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师徒
    有白纸如雨,骤然卷空而来。

    “咻咻~”

    如箭矢破空,似暴雨骤降,卷空的白纸化作不逊金铁的打击。

    “轰轰轰~”

    虚空中涟漪频生,爆炸中火光延绵开来,只是一瞬间而已,木叶的天空就被硝烟充斥。

    箭矢暴雨坠落的白纸撞上了残留的结界,将战斗引领向另一个高峰。

    “自来也老师,你的对手是我!”

    恍如樱华散落,白纸翻飞如雪在飘,小南的现身缥缈如画卷,一双叠纸洁白的羽翼张开,她临空拦截在自来也面前。

    “小南!”

    惊愕,不解,难以置信,自来也被震慑,旋即被骤雨激射而至的纷飞纸卷淹没。

    “轰~”

    爆炸轰鸣,火光缭绕灼穿了光天化日的白。

    对上活命之恩的授业恩师,小南毫不留手,不讲丝毫情面,未有半分旧情。

    “呼~”

    白练如蟒,从爆炸火光深处钻出,出其不意又威猛凌利,缠住了小南的身体,绞断了小南的翅膀,将她从天上拉了下来。

    “为什么?”

    蛇舞的白发残留着正在消泯的火光,蒸腾着硝烟,自来也踏破灼灼光火,怒目圆睁的诘问小南,一身压抑不住的狂气正在沸腾,等待喷薄。

    曾有活命之恩,曾有授业之益,于艰难困苦中拯救过,循循善诱教授艺业,一颗真心只期望改变坚信,少一些磨砺。

    虽不求什么回报,却也不想时光变换之后,曾今亲昵的师徒刀锋相见,彼此厮杀。

    自来也的愤怒中灌满了悲痛与不解,蹂躏着他的心火如怒浪将要兴波,化作滔天雷霆作色。

    “只是向木叶讨回我们的仇怨。自来也老师,最后再这样称呼您一次,请逃跑吧,今天这里只有毁灭。”

    无火自燃,遭受禁锢的小南清冷无情,身上着起火焰,俄而熊熊燃烧,灼断了自来也的白发禁锢,轰然爆炸。

    “逃跑吧,呐喊吧,今天毁灭将主宰一切!”

    清冷的宣昭回荡在延绵的爆炸之中,摧残着岌岌可危结界的爆炸遮断了日光,纷飞的白纸有如暴雪,布满了火光狰狞的天际。

    “休想!”

    催化成蛇舞的白发愤然升空,像百臂的巨人怒舞,如龙横卷天宇,将充塞天宇的白纸扫的七零八乱。

    “火遁——炎龙放歌!”

    悲怒如狂的自来也打击如风浪鼓涌,放出灼灼火龙栩栩如生,咆哮中冲天而起,不放过任何一张白纸,要将其一扫而空。

    “风遁——超风!”

    白发扫过,炎龙横空,自来也再度掀起摧山暴风,不给小南丝毫应变的空隙。

    结界之下便是木叶,不管有千般理由,自来也决不允许逆徒恣意妄为。

    风借火势,火助风威,更兼有龙蛇横空的乱狮子发四面围追堵截,事关木叶生死,自来也出手不容情,直将小南逼迫的无处藏身,只待引颈就戮。

    狂鬼自来也,放下一切顾虑,被逼迫到角落退无可退之际,纵然有所束缚,愤而出手之下依旧林天地失色。

    三忍之强,无愧能震慑忍界。

    “神罗天征!”

    千钧一发,小南危难时刻,有一声自天际渺渺而来,一道坚毅身躯横空挡在了小南身前,单手擎起,掀翻了天空。

    “轰——”

    空气在沸腾,撕碎了长风与烈焰,绷断了龙蛇白发。

    “长门——”

    烈火缭乱在无序风暴之下,崩碎的白发纷落渲染悲切,自来也的长嚎如雄狮啸天,暴起无穷愤慨。

    水门已逝,长门已死,仅剩了两个弟子却接连成为敌人意欲毁灭他必胜守护的村子,自来也心中的悲愤如渊如海,化作疾风恶浪。

    已经不想再去考虑什么因缘际会让长门小南伙同居心叵测的敌人携手,悲怒沸腾的自来也化身恶鬼,只想将两个逆徒当场格杀。

    “万象天引!”

    长门现身,援救小南之后并无二言,天道身躯僵硬麻木的脸庞一片死寂,对着自来也就是杀招。

    一根尖锐的黑棍握在手上,横在万象天引的尽头等待自来也自投罗网。

    比起小南女性的柔弱,长门对上自来也就更显冷酷。

    “噗嗤~”

    黑棍刺穿了身体,带着鲜血与破碎的内脏从自来也背后冒出,他没有躲避。

    “为什么?就只是因为仇恨?长门,我不记得曾今这样教导过你!”

    血在流淌,伤口在痛,却比不上心痛。自来也伸出打手扼住了天道傀儡的咽喉,狞声喝问。

    “噗~”

    又一声身躯被刺穿的声音,长门操纵天道傀儡,用施展万象天引的手再度将一根黑棍插入自来也身体作为回答。

    “你~这~个~混~蛋!”

    切齿之声字字爆裂,长门无声的回应彻底绝灭了自来也最后的奢望。

    “呱!”

    霹雳牛鸣之声从自来也接连重创之身发出,他变成了一只泥浆青蛙,大嘴一张将天道傀儡一口吞下半截,然后炸裂。

    “小自来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居然召唤了爆泥蛙这个危险的家伙!”

    深作仙人在泥浆青蛙爆炸之时不请自来,跳到了自来也面前,面带焦急的询问。

    “不是告诉过你吗自来也,爆泥洼这种没脑子的危险家伙不可以轻易……等等,这里是木叶?”

    忽然警觉情况似乎不太正常,深作仙人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停在了眼前包围自来也的五个六道傀儡身上。

    “那双眼睛……是自来也你提到过的那个孩子。”

    深深注视不言不动冰冷无情的傀儡眼眸,看着一圈圈螺旋纹的眼睛,深作仙人顾不上再问自来也违规召唤爆泥洼的事情,整个的肃然起来。

    “居然发展成了这种局面,自来也你……”

    “深作仙人,请帮我争取一点时间。既然错误由我铸成,今天就让我把他纠正过来!”

    不由分说的指使起深作仙人,自来也一身怒火消敛无形,周身气机急速收敛,他看着六道傀儡,双手间结着翻覆的忍印。

    言语无用,长门的决心已经在交手中了解无余,自来也收敛了让浪子回头的怒火,开始凝聚将功赎罪,镇压邪魔的信念。

    大错已然铸成,既然无可避免,那就直面相对。

    “是那个吗?自来也你终于掌握它了!”

    感受着自来也身上正在急速凝聚的力量,深作仙人一惊,惊叹中饱有欣慰,一震衣衫迎上了六道傀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