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凋零
    众目睽睽之下,猛兽凌虐了人类。

    可在场诸多人杰,却突兀之下只觉变化来的甚为奇诡怪异。

    团藏不是破坏了结界背叛,听命于宇智波信了吗?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先有犬冢獠破了他赖以纵横的空间忍术,继而蛇叔阴影压盖而来,却都不如眼下团藏激烈的熊抱来的刺激宇智波信。

    明明已经完全沦为傀儡的家伙,明明对水影矢仓的控制牢不可破,为何团藏就能反戈一击?

    有太多的迷茫不解让宇智波信成为当场诸人中最摸不着头脑的一个。

    “不委曲求全,老夫如何能逃过一劫?”

    “不潜藏踪迹,老夫如何确认你是幕后黑手?”

    “不奉命行事,老夫如何能扭转乾坤?”

    “奇怪老夫为何能挣脱你的控制吗?小子,你怕是并不知道,老夫曾今有位战友叫做宇智波镜!”

    “写轮眼,老夫比你知道的更多!”

    硝烟在漫舞,生命凋零的血腥在徘徊,宇智波信的身体在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呻吟,半路杀出抢了蛇叔猎物,上演了一场绝地逆转的团藏声如野兽粗豪,却道出了一番震慑人心的秘闻。

    止不住膨胀的白绝细胞让团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堪入目,让他是声音粗豪变形渐渐趋于兽化,可他的话入耳依旧有铿锵金铁铮鸣。

    如何一个掷地有声震慑全场,团藏已无形象可言,却徒然高大形象加身。

    身在曹营心在汉,也不过如此了。

    一直以来的角色都是遭人嫌弃的搅屎棍,却在这一个团藏苦心孤诣将近成功的一刻,随着他嘲讽宇智波信的言语呈现出乾坤截然的无上高大。

    “精英荟萃,火影之位老夫已然无望,那就让老夫带着你这个幕后黑手跟毒瘤宇智波一起毁灭吧!”

    “日斩,今时今日,老夫终于超你一步啦!”

    “里四象封印,给老夫开——”

    膨胀的身躯爆开,有漆黑的墨色喷溅开来,向八方笼罩,团藏抱着宇智波信,带着一身决然扑进了脚下如水蔓延的黑暗。

    “啊~啊—啊——”

    变故来的太突然,结局过于悲愤难以接受,茫然无措跳转到绝望的间隙太过短暂,宇智波信除了绝望的变调吼叫,坠入深渊之际已经不能组织语言。

    空间忍术确实威力绝伦,但封印术的能量等级也不差,便是世界最强辉夜姬也要在封印下饮恨千年。

    区区妄图替代斑爷的山寨之王宇智波信,对上团藏的亡命一招,除了不成意义的悲愤吼叫呈现不甘,全无逃脱之力。

    所有人都在后退,以蛇叔跟犬冢獠的速度最快。

    团藏亡命一搏的招数,目标除了宇智波信这个他认定的黑手之外还有整个宇智波,根本就是无差别打击。

    不想沦为陪葬,不得不退。

    只有止水还在疯狂的施展瞬身术救援逃避不急的族人。

    宇智波信的杀戮染红了宇智波一族的眼睛,哪怕在犬冢獠跟宇智波信大战,在蛇叔强势插入的情况下,也没有人退避。

    仇恨支配着这些宇智波族人忘死亡命,堆成一圈将仇人包围,现在却都成了里四象八卦网中的无辜游鱼。

    “够了止水,快走,你救不了他们!”

    终究是不忍止水搭上自己,犬冢獠穿过墨色喷泉雨幕拉住了止水。

    “救人,救人啊,救人!!!”

    咆哮,挣扎,今天目睹了太多族人死去,止水血红的眼睛溢满狂暴,连面容都已经扭曲。

    亲不亲,自家人,既然是宇智波一员,止水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

    为了对付宇智波信,宇智波一族能战的人员全都聚集在这里,今日一战要是不救人,宇智波一族在忍界就可以除名了。

    于情于理,宇智波止水都不能放手见死不救只顾个人安危。

    但人力有时而穷,面对现实的残酷,总免不了有心无力的时候。

    “走!”

    一声沉喝,犬冢獠挥手将止水打晕,扛起来就走。

    为了今天,团藏不知道已经筹划了多久,隐忍不发甚至委曲求全,不惜背上叛徒的恶名,一旦发动已经是不可阻挡。

    即使从中作梗,高傲的要跟宇智波信公平一战了解恩怨的蛇叔都不能撼动,只能选择退避,面对止水的疯狂不甘,犬冢獠除了将人打晕的下策也是徒呼奈何。

    论算计隐忍之深沉,犬冢獠确实得佩服团藏。

    谁又能料到,他居然抱着的是这般拼命一搏的决然。

    墨色如雨,黑潮蔓延,宇智波族地在此起彼伏的挣扎不敢惨叫中,整个的被吞噬。

    当最后一抹黑光璀璨天地之后,无人敢红撄其锋芒的黑雨黑潮消失,只留下一个吞噬了整个宇智波的巨大孔洞平滑如镜,透露出叫人胆战心惊,后怕不已的恐怖。

    寥寥无几存活下来的宇智波族人,呆呆愣愣,或麻木不仁,或无力跌坐在巨坑边缘无神的对着黑漆漆坑洞了无生趣。

    “老师,以防万一还是先把团藏的尸体保存起来。我去看看三代那边的情况。”

    将昏迷的止水放下,犬冢獠悄声跟蛇叔做了交流。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他们的目标是尾兽,老师还请保护好鸣人。”

    扫眼并肩佐助望着巨坑发愣的鸣人,犬冢獠略微松了口气。

    团藏同归于尽的招数太过毒辣,居然拉上了整个宇智波陪葬,不管是因为身份原因还是别有安排,不幸中的万幸,鼬一家连带着鸣人逃脱了出来。

    匆匆跟蛇叔做了交流,犬冢獠也不管蛇叔是否愿意拔腿就走。

    宇智波没了,活下来的人这会经受不住打击都懵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少不了就是一场风波。

    回家灭族之恨,不能指望这些幸免于难的宇智波族人还有什么理智,保护团藏遗体,应付宇智波怒火的任务帅锅给蛇叔最好不过。

    乱局当前容不得柔情似水,相信以蛇叔的能耐手腕,镇压宇智波乱局当不在话下。

    只是赶往三代所在的路上,犬冢獠久久无法平静心情。

    不是因为感伤宇智波的遭遇,宇智波一族与他相熟的人不过是鼬一家和止水,了不起再加上带土跟泉美,其他人都是同出一村的陌生人罢了,犬冢獠还不至于心神具震。

    顶多有些物伤其类的唏嘘罢了。

    真正让犬冢獠心情无法平津的,反倒是造成一切的源头志村团藏。

    之前是身在局中,事情又发生的太猛太突然,没有时间思考,事后的现在,犬冢獠却无法按耐心绪琢磨起来。

    团藏布局那么大,而且做得那么决绝断然,似乎一切都很合理,而且他的尸体也摆在那。

    可犬冢獠就是觉得团藏不该这么简单就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