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他就是他,不一样的烟火。
    第三百七十一章:他就是他,不一样的烟火。

    犬冢獠的假传圣命态度很不友好。

    可人的名树的影,结果在照美冥自我隐藏之下,最终还是犬冢獠大获全胜。

    这让暗中执行监视任务的暗部很是放下了捏了一把的冷汗,旋即等犬冢獠带队出发,便马不停蹄的将事情直报火影。

    “这个犬冢獠他想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

    报告呈上来,三代看完还没说什么,左右金刚一样站着的两位长老先是忍不住了,转寝小春老奶奶径直拍案。

    另一边的水户门炎也是怒目杨眉,虽未说话却也是表达了长老们同仇敌忾的怒火。

    “应该是獠看出什么了,所以才这么做。”

    三代到是对犬冢獠抱有信任。

    “和平大局当前,谁不是小心谨慎如履薄冰?他这么搞,简直不是胆大妄为能够概括。猿飞,大局为重,你别再袒护他了!”

    水户门炎痛心疾首,忠言警醒。

    两位长老像炸刺的一样,又在上演携手怒怼老队友的戏码。

    尽管平时他们并不是这样的,可谁叫这次又涉及到了犬冢獠呢。

    两位老人家,不,应该是木叶长老团跟犬冢獠的矛盾由来已久,可以理解。

    “无法无天?袒护?我倒是觉得两位更合适这么形容啊。现在火影位置上坐着的可还是我的老师!”

    纲手脾气爆,纲手公主病,纲手不爱动脑子,但纲手依旧是姑娘,既然是姑娘,那自然就是有贴心小棉袄属性,见两位长老左右围攻三代,顿时就开口怼了过去。

    心直口快从不遮遮掩掩说话的纲手,就是这么干脆霸气。

    举目无亲的纲手,只剩下一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老师,不帮他帮谁?

    反正不管有理没理,你们的态度就有问题!

    火影在座,岂容你们两个倚老卖老指手画脚!

    “纲手你……”

    年过花甲的老人哪里受得住这般气,当下就要作色。

    “两位长老,还是听听火影大人怎么说吧。”

    自来也适时插入来给纲手擦屁股,但看似缓和气氛的话语里也不无意指。

    我们这些当徒弟的还在这看着呢,你两个长老也多少有点分寸。

    尽管三忍只到了两位,蛇叔已经缺席了很久集体行动,可威慑力依旧刚刚的,自来也一开腔,生生让两位老人家把话都憋了回去。

    一次两次可以尖锐驳斥三代,但纲手跟自来也连续开口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之后,还要不知进退,那就真不好说话了。

    大家有不同意见是可以,也要讲个表达方式不是,眼下又是和平协议又是五代火影什么的,哪哪不是敏感话题跟形势,大家要齐心协力讲和谐。

    “獠这孩子,还是信得过的。我们就再等等吧,会有消息的。”

    最终还是三代一锤定音,算是一力袒护犬冢獠到底了。

    这下真是气的两位长老脸都隐隐发青起来,却在纲手的迎视,自来也的磕眼中闭口硬憋了这口气。

    不说火影办公室里的春秋莫测,却说犬冢獠。

    犬冢獠在干什么呢?

    他在撩妹。

    “这位雾忍的美女,哦,是了,还没请教,怎么称呼!”

    垂涎中带着三分纨绔,有一点色授魂与的猪哥像藏都藏不住,犬冢獠正在撩拨照美冥,演技十分了得。

    强行邀约了雾忍集体出动,三言两语应付过川律之后,犬冢獠眼睛一亮,然后就一门心思的缠上了照美冥。

    这番做派里,犬冢獠毫不掩饰他就是冲着美女来的目的。

    当然,这也是演出来的。

    奈何知情人或许只有照美冥一个,还是个不方便揭穿的知情人,于是就看雾忍们一个个气的脸发青,却只能由着犬冢獠无可奈何。

    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也怕滚刀肉。

    犬冢獠名声在外,又有强请的恣意妄为做派,雾忍弱了一次气势,心有估计之余,除了怒目而视,也就只能听之任之。

    看着犬冢獠围着照美冥这多雾忍玫瑰狂撩,一群雾忍简直像活活在吞苍蝇。

    妈个鸡,知道你丫心机不纯,却想不到你丫居然如此不纯,我们雾忍的娇艳玫瑰都敢惹,简直要气爆炸了!

    不过还是要憋着,为了和平,不跟混不济一般见识,就当被狗咬了。

    照美冥银牙暗咬,却也只能心里憋气,摆出一副不予理会的冷淡模样。

    不说跟犬冢獠先前的恩怨,就是现在如此多同僚随行在侧,照美冥也只能假装不认识,跟大家保持一般同仇敌忾。

    只是越这般,犬冢獠的撩拨就越不羁,让照美冥心里越发气氛。

    死白毛这是存心报复!

    有心怼死犬冢獠,奈何照美冥不能,作为使团一团,初次相见如何能跟犬冢獠‘认识’!稍有不慎岂不是就有暴露的危机吗?

    于是忍。

    “美女不要这么冷淡吗!你看,我都是部长了,不还是陪你们逛街?“

    ”做人要低调合群,不要太过高冷脱离群众,不然过不长的。咦~忽然感觉美女我们有点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越看越熟啊这张俏脸,嗯,让我好好想想,到底在哪见过呢?”

    犬冢獠的撩拨百无禁忌,照美冥越是冷脸不理睬,他越发露骨起来。

    言外之意,不乏威胁。

    “抱歉,我们并没有见过,我也不认识你,请不要败坏木叶忍者的形象,这会对和平商谈产生不必要的波澜。感官在谈判中也很重要!”

    终究还是敌不过贱人,照美冥冷飕飕的开了口,再让犬冢獠说下去,就不是什么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恐怕这个混不济就要直言他们之前见过了。

    这就是受制于人的无奈憋屈。

    “哎!我想起来了,是在梦里!”

    忽然一拍手,有种恍然大悟的惊喜,无视照美冥的绵里藏针,犬冢獠将恬不知耻演绎的淋漓尽致。

    “今日虽然才是第一次相见,可居然似曾相识在梦里,果然是缘分吗?啊哈,今天是个好日子,值得喝一杯!”

    “全部都有,今天我请客,大家好好庆祝一下,恭喜我们梦中有情人千里来相会啊!走走走!”

    独自开心又不容分说,犬冢獠就此定下了行程。

    于是雾忍众人几乎个个面皮涨红,照美冥脸色青白香腮磨动,却终是欲言又止,只拿杀人的目光瞪着犬冢獠。

    唯独那个雾忍的勤杂工,一路行来都是跟在队伍最后,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看上去谨小慎微,便是对犬冢獠的言行漏出愤懑也是不够激烈,与周边同伴相比起来,可谓是云淡风轻。

    如若不是麻木不仁,那这位勤杂工的心态可就真称得上凝练通达,万事不萦绕于心了。

    他始终很平静,在群情愤慨之中,勤杂工虽也随着大流表达着同样的情绪,却稍微细看就感觉别具一格的独特。

    仿佛身在其中,心在云巅。

    ………………………………

    明天上架哎~求来的……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