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弃子
    小南与长门的接连出席,将局势推向一个难以测度的方向。

    他们来的太突然,以至于犬冢獠完全失去了推演局势走向的头绪。

    六年的时间太久,足以促使很多事情出现天壤之别匪夷所思的变化。

    本来跟宇智波信尿不到一个壶里的长门,选择跟他们狼狈为奸是犬冢獠完全预想不到的事情。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深藏幕后的关系,只从如今来看,犬冢獠找不到任何线索。

    但犬冢獠很清楚,长门与小南两人的出现,足以让眼下的局势彻底糜烂。

    甚至于让木叶无可挽回万劫不复。

    看破了隐藏在雾忍背后的黑手,却没料到敌人的决心如此巨大。暗夺不成索性直接明抢。

    终究是顾虑太多,怕打破当初的脆弱平衡,怕风头正是再多有作为撩起三代推他上位的非分之想,于是自我禁锢在木叶六年之久。

    时至今日,却是要吃到故步自封的苦果了。

    六年筹划,自己一方茫然无序可畏碌碌无为,敌人一招发动就是致命一击。

    自来也与小南长门先后交手的短暂时间里,犬冢獠心思如电想了很多,有悔之晚矣的懊恼生出,却也于事无补。

    “团藏,今天老子宰了你!”

    挤迸着喉咙发出威胁,犬冢獠当下能够做的也只有竭力而为,先解决掉团藏这个叛徒。

    如果不是有团藏暗中解除了木叶的防护结界,长门与小南也没这么容易就杀机来。

    虽然对比原著,有没有结界存在,对六道傀儡齐全的长门来说并无妨碍。

    但这也不妨碍犬冢獠转移怒火要杀团藏而后快。

    反正跟团藏之间已经是仇怨磊磊,也不差这一点迁怒了。

    团藏并不言语,指挥着完全受控于他的根部忍者前仆后继阻拦犬冢獠的步伐,一边应对着白丸的纠缠厮杀,一边借助着环境与慌不择路的人群掩护埋头急奔。

    长门与小南的出现,坐实了木叶结界被破坏的事实,团藏也就无法再污蔑犬冢獠为叛徒。

    慌乱像无头的苍蝇四下窜流,战火硝烟弥漫开来,木叶笼罩在一片混乱之中。

    团藏一路直奔,目的明确的仿佛要去奔赴某个无法抗拒的召唤,置白丸的扑杀不顾,置犬冢獠的追击不理。

    直到他一头扎进宇智波村落,迎上那个神出鬼没正在大杀四方几近调戏着止水的身影,这才缓步停下。

    “斑大人,犬冢獠带到!”

    以白绝为基础生成的不协调手臂垂落在地,团藏以从未有过的恭敬态度汇报情况。

    “吭~”

    缭绕血腥的金铁与森百犬齿碰撞,发出铿锵之音。

    似幻影闪烁,任止水挺刀从身上穿过,宇智波信挥动手里剑连割数个亡命搏杀的宇智波族人,带着一身血气替团藏挡住了白丸的扑杀。

    “真是让人怀念的小狗!”

    玩味,恶意满满的邪笑,宇智波信飞起一脚将白丸踹开。

    “还有你,犬冢獠,让人怀念的面孔。”

    再回身,宇智波信挂着邪魅笑容直面紧追而来的犬冢獠。

    战火处处烽烟四起,置身在木叶之中,已经是一番杀戮的宇智波信有着一股显眼的自信,仿佛已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剩下的就是玩弄摧残猎物。

    “宇智波,犬冢獠,我的目标跟仇人都到齐了。怎么样,有没有喜欢我为大家准备的这场盛大烟火?”

    邪魅笑容彰显得意,宇智波信满身煞气,有恶意汹涌无尽。

    “噌~”

    凝练刀锋似黑夜流星射破长空,止水红着眼睛杀到,却只从宇智波信身上一穿而过,反倒被随手一击平添伤痕。

    只是眼见族人惨遭屠戮,哪怕总是无功而返止水也不肯善罢甘休。

    一击无功,止水拧身就要再上。

    他已经红了眼睛,除了杀死宇智波信的信念,眼中再无其他。

    “止水,等我来。今天不会有人白白牺牲。”

    犬冢獠闪身,手搭止水肩膀将他阻止,目光始终跟宇智波信相对。

    “你抓到鸣人了?”

    没有杀气,追杀团藏的怒火也消失不见,犬冢獠迎面宇智波信,除了平静只剩下深沉的不可测度。

    “鸣人?你是说九尾人柱力吧,呵~斑大爷纵横天下,不需要那种垃圾!”

    不屑的笑声彰显无与伦比的自信,木叶烽火四起他在大杀四方,宇智波信狂态蓬勃。

    这一刻的宇智波信仿佛天下无人可抗,恣意纵横,睥睨万物。

    “呵呵,不需要啊?你可真是个自信的蠢货!”

    尾兽关乎绝的千年大计,宇智波信你居然斥之为废物,看来也不过是个被人蒙蔽,自以为是的废物罢了。

    在木叶搞出这么大场面,不惜放出六尾引诱宇智波富岳离开,找来长门跟小南合作,却仅仅是为了可笑的净化宇智波,看来宇智波信你已经成为弃子却仍不自知。

    当真是心无大志的废物点心一个。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废物点心,却搞得木叶狼烟四起。

    “所以去死吧废物!”

    光辉炸裂,犬冢獠身化雷霆摧天绝地。

    “呜汪~”

    白丸一声咆哮不甘落后。

    “白毛,今天让你死无全尸!”

    犬冢獠好不容情不做保留的蔑视喝吗挑动了宇智波信的神经,他勃然作色。

    正是春风得意手握大势,却被区区一个白毛当面羞辱,志得意满的宇智波信如何能淡然一对。

    所以白毛必须死!

    “你的对手是我!”

    横刀,止水挡在了意欲上前帮助宇智波信的团藏。

    前有犬冢獠的昭告便传木叶,现有团藏举动不轨,叛徒的标签已经洗脱不掉,正对宇智波信无可奈何,满身怨戾的止水岂会放任团藏图谋。

    宇智波信屠戮他的族人,他拼尽全力不能一搏,如今好友代劳,止水纵然无力相助,也绝不容许有人打扰。

    “宇智波止水,写轮眼,老夫已经很久没有领教过了。今天就从你开始,将宇智波这颗毒瘤彻底连根拔起!”

    团藏抡臂,本就不成比例的胳膊见风膨胀,化作拦空巨木抓向止水。

    凝练的刀光犹如寒星,止水奋起余勇持刀战上团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