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三代豁出去了
    “彻底失败了啊。”

    树巅之上,微风徐徐,摇动层叠的枝叶,绝遥望着硝烟袅袅,渐渐恢复平静的木叶,看不出丝毫难堪。

    仿佛宇智波信的失败对他来说,不过如此,与他毫不相干。

    “好像也没有什么建树的样子。兜你怎么看?”

    侧过目光,绝饶有兴致的等待兜的回答。

    “没有看法。本来就不会成功的事情。到是斑大人你,不去将轮回眼追回来吗?”

    兜的模样比绝还要淡漠,半点也看不出曾今对宇智波信的狂热崇敬。

    “咦,轮回眼的长门可是因为仇恨,才会被信说服一起报复木叶的,我怎么能追呢?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吗。”

    绝惊奇有无辜的样子。

    “没有斑大人暗中帮忙,我不觉得长门会跟他合作。”

    对于绝做作的塑料级别演技,兜毫不犹豫的选择揭穿。

    “真是个无趣的人,小心小小年纪未老先衰。”

    见兜一点也不配合,绝表示很失望。

    “真的就任由他失陷在木叶吗斑大人,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空间系的万花筒写轮眼,可是很好用的。”

    决定无视绝发作的戏精瘾,兜生硬的把话题重新掰了回来。

    “就这么失陷在木叶,损失是不是有点大。”

    兜继续着锋芒隐含的试探。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木叶太强了。”

    摊手,绝摆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遥望木叶满眼的都是忧郁,仿佛不如此不能表现心中的无奈。

    兜不说话了,论装疯卖傻,他显然输了一筹不止。

    “走吧,没什么可看的了。”

    一阵沉默之后,绝率先离开。

    “尾兽也不管了吗?”

    兜略微踟躇还是跟了上去,却忍不住最后提出疑问。

    作为团伙中的一份子,兜很清楚尾兽之于绝的重要性。

    “就先放在木叶好了,我们应该先处理雾忍的事情。照美冥明显已经知道了什么,我们的时间也很紧张呢。”

    风轻云淡的绝又转移话题避重就轻。

    兜复归沉默,交流至此告一段落,自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提起去救援宇智波信这件事情,似乎是达成了某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两人的脚程十分快捷,短短时间就已经将木叶抛在身后,走的没有什么挂碍。

    似乎他们来,就只是为了见证一下宇智波信的结局,又像是确实摄于木叶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在宇智波信这个趟雷的尖兵没于敌阵之后,只能夹着尾巴当做若无其事的逃跑。

    一场针对木叶的风暴虎头蛇尾的结束。

    此时的木叶,正是一片忙乱,因为掌握着指挥权利的高层几乎被三代一网打尽,遭逢战斗破坏的木叶看起来有些慌乱无序。

    民众跟中下层的忍者面对战后的狼藉自发的忙碌起来,场面十分热闹却因为缺乏指挥而混乱。

    好在人员损失并不很大,战斗虽然爆发的突然,过程也很激烈,但得益于敌人的不给力,迅速被镇压了下去,早有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后紧急启动的避难机制基本避免了大规模的无辜人员伤亡。

    除了宇智波。

    但宇智波一族的不幸尽管已经短短时间传遍了木叶,引得无数人不胜唏嘘心存戚戚,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在聚拢到三代病榻前的木叶高层群体中引发波澜。

    先有三代的安危让人揪心,后有五代火影人选问题抛出,彻底压过了宇智波一族遭遇应该产生的风波。

    逝者已矣,相比宇智波的不幸遭遇,显然是木叶的定海神针三代目以及他提出的五代火影人选问题更引人注目。

    只是大家一时半刻真心拿不出什么可行的主意,尽管关于五代火影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可看着三代形容枯槁几近油尽灯枯的模样,哪怕暗地里真有人选,也说不出口。

    虽然说出来人选是应三代的要求,可看看情形,真心迈不过趁人之危的心槛。

    三代眼看着就要行将就木了,这时候忍心说人走茶凉的继任人选问题吗?就算要说,也只能等三代自己说!

    大片人群流淌着同一片沉默,都静悄悄的不吱声,大家都很默契的在等待,等待三代先开口提出人选来。

    “怎么都不说话?都等着老头子我来是吗?好,那就我来说。自来也,五代火影由你继任!”

    便顾左右,一片沉默,三代不禁有了怒气,他挣开了纲手的搀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手指向自来也。

    “老师,我……”

    自来也当即就慌了,忙不迭的瞥了一眼蛇叔,但见蛇叔古井不波好似超然物外,他脑子疯转动,就要开口拒绝。

    虽然不知当初蛇叔断然拒绝三代要他成为五代火影的事情,但这么多年相处,自来也对蛇叔跟三代的了解都不浅薄,多少也看出了端倪。

    现在被三代点到名字,自来也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意,断然是不会应承的。

    何况他也志不在此,若是少年时到不介意试上一试,可如今人到中年的自来也,早就对自我有了深刻认知,很明白无论是才具还是性格,他不是当火影的料。

    于其前人所难顾全三代颜面,不如打开始就将心意表述明白更好。

    “那么纲手你来!”

    不等自来也把话说完,三代指向他的手一摆,点到了伺候在侧的纲手。

    “我……”

    纲手嗫喏,身为女人,又是弟子,近身照顾三代的她比在场的多数人更看清三代的动作,显然是嘱意蛇叔。

    虽然因为身世原因,纲手成为五代于人于己都是合情合理,可现在三代明显恼羞成怒的做派,让她一样同自来也一般心存顾忌。

    众人沉默以对,蛇叔超然物外不为所动,三代显然是在跟得意弟子置气,与蛇叔是队友,跟三代是师徒,纲手夹杂中间明显的无所适从。

    哪怕不爱动脑子,这会纲手也不想跳出来让自己左右为难。

    “那么富岳你来!”

    依旧是不等纲手说完一句囫囵话,但见她面上踟躇是要辩解推脱,三代手指再摆,连续点过几个人。

    “或者是鹿久也可以。”

    “再不行,犬冢獠,卡卡西,宇智波止水都可以!”

    三代连点了好些人的名字,自三忍向下,有豪门族长宇智波富岳,有木叶中坚代表奈良鹿久,以及更多的年轻人后起之秀,唯独没有点到蛇叔。

    三代如此做派,在场便是最愚不可及看不清事下的人也明悟了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了。

    这就是豁出去要赶着蛇叔上去,逼着大家表态。

    “怎么还是不说话?难道堂堂木叶的火影之位在你们这里就这么没有价值,没有地位吗?”

    三代环视左右勃然作色,完全不顾自己频临油尽灯枯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