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什么情况?
    “而且,照美冥的行为,不是很好的作证吗?”

    一言既出,三代磕烟沉思,犬冢獠又加了一记药下去。

    于此同时,犬冢獠也是想明白了,为什么三代这个时候忽然跟他提起关于之前跟三忍说过的关于雾忍的推断了。

    必然还是因为照美冥。

    木叶跟雾忍的仇恨皆在战场,不过那是堂堂正正的为国而战,并不足以让雾忍敢于冒着颠覆和平的指责,处心积虑的对木叶下手。

    照美冥的示警,很好的作证了犬冢獠的推断,毕竟她是雾忍,又没想过成为叛徒,却对木叶示警,且有意合作,便很说明雾忍确实是出了问题。

    之前三忍一直对他的推断置之不理,好似遗忘,这会由三代旧事重提,显然是自来也或者是纲手在照美冥示警之后,联系前后,觉得事关重大所以告知。

    现在三代再来找他确认事情真假,不过是最后一点挣扎而已,希望这个推论不成立。

    因为推论一旦成立,既意味着如今本就危险的局面更加错乱,而错乱也意味着木叶的应对难度更大。

    绝一伙对木叶来说是如鲠在喉,如今用雾忍当白手套借刀杀人,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

    毕竟雾忍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就算跟木叶拼个两败俱伤,最后得利的依旧是绝团伙。

    那还顾忌什么呢?

    木叶与雾忍放对,无论木叶是胜是败,都是输了。

    左右都是赚,绝团伙当然肆无忌惮,而肆无忌惮的敌人才是最麻烦的。

    “看来就算是会盟,我们的布置也无法用尽全力了。驻守村子才是重中之重。”

    在三点沉默中,自来也开口。

    本来计划是以和平协议商谈作为借口,以影级会盟做筹划,将雾忍连同云忍的使团一起调离木叶,同时封印身怀尾兽的雾忍目标,以此解决危机。

    但现在三代默认了犬冢獠对雾忍被控制的推测,计划就不得不做更改。

    以会盟为措施,木叶高手尽出解决狗急跳墙的雾忍这种事,显然比不上防备绝一伙对木耿耿于怀处处算计来的重要。

    说一千道一万,村子才是核心,保境安民才是职责。

    天知道一旦木叶高手尽出,伺机在侧的绝团伙有没有一分可能放过木叶这块大好的肥肉。

    净化宇智波是绝团伙的目标,鸣人体内的九尾同样是绝团伙的目标,会盟能带上鸣人,却不能把宇智波一族都带去。

    “獠,你之前不会说过,他们之间可能出现内讧了吗?”

    没有接自来也的话,三代沉思许久,又抛出了个问题,这话一出口,当下让三忍的目光都看向了犬冢獠。

    关于绝团伙可能内讧的事情,犬冢獠却是没有跟他们说过。

    “时间不对了老头子。当时猪笼草趁我出使沙忍孤身一人半路截杀,很可能内部真的有矛盾,但过去六年多了,他们既然敢再次发动,必然是解决矛盾了。”

    “即使没有解决,也一定达成了平衡跟妥协,不然也就不会有今天我们要面对的局面了。”

    对于三代踟躇之中隐藏的侥幸,犬冢獠直言不讳的给予了浇灭。

    人家都杀到家里来了,还拿绝团伙可能存在的内部矛盾说事,三代老头,你就别再想什么自我欺骗,认清现实吧。

    “何况矛盾一说,仅是我的个人推断而已,事实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短暂沉吟,犬冢獠用自我否定来个了盖棺定论,给三代再下一记猛药。

    就别抱有什么侥幸心理,想从人家内部矛盾下手各个击破转圜了,不可能的。

    烟气开始萦绕开来,三代吧嗒吧嗒的抽烟,苍老的脸上愁容堆积。

    这场让犬冢獠事后了然的内部召见,就在三代的沉默中结束。

    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三代最终没有给一个确切的答案,看上去老人家还是不愿意接受现实,有些受不了冲击。

    蛇叔第一个离开,然后其他人也在三代神游物外中接连离去,都抱着一定的心事。

    之后的事情有条不紊,一路沿着既定的计划推进。

    与雾忍和云忍的和平商谈一路持续,情况却一天数变,各种锱铢必较自不必讲,有奈良鹿久这个木叶智囊坐镇,木叶做戏自然做足了全套。

    木叶做戏之下,三方双边商谈变成了三遍会谈,继而拖延数日后再三代火影的要求下,走上了影级会盟,由带头大哥面对面互相喷出一个结果的局面。

    然而就在三方争论选择影级会盟地点问题,木叶积极联络照美冥,准备先下一手,将勤杂工封印住,却变声掣肘。

    “照美冥,你果然如水影大人预料的一样成为叛徒了!”

    痛心疾首的语气,怒其不争的勃然作色,川律目光愤然,指着正在跟结界班沟通的照美冥疾言厉色。

    在他身后,是群情愤慨的雾忍使团全员。

    整个使团十几号人,就像事先就已经等候多时,带着勃然而发的怒火冲到了木叶特意选择的僻静街面,跟木叶的队伍形成了对峙。

    当面的指控来的那么突然,明明是约定好的地点,明明一切都在暗中进行,明明事前从无遗漏,却偏偏最后关头被撞破。

    以至于照美冥一时之间面对疾言厉色的同伴指控整个人都愣住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是暴露了吗?还是是被出卖了?是另有隐情吗?

    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解释?我该干点什么?

    简直如同从天而降的局面让照美冥失神,心如乱麻没了方寸。

    “你该死!”

    一声狞喝,被照美冥引诱而来的勤杂工涨红面皮脸庞扭曲,伸手就往心上抓去。

    “我们被算计了,快动手!”

    暗地里一声爆喝,自来也须发皆张,一头白毛狂舞好似恶鬼,猛往勤杂工扑去。

    “哧~”

    一点寒光钻破空气,后发先至超过了自来也,如秋泓潋滟,如白练横空,直取勤杂工。

    “你们……今天都要死!”

    后发先至的长剑刺穿了勤杂工的心脏,自来也双手握成虎爪抓在了他的脑门,蝌蚪般的封印符文如水而下蔓延开来,勤杂工呕血如斗泼,红着眼睛撕开了身上的衣衫。

    “嘤——”

    一声犹如婴孩啼哭的尖锐咆哮刺破苍空,勤杂工封印符文急速蔓延的身上,钻出一个满是粘液,如同蜗牛的怪异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