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一地鸡毛
    抱着宇智波信这个认定的黑手,再拉上执念所在的宇智波一族一起陪葬,团藏给自己设定的结局足够震撼,看似也能自圆其说。

    可这种行事风格,一点也不志村,更不团藏。

    要说团葬到是更能接受一点。

    而且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宇智波信,犬冢獠有些不相信团藏看不出这点。

    哪怕绝隐藏的再好,以团藏的老奸巨猾也应该能从宇智波信的言行中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才对。

    再说了,堂堂一代锅王,忍界之暗,多大的名声权势,如此结局不嫌仓促了些吗?

    何况现在远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以团藏的性格,犯不着用压箱底的招数同归于尽。

    事成定局之后,犬冢獠终于有时间细细思考,于是就找出来不少无法转圜的地方。

    只是找不到揭开迷雾的方法。

    “纲手,把它赶过来,我来发动封印!”

    三代尽管有些中气不足却依然镇定的声音撞如耳朵,将犬冢獠从思考中拉回了现实。

    “蠢东西,给我过去!”

    说不上惊异剔透却也白皙惹人的手握成拳头,纲手横刀立马在巨大的守鹤跟前,一拳擂出就把这只巨兽轰的踉跄倒退。

    还不够巨兽一根脚趾头大的女人,一拳就把巨兽打的皮开肉绽摇摇晃晃后退,震耳欲聋的轰击声中,这幅画面相当有冲击力。

    纲手的实力以及狂暴在这一拳中完全展露,叫人呲牙侧目。

    完全就是个人形女暴龙。

    对于纲手居然跟三代并肩作战,犬冢獠并不惊讶。

    再暴力的女暴龙也是女人,天生自带小棉袄属性,纲手的贴心属性只是太阴性,平时不显而易。

    三个弟子自来也在清理门户,蛇叔离心在外只顾自己了断恩怨,纲手自然就要大包大揽跟三代并肩作战了。

    对上纲手跟三代这两位师徒联手,守鹤作为尾兽中倒数的垫底货色跟耻辱,哪怕再躁动也只能憋屈的束手就擒。

    除了毁了大片森林,同时将沃土沙化,守鹤徒留下与现身的吼叫首尾呼应的悲鸣,被三代一举封印。

    算上之前被封起来的六尾,木叶经此一战已经将尾兽保有数量提升到了三只,成为初代之后前所未有的丰硕局面,远超所有同样具备尾兽的势力。

    然而却并不令人高兴。

    “村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喘着粗气将封印守鹤的卷轴收起来,三代拄着金箍棒迫不及待的像犬冢獠问起了情况。

    “除了自来也正在跟长门小南战斗,没有新的敌人出现,局势已经控制住了。”

    “不过就最新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三代目你还是赶紧回去坐镇比较好。”

    虽然想报喜不报忧,少给老人家添堵,可深思了一下,犬冢獠还是隐晦的提出了正确建议。

    团藏的爆发太华丽,蛇叔镇得住一时却不是长久之计,到底还是需要三代这位德高望重的木叶定海神针来分断对错,着手处理烂摊子。

    “团藏呢?”

    三代老了,却不傻,察言观色这种技能早就成了下意识的本能,只从犬冢獠的言语结合之前他的叛逆宣昭就抓住了重点。

    “死了。”

    尽管觉得团藏的谢幕有内涵,但犬冢獠还是选择依托现实回答。

    “死了?”

    三代有些惊异,但更多的还是了然中的伤感。

    毕竟是几十年伙伴,团藏就这么死了,三代难免伤怀。

    哪怕团藏最后成了叛逆,三代也不能免于人情本性。

    “你杀了他?”

    短暂的伤怀,三代重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如今的木叶一片错杂,形势不容乐观,身为火影他不能感情用事。

    “抱着敌人同归于尽了。”

    犬冢獠实事求是,宇智波在团藏心中的定位是毒瘤,当然属于他的敌人,这不算谎言。

    “敌人?什么敌人?谁?”

    说到敌人,三代当即激动起来,连连追问。

    “情况有点复杂,很棘手的样子,一时半会我说不清楚,还是三代目亲自去现场了解一下吧。”

    言罢犬冢獠忽然抬头,天宇之上烟熏火燎十分狼狈的小南正带着天道傀儡弥彦掠空而去。

    “走!”

    抬眼瞥过天际,深深凝视了小南一瞬,三代一顿金箍棒飞身就走。

    随着小南的逃离,木叶之中盛极一时的战斗声息渐渐消敛。

    “三代大人,我……”

    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照美冥带着几个身有伤势的雾忍从侧边冲出,但话还没说完就迎来了三代的照头一棍。

    “把小佐助放下!”

    却是三代看见了被照美冥身后被雾忍抱在怀里昏迷不醒的宇智波佐助,正是情况敏感,老人家心神都在震荡,便不由分说一棍子打了过去。

    “吭~”

    攻击来的猝不及防,照美冥顾及身后同伴,不得匆忙应变,以苦无硬抗了三代这一棍。

    “三代大人,是云忍,他们趁乱掠走了这个孩子,我们救了他!”

    勉励支住了三代的金箍棒,照美冥赶紧说明情况。

    “还有这个孩子的哥哥,也被抢走了,我们人手不够,只救回来这个孩子!”

    三代一击不中收棍就要再打,不料照美冥忙不迭又抛出个消息,让老人家不得不停手。

    “可恶!獠,这件事你来负责,必须把人救回来。纲手跟我走,回去!”

    三代作色,却也对现实无奈,只能吩咐犬冢獠全权负责,领了纲手急速往村子赶去。

    事有轻重缓急,相比宇智波鼬兄弟被云忍掳掠,三代更应该赶回木叶坐镇。

    “想邀功邀了个灰头土脸。嘿嘿,照美冥你可以的。”

    对于三代的命令,犬冢獠自无不克,甚至还有些小松口气,木叶现在正是一地鸡毛,还不如留下来处理云忍掳人的事情。

    “你……哼!”

    在三代那弄巧成拙,对于犬冢獠的嘲弄照美冥也就无法反驳。木叶现在的情况敏感,到处是一言不合就炸的火药桶,形势逼人之下,照美冥只能委屈自己。

    “把佐助给我,然后跟我一起去把鼬追回来。”

    把照美冥气了个脸青,犬冢獠还一副作威作福的大爷做派颐指气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