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爆发
    三代不是个没有魄力的人。

    只是岁月催人老,上了年纪之后哪怕曾今是豪雄,随着脸上的老年斑越来越多,三代也免不了越发顾念旧情。

    于是在很多事情上就显得优柔寡断起来,归根到团藏身上,这种优柔寡断就尤为明显起来。

    不过也是事出有因,几十年战斗友谊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三代对团藏的优柔寡断,是错,何尝又不是一种真情流露。

    念旧的人不会太冷酷,三代是个合格的领导,只不过是万年陷于蹉跎罢了。

    好在三代的英明并没有完全消磨在岁月之中,紧要时刻,还是做了正确的选择,没有一味袒护团藏到底。

    事关木叶生死,比较跟团藏的几十年革命友情,孰轻孰重,三代还能拎得清。

    因而才有放任犬冢獠监视团藏的举动。

    “自来也,通知下去,让鹿久继续操持会盟的事情,同时启动紧急避难机制,既然雾忍已经发动,那就不可能这么简单,我们要做全面准备。”

    对自来也坦言了犬冢獠的作为,仿佛是打开了某种枷锁,又似挣脱了困顿,三代身上的气质越来越凌利起来。

    “是!”

    恍惚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睿照千里的老师又回来了,自来也心中一凛,恭敬非常,连一身燥怒都熄敛了去。

    纵横天下的忍雄面前,纵然是号称三忍震慑忍界的自来也,也不敢太过恣意狂放,有的更多是俯首听命。

    危机刺激下,三代再度枯木逢春,找回了他当年的英明果敢。

    “猿魔,这次又要跟我并肩作战了。”

    等自来也领命离开,独留三代屹立,流风拂过,林乱了他的鬓发。目光如炬俯瞰木叶八方,老人重新抖擞一身精神。

    “是啊,又要并肩作战了。不过猿飞,你也悠着点一身老骨头吧。毕竟还有自来也他们在呢。”

    作为鼎鼎大名又屈指可数的通灵兽,猿魔受到三代感染同样一身肃然,但言语间却多有规劝之意。

    即便再枯木逢春,三代毕竟是已经趋于老朽了。争强好胜力挽狂澜什么的,多少都会力不从心。

    所以悠着点吧,又不是后继无人,没必要视死如归。

    三代无言,只有戎装点缀的缎带在猎猎飘舞。

    “轰——”

    蓦然一声爆炸,火影岩脚下腾起烟尘,夹杂在其中的火光尤为刺眼。

    “有情况!”

    猿魔的目光瞬间被吸引,作势欲扑。

    “终究还是这样了吗?猿魔,你说我近些年是不是很失败!”

    变故已生,来的猝不及防却又像是情理之中,三代没有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反倒一身凌利其实猛地一挫,人变得阑珊下来。

    “我想保住木叶的果实,我想让战争远离这里,我想继承初代还有老师的理念,所以才处处忍让,处处妥协,从来都不做赶尽杀绝的事情。”

    “给人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一条生路。可惜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啊。”

    忽然的自我剖析中满是迷离怅然,遥望爆炸的烟尘升腾向上,遮蔽了历代火影岩刻,三代有些颓然。

    情况到底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发展。

    灾难始终还是降临在了他钟爱一生的村子。

    几十年忍者生涯里,遇到这般的危机情况实际上数不胜数,可唯独这一次,兢兢业业一辈子的三代却真心感觉到累了。

    “嗵~”

    折断天宇的白雾凭空而生。

    “呀吼——”

    尖锐的咆哮能掀翻大地。

    充塞天地的狸猫出现在木叶之中,仰天发出暴虐的长啸。

    昭示不详的气息扫荡八方,仿佛将整个天宇之下都化作了绝望领域。

    “猿飞,别感怀了,现在不是时候!”

    守鹤的出现昭示木叶的布置与手段统统失效,猿魔急了。

    “是啊,不是时候。那么猿魔,变成金箍棒吧,先把讨厌的大猫赶出去。”

    灾难就在眼前降临,确实不是伤春悲秋自我怀疑否决的时间,三代沉声,重新抖擞精神。

    “金箍棒,伸长!”

    粗壮的金箍棒无限延伸,在三代的挥动下从火影大楼直接顶进了守鹤的脑袋。

    “不详的东西,从老夫的村子滚出去!”

    怒气如火山喷薄一般大喝,三代奋起勇力,将脚下的楼板都踩的崩裂开来,生生将守鹤挑起,抡向木叶村外。

    曾今纵横忍界的忍雄,哪怕垂垂老矣,再度奋发依旧震人心肠。

    只一击罢了,能止小儿夜啼的守鹤刚刚出现,就被打了个灰头土脸。

    守鹤降临的恐惧还没蔓延开,就被送给三代的由衷欢呼掩盖。

    变起突兀,木叶却又定海神针。

    “全体都有,以火影猿飞日斩之名,避难,迎敌,战争来了,战斗!”

    跳上架海金梁般的金箍棒急往守鹤冲锋,三代手中结印,吼声如雷滚滚传遍木叶。

    “志村团藏,阴谋叛乱,木叶上忍犬冢獠,奉火影之名命就地格杀!所有人,不要跑了叛逆!”

    紧随三代如雷吼声,犬冢獠的声音传开,一声炸响,团藏自火影岩下的烟尘中蹿了出来。

    “汪~”

    白丸如一道光,从天而降扑来,大嘴直咬团藏脑袋。

    “哪里跑!”

    合身撞开意欲阻拦的根部忍者,犬冢獠就像坦克,一路向前对团藏紧追不舍,无法阻拦片刻。

    “犬冢獠以下犯上阴谋作乱,暗部听令,就地格杀!”

    包裹在身上的绷带炸开,苍白如肉似木的东西从齐肩而断的地方涌出,交织着长成巨大到夸张的巨臂挡住了白丸的扑杀,团藏面目狰狞,不甘示弱的宣布犬冢獠叛逆。

    完全被洗脑,只听命与团藏的暗部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前仆后继杀向犬冢獠。

    试听在这瞬间混乱如麻,周围见事的木叶忍者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只看双方殊死搏杀。

    “獠,我来了,不要放过那个叛徒!”

    自来也像一团火,跨过屋社狂飙而来,冷飕飕直飙的目光恨不能将团藏碎尸万段。

    “团藏这个混蛋把防护结界打开了,小心敌人突袭!”

    被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根部阻拦,犬冢獠纵然大杀四方一时半刻却无法迫近与团藏的距离,但见自来也来援,不禁高声警醒。

    他监视了团藏好几天,从那日跟三代师徒聚会完毕便开始,直到团藏破开了木叶的防护结界,犬冢獠暗恨自己优柔寡断却已经阻止晚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