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谁来火线上位
    “你这个家伙,人是我们救回来的,你……”

    先被三代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个灰头土脸,然后还拍屁股走人,这会又见犬冢獠的大爷做派,真真好心没好报,照美冥还没说话,抱着昏迷佐助的雾忍当下忍不住跳了出来。

    “照美冥,管好你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乖乖照我说的做,我还会帮你美言几句。不然你试试看,我能不能从你那把人抢回来。”

    毫不犹豫的将跳出来的雾忍呵斥回去,犬冢獠抓着照美冥一通发难。

    “我们木叶现在可不怕再多几个敌人,反正现在跟你们雾忍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木叶现在满地鸡毛,雾忍好死不死牵扯进这场大风波之中,兼且六尾也被收了,犬冢獠还能不明白照美冥抱着佐助巴巴跑来找三代邀功是什么心思。

    所以完全不用客气。有求于人的是照美冥。

    “呜~”

    白丸漏出一口好牙,作势欲扑。

    犬冢獠有恃无恐,气势极盛,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给他!”

    一阵阴晴不定的脸色变换,显然是在权衡利弊,尽管声音凝沉,但照美冥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身在局中的照美冥看的很清楚,木叶这次虽然看上去糟了灾,但实际上的损失并没有想象中大。

    牺牲的除了平民,多数是实力不济被波及的中下层忍者,就算宇智波集体扑街,可木叶的高手群都还在,根本无一损失。

    雾忍内患仍在的情况下,照美冥得罪不起木叶。

    要是因为一点小事引得木叶的怒过烧到雾忍头上,一着不慎就可能让整个国家都陷入危局。

    本来邀功就是为了交好木叶,借助木叶的力量,没道理反而倒行逆施。

    “可是……”

    抱着佐助的雾忍仍是心有不甘。

    “把人给他!”

    大局为重的照美冥很坚决,也很理智。

    “这就对了嘛。看不出来照美冥你还是很有本事的吗,这么快就掌握领导权力说一不二了。“

    ”好了闲话少说,现在带我去追云忍,让我们通力协作把这些小偷的心肝脾肺脏都捏出来。”

    从不情不愿的雾忍手里接过佐助,照美冥服软,主动权全面在握,秉承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真理,犬冢獠发号施令很是意气。

    只是宇智波鼬夺回战的结果有些不尽人意。

    并非没能追回人来,而是在半道上任务便不得不放弃。

    鼬带着满身血气独自一人出现,挡住了犬冢獠的去路。

    然后没什么好说的了,显然鼬神爆发了,云忍跪了。

    其实想想也蛮说得过去的,毕竟这是鼬神,而且是人生经历更加丰富,是原著加强版的鼬神。

    原著约莫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暗部的鼬神就很厉害了,现在加强版的能从云忍手中孤身逃脱,没什么大不了的。

    区区一群谈判使团能有多少厉害角色?而且还被照美冥带人追上去弄死了一部分,剩下的哪怕不是惊弓之鸟是故意兵分两路的人马,对于反应过来的鼬神,根本不在话下。

    “都杀光了?”

    雾忍惊疑不定,犬冢獠到是除了刚见到鼬的惊奇之外很淡定。

    “头领跑了。”

    鼬的声音有些哑,但听不出来是因为厮杀后的疲惫还是心情不好。不过也够让跟来的雾忍心神一阵对鼬刮目相看。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能孤身从云忍的手里逃出来就已经很惊人,何况还杀的对方就跑了一个首领。

    哪怕鼬的话里有水分,这样的战绩也足够惊人。

    刚跟云忍亲自交过手的雾忍,可是对敌人的实力知之甚详。

    想想他们似乎除了领队玫瑰之外,也就跟云忍在伯仲之间,大多数雾忍纷纷侧目,不禁多看了还缭着血气的鼬几眼。

    “先回吧。云忍的账记下来,回头再好好跟他们算。”

    有心将浑水摸鱼心怀叵测的云忍赶尽杀绝,形势却并不允许,只得把佐助交给鼬,选择返回。

    所幸鼬跟佐助两兄弟算是有惊无险,现在木叶的情况更需要关注,云忍的账只能暂时押后。

    “獠,你回来了。快去医院,三代大人病倒了,大人们都赶过去了,就等你了,快跟我来。”

    还没进村子,白云叶山就火急火燎的迎了上来,拉起犬冢獠就走。

    “发生什么事,三代怎么就病倒了?”

    也是被突然的消息弄的一惊,顾不上再跟雾忍纠缠,随着白云叶山往医院狂奔,犬冢獠第一时间想解开困惑。

    “是宇智波。”

    白云叶山的回答有些凝沉。

    “宇智波?我明白了。”

    先是一迷,旋即犬冢獠便了然。

    三代怕是因为宇智波覆灭这件事气急攻心了,本就上了年纪又逢多事之秋,奋勇跟守鹤一场大战,木叶一地鸡毛再听人汇报有关宇智波的事情,老人家当即撑不住了。

    犬冢獠心下有些戚戚。

    团藏干下的事情,却是成了打倒三代的会心一击。

    包容放纵了团藏一辈子,却落了现在这样一个里外不是人的结果,三代没被气死已经算是坚强。

    也是怕出现这种情况,所以犬冢獠之前才不敢跟三代明说,却不料到底还是不能幸免。

    “我不成了。”

    木叶医院,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拢的特护病房,三代的声音一片嘶哑。

    “现在所有的队长级上忍都在,那就说说看吧,谁来成为五代!”

    满腔的落寞强做坚强,三代穿透人群静谧的声音尽是虚弱。

    不过是片刻不见而已,再次出现在犬冢獠眼中的三代已经面色蜡黄形容枯槁,好似即将油尽灯枯。

    棍打照美冥的爆裂之姿尤然在目,此刻靠在病床上的三代却已是风火残烛模样。

    尚不足半日光景,三代前后变化之大,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满是疲惫与哀痛的苍老虚弱目光环视而过,三代的目光最终于一片落针可闻的静谧中停在了蛇叔脸庞上。

    然而蛇叔就那般站着,淡薄的好像存在与另一个时空,对三代的目光,对渐渐聚焦过来的大众注视视而不见。

    自来也数次欲言又止,却每一次的蠢动都被纲手以眼神制止。在这种关键时刻,反倒是平时聪明睿智的自来也想意气用事,而平时大大咧咧没脑子的纲手看的分明。

    蛇叔显然志不在此,三代的强求不会有结果,哪怕有自来也站出来劝说,也不过平添尴尬,让三代更下不来台罢了。

    “都说话,虽然地方不对,但老夫的情况不容乐观,就迁就我这个将死之人一下,把这里当成议事厅,不要有顾虑,有人选都说出来。”

    久久没能从蛇叔那里得到想要的回应,三代的气色越发难看起来,却还强打精神。

    但没有人开腔。

    事情来的太急太突然了些,可谓毫无准备,事关五代火影人选,没有谁敢轻易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