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注定收不到的感激(2/3,求首订!!)
    “当然是至关重要的角色,而且是生死攸关,才让他神思不属魂游天外!”

    但不等众人多做思考,犬冢獠又掷地有声的抛出了结论。

    照美冥有能耐,可她毕竟还没有上位,便是她自己行动起来也是束手束脚,向木叶寻求合作也不敢声张,可见有能耐也是有限。

    探查出雾忍使团意欲对木叶不利就已经很不错,再深入下去了解是怎么一个章程,恐怕便是照美冥都是力有不及了。

    于是也只能靠木叶自己来,好在有利的条件不少,可供雾忍操控的空间不大。

    无非就是在雾忍使团里面动些手脚。

    既然范围已经圈定,找出重点便不那么艰难了。

    一番试探,勤杂工的格格不入暴露无遗。

    将勤杂工与木叶生死相连,剩下的就是最后一个迷点。

    “区区一个下忍,一个勤杂工,如何能够威胁到我们木叶?”

    抛出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满室凝眉沉思不语,犬冢獠便看四周唇角悄然挂起。

    他很满意眼下的情景,这种以言语引导众人思维的感觉,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满足感。

    也就是俗称的装比。

    “混蛋小子,装神弄鬼!再装腔作势小心我的拳头!赶紧说!”

    纲手永远都是那么光彩照人,于一片沉思之中她首先漫无目的不久审结的犀利目光第一个发现了犬冢獠嘴角噙着的笑,当下就气血翻涌恶向胆边生,挥秀拳打出了气流。

    惯谁也不惯着犬冢獠,这是纲手的宗旨之一。

    就如她赌博从来不是为了钱一样,无论输赢,只为痛快跟坚持。

    “呼~”

    拳风卷过,撩起了犬冢獠的白毛。

    “啧~”

    噙在嘴角的笑有些僵硬,正享受快感却被生生扭断,犬冢獠憋的有点难受。

    可又能怎么样呢?只能同情的看一眼已经反应过来的自来也,众目之下也不敢说纲手胸大无脑。

    “答案确实有,不过还需要照美冥来才行,需要找她最后做一些确认。”

    纲手的威胁很实在,犬冢獠却不畏强权,继续卖弄着弯子。

    “那就叫她来!来人!”

    火柴性格雷厉风行千手纲手一刻也不能等。

    “算了,不必了。”

    三代幽幽开口,然后大口大口抽起了烟锅。

    目光注视自犬冢獠身上转移,看着三代一口一口用烟雾将脸庞缭绕起来,在灯光下变幻不定。

    老头子显然已经不需要犬冢獠的答案了。

    六十余载风风雨雨,什么阴谋诡计不曾见过,犬冢獠所谓的最后一点确认的卖弄,在三代面前洞若观火。

    沉默再度降临,犬冢獠略略不甘,两长老与自来也看着忽然愁楚起来的三代不明所以,这可极坏了不动脑子的纲手。

    “一个两个的,老头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白毛小子爱卖弄就算了,大不了拳头招呼,可老头子你居然也学他,我纲手第一个不答应!

    一贯没耐性的嚷嚷,纲手嚷出来众人的心声。

    “一个下忍如何能够威胁木叶生死?也只能是尾兽了。”

    袅袅白烟萦绕,三代的惆怅流淌,随短短一句话溢满了房间。

    区区下忍,如何威胁一村生死?

    除却尾兽,别无他想。

    也只有事关自我生死,才会本性难为。

    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应该敬畏。

    哪怕忠诚,哪怕无畏,可眼瞅着死亡步步而来,纵然大义加身亦免不了方寸紊乱。

    所以踟躇,所以竭力扮演平和却处处都浮于表面。

    神思不属心力不济,勤杂工勉力演绎出来的自我瞒过了不甚重视他的同伴,却突兀在了暗中的窥探目光中。

    以六十余年见识抽丝剥茧,三代老则老以,却一老如一宝,就不需要照美冥再确认什么了。

    反正来了,依旧不过是只能提供一些侧面佐证而已。

    “怎么可能?”

    “居然是尾兽!”

    三代的惆怅之言虽轻,却让两位长老悚然而惊。

    转寝小春不可置信,水户门炎瞠目结舌。

    尾兽,那是从来不敢轻动的核武威慑,纵然是忍界大战,也不过是让尾兽以人柱力的形势参与罢了。

    尾兽,是灾祸之兽,一旦没有了掣肘,无论是哪一只都能在人间掀起毁灭般的灾难。

    可惜,强大有强大的悲哀,举世无敌的辉夜姬被封印,被视为灾祸的九大尾兽被擒拿,成为左右战争,维系忍界平衡的兵器。

    尾兽虽是灾祸,但在忍者时代却是五大国维系平衡的利器,等闲不可擅用。

    如此也无怪两位同样六十有多的长老迟钝,不如三代反应迅捷。

    非是不如,而是太过匪夷所思。

    这简直就是孤注一掷,只差说尾兽这玩意我们雾忍不要了,就当成一次性起爆符用了。

    毕竟要毁灭木叶,区区人柱力的话成功率太过渺茫,还是直接把尾兽扔出来更好。

    九尾肆虐木叶,差点颠覆三战定局的事情在前,哪怕雾忍的尾兽不如九尾,想来同为尾兽造成的效果也不会差太多。

    “怎么不可能?水影只不过是三位人柱力,雾忍还有六尾呢。”

    自来也凝沉,却是站在了三代这边。

    哪怕确实匪夷所思,可看看自信的犬冢獠,再看看惆怅的三代,自来也即使不愿意相信,也只能选择相信。

    因为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大的可能了。

    “不可能的,六尾人柱力战死,六尾连带一块死了!”

    老人都是执拗且保守的,转寝小春这位越来越有尖酸老太太模样的老人尤自激烈反驳。

    “杀不死的,尾兽是会重生的!”

    这次接话的是纲手,女性对女性,公主对长老,谁也别怕谁。

    “不过五六年时间,这么短时间六尾怎么可能重生?根本就没有相关情报,你们在水之国那么久有听说六尾重生吗?有听说雾忍捕捉六尾的消息吗?”

    相比震惊之下有些心神被摄的转寝小春,水户门炎就冷静的多,一口气砸出一大串问题来否决。

    说雾忍用六尾来对付木叶,且现在六尾很可能就封印在那个雾忍的勤杂工身上,随时都可能在木叶重演九尾之灾,这种刺激两位老人根本受不了。

    人老了就会保守,并非不愿意相信事实,只是不想再看到木叶上演人间惨剧毁坏他们当人筚路蓝缕奋斗打下的江山。

    可心有余力不足又能怎么办呢?只能抱着侥幸拒绝相信激励反驳,如此自欺欺人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真实的老朽不堪就在眼前上演,可悲吗?但更多的确实可怜。

    都有一颗拳拳之心,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应对吧。”

    没有再争锋相对去驳斥,两位老人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犬冢獠用不名言的话将争论略过。

    然而这番好心得到的并非感激,反倒是两位长老倏然投来的愤怒目光。

    老人家是保守的、腐朽的,也是固执的。

    犬冢獠一句话掩盖了争论,却也打破了两位老人家心中的和平幻想,再则事件起因推动都在于犬冢獠,于是被怒目而视便不奇怪。

    新仇旧恨,犬冢獠估计老人颜面的卖好,注定收不到感激。

    就像收不到卡卡西跟带土的感激一样,嗯,野原琳那份感激也是收不到的了。

    一会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