那么好的预感直冲天灵盖。

    “我推荐我的弟子,犬冢獠。”

    瞬间成为目光汇聚的焦点,无法再超然物外的蛇叔到底是开了金口,但平和甚至有些冷淡的话却像一声惊雷,不但愣住了众人,更是劈傻了犬冢獠。

    我勒个去啊蛇叔,你这也要坑我!

    三代刚刚点名字谁不知道就是那么一说,真正的矛头都是指向你的,而且你不想当火影我就想当了吗?

    甩锅你也不能这么甩啊!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弟子,这么多年你就薅着我一个可劲坑,你的良心不会疼吗!

    纲手叫你的意思,是让你从三代点过的名字里做推荐吗?大蛇丸你是脑残了,听不懂话外之音!

    面对齐刷刷又转到自个身上的焦点瞩目,犬冢獠感觉要炸!

    真真是炒房炒成房东,看戏看成戏子,静悄悄一路和光同尘安静如鸡装作自己是条狗,也没跑得了被蛇叔拉来垫背。

    “我不行的,我脾气不好,还不爱讲规矩。最近几年更是患上了懒癌,一天比一天像咸鱼,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要不是氧气关乎性命,我连呼吸都不想有。”

    摆手,推脱,心在抖,表面上却沉重带着真挚,犬冢獠恨不得把自己贬到泥里。

    “像我这种人要是成了火影,就眼下这种形式,简直就是万劫不复可期,自寻死路不远。所以为木叶计,为未来计,我推荐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白牙之后,四代弟子,无论是家学渊源还是师承资质都是上上之选,十二岁就已经是上忍,如今实力正在巅峰简直深不可测。”

    “而且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吧,这次入侵事件,之所以能应对这般得体,全拜卡卡西事先发现了端倪,继而心细如发深入追查才避免了我们木叶遭受惨重损失。”

    “最重要的是,跟我这条咸鱼不一样,卡卡西可是一直以来都是矢志成为火影的!”

    迫不及待的像扔掉烫手的山芋,犬冢獠环顾左右面相众人拎出了卡卡西,恨不得将他夸到天上去。

    为了凸显卡卡西,犬冢獠甚至不惜将照美冥事前暗中求助木叶透露消息的事情,也隐晦的拿出来公之于众。

    然而犬冢獠这一番作为,并没有收到想要的结果。

    尽管应变已经十分及时且断然,可当犬冢獠一番长篇大论说完,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便连卡卡西也不例外。

    “獠,闭嘴,别再说了!”

    作为带队指导上忍,本没有资格参与这场高规格会议,更对五代火影问题没有插嘴资格,却因为身份而在场的阿斯玛怒目作色断然喝止。

    “怎么了,我说的都是……”

    犬冢獠没吼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然后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觉身后衣领被人拽住,旋即整个人飞了出去。

    “你给我滚出去!你们也有,全都给我滚!”

    纲手的咆哮能晃动整个医院。

    于身不由己的飞翔中回头,犬冢獠终于明白了纲手为何忽然变成了狂暴的母老虎。

    一片白的病床上,三代已经颓然躺倒生死不知。

    老人家守护了一辈子,也珍重的了一辈子的木叶,如今想要传给徒子徒孙,却被最出类拔萃的徒子徒孙接连推诿,太极云手耍的唯恐避之不及。

    为之付出了一辈子的最大珍宝,被自己看好的徒子徒孙弃之如敝履的践踏,本就重创在身强撑病体,卖着惨想要胁迫民意强行如愿的老人家,在犬冢獠的长篇大论中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躺下了。

    想要看个究竟的犬冢獠如愿了,却也真的闭嘴了。

    不能怪人家儿子突然发火,也不能怪贴心小棉袄化身母老虎,话是自己嘴巴说出去的,虽然是因为事态紧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到底是考虑不够周全。

    这次真的是被蛇叔坑大了。

    翻身落地,犬冢獠心有戚戚然的愤恨切齿,却也不敢再多停留,先远离虎视眈眈的母老虎再说其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