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安排
    面临一场处心积虑,可能不逊色与九尾之灾的劫难,木叶知情的高层们都放下了芥蒂,开始团结一心火速行动起来。

    一切都在悄然中有条不紊且马不停蹄的展开。

    犬冢獠自请说服宇智波富岳的事情很顺利,基本是水到渠成,只是提了一声宇智波信,旧仇磊磊的宇智波富岳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甚至宇智波富岳还杀气腾腾。

    九尾之灾木叶损失惨重,而木叶内损失最惨重的当是宇智波一族。

    宇智波信这个狂热的信徒,发动九尾之灾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宇智波一族彻底铲除,以达到他净化宇智波的目的。

    当适时宇智波一族的高手尽出,基本都在外执行任务,止水跟宇智波富岳身陷雨忍村,偌大的宇智波一族根本没有人能跟大杀特杀的宇智波信抗衡。

    即便最后由蛇叔率先出手搏杀,但在宇智波信神出鬼没的时空忍术下,宇智波一族已经是哀鸿遍野。

    当日,在宇智波信肆虐下,宇智波一族不知道有多少家破人亡。

    而且此前还有宇智波富岳自己身陷囹圄差点错杀儿子的仇恨在,犬冢獠的任务自然完成的不要太顺利。

    对于宇智波富岳,犬冢獠到是没有隐瞒,将绝团伙可能才是雾忍背后的黑手如实说了。

    毕竟在对付绝跟信这方面,他们是统一阵地的。

    “以防万一,富岳前辈请把这个带在身上。”

    交谈最后,犬冢獠取出了一张类似起爆符的符纸郑重其事的交给了宇智波富岳。

    “敌人的手段很诡异,我这也是有备无患,冒犯的地方就请前辈多包涵了。”

    犬冢獠始终还是有些担心可能出现差错,宇智波富岳毕竟有失手被擒的前科在,虽然他已经灭掉了宇智波信在宇智波富岳身上的手脚,但难免还存留着后手。

    万花筒写轮眼千变万化,以宇智波信展现出来的各种山寨能力,为大局着想,犬冢獠不得不防。

    也就顾不得冒犯宇智波富岳了。

    对此,宇智波富岳沉默了片刻,默默的接过了犬冢獠给的符箓。

    “前辈最近还请多注意一下,不要走漏消息,但也别忘了暗中启动紧急机制,毕竟佐助跟鸣人都还小。”

    絮叨的像个老婆子,犬冢獠对宇智波富岳的交代到是很不少。

    实际上不但对宇智波富岳这里不放心,犬冢獠对团藏一样不是很放心。

    当初硬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内奸的锅扣到了团藏头上,这也致使之后的团藏愈发深居简出,几次火影召集都不见团藏身影就是明证。

    可同样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越让犬冢獠无法安心。

    团藏看似是迫于舆论深藏不出,等待时间消弭当初产生的恶劣影响。

    但近些年来,由于当初绝团伙连续袭击三大忍村,击杀木叶、沙忍、雾忍的三位影的事件更多细节流露出来,木叶乃至忍界关于宇智波的风言风语可真不少。

    写轮眼毕竟是宇智波独一号的血继限界,也是木叶独一号的底蕴实力证明,现在被人拿来干下这么多大事,必然少不了流言蜚语。

    仇恨总需要一个牵系才能宣泄,忍界对宇智波的流言渐渐沸腾无可厚非。

    可作为九尾之灾时,宇智波信手下受害最重的宇智波一族,于情于理不应该在木叶也惹人非议。

    毕竟当初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宇智波也是受害者,却偏偏近年来木叶村内对宇智波的风评区域恶劣。

    何况鸣人这个九尾人柱力还寄养在宇智波富岳家里,这次鸣人的身份,在自来也等人的强烈反对下,可不是原著那个不合理的妖怪,而是四代之子,英雄之后。

    被三代委以收养英雄之后的宇智波,在木叶也是被舆论渐渐敌视,这里面能少得了团藏的功劳?

    可见正在当地老鼠的锅王依旧心怀叵测。

    若说这是团藏不甘心三代当初对于鸣人的安排,若是不怀疑雨之国之行团藏有py交易,犬冢獠就信了。

    怕就怕团藏玩弄舆论逼迫宇智波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鸣人,还有变个方法替宇智波信净化宇智波的可能。

    原著里团藏灭了宇智波几乎满门,现在宇智波信强攻失败,换个策略借刀杀人达成目标也非不可能。

    “所以就是烦啊,我就一个人,这么多事都要我来。好歹也是三忍,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你们的脑子呢?”

    从宇智波一族出来,想着这边还要紧着团藏这个地老鼠,犬冢獠就有些不爽。

    都说了雾忍的背后就是绝一伙在搞事情,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们三忍有一个是一个,也不见个人来给一个答复。

    当天晚上的我说的话都跟千葵献殷勤的饭菜一样,让你们吃进去转一圈又拉出去,了无痕迹了是吗!

    一心为公想干事的人,总会发现到处都是掣肘,这种感觉犬冢獠很不喜欢。

    就这么心怀愁绪,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怅然在心中徘徊,犬冢獠走在回家路上,忽然又接到了暗部传达的召见命令。

    猿飞一族,族长家的会客厅,三代与弟子已经在座,显然恭候多时的样子。

    “来了,坐。”

    三代依旧叼着他的烟锅,甚至身上还穿着火影的御神袍,见到犬冢獠进来,指了指正对面的地方示意他安坐。

    “照美冥已经同意,随时可以配合封印目标人物。紧急避难机制也暗中启动,确保事泄也能应对最坏局面。接下来就看鹿久怎么引导他们离开木叶了。”

    先是一通信息讲解,三代抽着烟,神色不见缓和反而很凝重。

    “獠,关于你说的,那些人控制了雾忍的事情,可是真的?”

    略作停顿,三代沉声发问。

    “呃……真不真我不敢保证,但所有的情况综合一下,我只能想到这个可能。”

    问题有些突然,犬冢獠被问的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过来,不是三忍不愿意给他答复,而是在这里等着他。

    想想也是,雾忍居然被人阴谋控制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便是三忍也不敢轻易站定立场,最终还是将事情汇报给了三代知晓。

    这也就无怪之前蛇叔忽然对给三代出主意了。

    相比这其中必然跟雾忍被控制的推断脱不了干系,蛇叔是选择站在他犬冢獠这边,想要借助这次机会引蛇出洞,彻底跟便寻不见的信做一个了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