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论断开始
    一场痛快了犬冢獠,痛苦了雾忍的行程,加上一餐食不甘味却叫人全然无视的大餐过后,犬冢獠一路痴缠将忍无可忍的雾忍一行人送回居所。

    对照美冥恶狠狠关门前恨不能剜心拆骨的眼神邪邪一笑,犬冢獠心中已经有了腹案。

    “我们这位勤杂工的表现,可真是恰到好处啊。”

    回顾一路撩拨之下那位躲在角落的勤杂工模样,犬冢獠笑的很甜。

    那份置身其中却又超然物外的淡定,不如说是神思不属的麻木。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心中怀着什么样的大事,才会让一个下忍勤杂工神思不属,在混混滔滔尘世之中表现的像个超然物外的奇人逸士呢?

    “当然是因为命运的捉弄咯?”

    洞明答案在心的犬冢獠笑的很玩味。

    忽然有种与雾忍接触太少,蝴蝶翅膀扇的不够厉害的唏嘘。同时也有对命运拨乱反正的猜测,甚至胡思乱想着犬冢獠心里还产生了些许自己吓自己的敬畏来。

    “獠,火影大人在等你。”

    天际擦黑,尚未曾亮起灯火的街上有些昏暗,卡卡西现身在偏僻的街道,拦住了犬冢獠的去路。

    他的脸色很复杂,有恼怒,有气愤,也有佩服和担忧,一时难以确切描述。

    总之是对犬冢獠的胆大妄为心怀敬畏。

    犬冢獠这种不顾大局,踩着钢丝翩然起舞弄险,却又一心为公的做派,卡卡西暗中监视了一路,也流了一路的冷汗,生怕一不小心就把雾忍弄炸了,然后局面不可收拾,导致和平大局毁于一旦。

    如此一来不论犬冢獠的罪过,事情却肯定是要大条了。

    期间不知几多心惊,结局却偏偏尽在犬冢獠指掌之间。

    于暗涌激荡间掀起浪涛摆弄扁舟一叶,嬉笑怒骂之中又功成且全身而退。

    只这份潇洒自如的进退,玩弄敌人于无奈之中忍气吞声的能耐,就让卡卡西惊悸之后自愧弗如。

    犬冢獠与雾忍的一路行程中,对人心,局势以及敌我优劣的应用,尽都妙到颠毫,多一分雾忍要炸,事关和平的何谈崩盘,少一分不够尽兴,恐怕试探无功。

    卡卡西自认明刀明抢去厮杀,哪怕频临绝境也不会有丝毫后怕踟躇,便是明枪暗箭自信也能驰骋纵横一番。

    但就是自叹,绝不可能做到犬冢獠这般奇峰凸出,嬉闹间挑衅,挑衅中报复,却还能走着钢丝功成身退。

    将照美冥从头撩拨到尾,卡卡西不信犬冢獠这般只是为了刺激雾忍以便观察。

    作为照美冥的牵线人,卡卡西当然知道犬冢獠跟照美冥两人之间的恩怨。

    这一次,卡卡西真真是见识了好友犬冢獠睚眦必报,审时度势兴风起浪的能耐。

    “别这么……好吧我形容不了你现在的表情,太特么复杂了。总之你在暗地里观察了那么久,报告交上去了吗?”

    不知卡卡西心态之复杂,犬冢獠到是很淡然,反正像今天这种事情,他经历了又不是一次两次早就已经熟极而流了。

    何况报仇不隔夜,气了照美冥一路,这会当真心念通达的很。

    “算了,你继续用你的脸开染坊表演脸谱戏吧,我自去找老头子吧。”

    君子有成人之美,虽然犬冢獠自认不可能是君子,却也不愿太过难为好朋友。

    卡卡西要修炼颜艺,犬冢獠自然要绕道前行。

    昏黄朦胧天色里,一只颜值身材都在线的卡殿当头拦路表情复杂难以描述,这场景尤为奇特,还是快快离开为上。

    “老头子,我来看你了!”

    推门,俏皮话说的很娴熟,心情愉悦,犬冢獠就分毫不见外。

    “犬冢獠,这里是火影办公室,我再怎样也是长老,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

    当头一声霹雳做喝,水户门炎不知憋了多久,终于是找到机会爆发。

    到没有傻乎乎的抓着犬冢獠自作主张去撩拨雾忍的事情不放,毕竟那已经有三代背书了。

    不过身为长老虽然上了年纪却还没老糊涂,水户门炎的脑瓜还是够用的,虽跟犬冢獠不是阶级斗争想要上纲上线,但矛盾依然存在。

    于是便抓住犬冢獠口无遮拦表示跟三代表示亲昵的事情做文章表示不满。

    一句我再怎样也是长老,水户门炎很巧妙的把犬冢獠圈了进去。

    屋子里老头子有两个,知道你是来找三代这个老头子,可我水户门炎不一样也是老头么?谁让你自己不说清楚。

    “是水户长老啊,这么晚还没休息,真是兢兢业业呢。哦,对了,我是来找三代老头子的!”

    犬冢獠也不傻,兼具头脑还算聪明,而且心情好,便随口应付了水户门炎。

    “老头子,听说你找我?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汇报,事关重大!”

    一句话说出,犬冢獠顿时将水户门炎堵了个正着,要汇报事关重大的事情给火影,事有轻重缓急,关于犬冢獠一句老头子讲不讲规矩的问责就进行不下去了。

    那就吹胡子瞪眼的听着吧。

    “是关于那个勤杂工的事情吧?卡卡西的报告已经上来了,他确实很奇特,但要说明他有问题,还要看獠你怎么说了。”

    再次进入了预备卸任状态,三代心态豁达或者说是懒散,很多事情就不那么在意了,于是顺着犬冢獠的话把水户门炎的诘问淹了过去。

    “卡卡西的报告已经上来了?看来他还是很靠谱的吗。”

    赞了卡卡西一句,犬冢獠借机组织着言语,顺便再细致的观察了一下在场的诸位。

    火影,两位长老,自来也跟纲手,五个人,十双眼睛目光此刻都在他身上交汇。

    大家都在等犬冢獠的下文。

    “既然卡卡西的报告上来了,那关于勤杂工的表现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我的想法吧。”

    最后整理一番,木叶大半高层汇聚的火影办公室有些拥挤,气氛渐渐肃穆,犬冢獠也正经起来。

    “一个人,他勤劳,谨慎,孤独,勇敢,甚至还忠诚,众人怒,他同仇敌忾,众人恨,他同心协力,但始终又格格不入,一切做派都浮于表面。”

    “他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可事实不过是想要面面俱到处处兼顾而不得,心中重重压抑。”

    “如此状态,出现在川律这个雾忍使团领导身上不奇怪,毕竟事关协议商谈,算是肩负重任,无暇太过分心他顾可以理解。可这种状态却偏偏出现在一个勤杂工身上,这就很奇特了。”

    “雾忍使团里出现这么一个人物,似乎是一处败笔甚至是多此一举。可他偏偏就在了,且有照美冥先前示警,事关木叶存亡。”

    “那么大家来畅想一下,这位勤杂工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是什么事情让他神思不属?”

    言语导引着思绪,犬冢獠抛出了一个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