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强请
    外乡人,想要游览一下繁荣富强的木叶村,多好的借口,无法拒绝。

    毕竟我来的是有正当理由的,商谈签订和平协议吗,慕名游览一番不应该是地主之谊吗?

    然后借助游览这个借口,暗中探测虚实,哪怕并非不怀好意,但收集敌对势力的虚实本就无可厚非。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放犬冢獠去出使别的忍村,一样会这么干。

    反正多搜集情报准没错,以备不时之需吗,而且理由还这么光明正大,何乐而不为。

    这基本上算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就看谁能在这番虚情假意的游览中尔虞我诈骗过谁,谁能看出多少虚实,谁又塞进去多少误导用的私货了。

    犬冢獠的判断,如果仅仅抓住了雾忍勤杂工熟悉木叶地形这一点,事实上并不能拿人怎么样,顶多是让自家更警醒一些。

    雾忍没有明显举动之前,只凭借人家暗中熟悉木叶地形这一点,全然不能成为切入口。

    毕竟大局当前,人家是来协商和平的,借口足够高大上,木叶如果没有真凭实据,一时冲动可能就会让局势倾覆,反倒被扣上一个拒绝和平的帽子给人口实。

    给人口实的话,木叶在这场虚情假意的和平谈判中无疑就要落入不利。

    正义的旗帜人人想打,于是明知不怀好意,却也只能虚与委蛇按兵不动之余多加侦查。

    不过这是正常情况下的应对,到了犬冢獠这里,他就要独断专行了。

    前有照美冥死缠烂打为佐证,后有原著未来当参照,现在还有雾忍忠于职守的飞毛腿勤杂工漏出些许蛛丝马迹,这就够犬冢獠做判断了。

    雾忍果然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还不小。

    “蝴蝶效应一直在发作,但有些事情总会不停被拨正。沙忍的脑洞不小,但相比起来你们雾忍的脑洞也不差,而且你们比沙忍更舍得付出。”

    循着蛛丝马迹,早对雾忍有定义的犬冢獠很快根据所掌握的信息拼凑出了他们可能采取的一种方案。

    “找个人跟雾忍深入接触一下……算了,还是我亲自去吧。孝,任务暂时交给你,我离开一阵。”

    有了猜测就得去印证,犬冢獠很干脆的做了交代,不容反驳的离开。

    唯一能够跟犬冢獠搭上话并提出意见的日向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犬冢獠几个翻身已经落到了街道上,三两步后就融入了人群,直往雾忍去了。

    “咄咄咄~”

    一阵敲门声传进来。

    “有什么事吗?”

    片刻后大门打开,一个中年雾忍探出头来,戒备的看了一眼犬冢獠,眉头明显的有刹那扭动,继而语气不愉。

    “今天不是休会吗?鼎鼎大名的木叶雷霆,你来干什么?”

    第二句话出口,雾忍的语气就更冲了些,将会谈不顺的躁动展露无余。

    雾忍显然认识犬冢獠。这也是应有之意,毕竟犬冢獠并非泛泛无名之辈,作为雾忍使团成员,犬冢獠当然属于他们必须知道的人物。

    这几天来跟木叶做了两次会谈磋商,依旧没能达成什么显著共识,此刻雾忍见到犬冢獠,表现出些许烦躁跟不待见无可厚非。

    “火影大人认为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特要我作为特使,带大家游览一下木叶,放松心情。”

    会议间歇期,为之后更好的会谈,以期大家达成协议,做一些游览养精蓄锐愉悦心情的事情,再正当不过的理由。

    犬冢獠的借口没有毛病,这也是惯例,嗯~是求同存异商谈协议的惯用招数。

    说好听点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说不好听的就是贿赂咯。

    有个好心情,总能少一些尖锐矛盾吗,就算不能少,也能缓和一下尖锐吗。

    “游览?不需要!哼~”

    拒绝的干脆,最后从鼻子里冒出来的哼唧也满是不屑与鄙视,雾忍一副不屑为伍,不吃任何糖衣炮弹的忠贞正直,一切都以雾忍的核心利益为标杆的模样。

    “呼——”

    骤然一阵阴风起,冻住了雾忍甩脸关门的动作。

    “这是火影大人的好意!也是我的任务!”

    脸上挂着笑容,只是有些冰冷,目光熠熠生辉,只是过于锐利,犬冢獠放开了他的杀气,不容拒绝。

    “你……”

    雾忍的声音颤抖中带着激愤,犬冢獠这就是明摆着威胁人了,可惜却实力不济,置身在犬冢獠的杀气锁定之中,他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也是没想到犬冢獠居然这么莽,一言不合就是直接威胁,全然没有什么顾忌。

    于是说是火影的好意,不如都说是犬冢獠的要挟罢了。

    “既然是火影大人邀请,那我们也就却之不恭了。劳动木叶雷霆操持了。”

    僵持不过片刻,最终还是形势强于人,一个中年雾忍出面打破了逐渐僵硬尖锐的局面。

    说话间不动声色拉开门,中年雾忍插进了犬冢獠与开门雾忍之间,消弭了杀气锁定。

    只不过他的脸色有些青,并不像他的言语所表现出来的那般稳妥。

    犬冢獠的杀气,哪怕只是略微泄露一些仅做威慑,也不是一般人说应付就应付得了,那可是尸山血海的大战积累下来的气势。

    “那就最好不过了。我的任务完成率算是保住了,多谢川律大人成全。我们这便动身吧,雾忍的各位!”

    说着虚情假意的话,犬冢獠最后的一个各位咬字很重,熠熠生辉的目光如剑锋锐落在了打头的中年雾忍身上。

    犬冢獠的威慑之意,并未曾因为川律的服软而收敛。他的目标是雾忍那个勤杂工,故而还是把强请的做派摆足了才好,不然人家总有借口。

    勤杂工吗,留下来看门就是个很好的借口。

    “相信我们定能宾主尽欢。”

    言语上周到且客气,但犬冢獠的行为却半点也无如沐春风之感,缭绕的杀机锁定如针扎般将川律牵住,让他脸色阴晴难定。

    这个混账!

    心中有暴怒,却只能苦苦压制,不说实力不济,川律对上犬冢獠,真心没有什么底气。

    “大家都有,木叶今天请客了,去吃穷他们!”

    作为使团负责,川律又怎么不知道犬冢獠这位木叶的大拿?

    说是木叶医疗部长,是个基本不管事的清贵职务,本不该跟他们有太多牵扯,就之前两次会谈来看,没有参与的犬冢獠也是应了这份清贵。

    但什么事情都因人而异,犬冢獠的名声早以传播在外,真找上门来的这一刻,川律顾虑之下,只能咬牙认命。

    这个一脸假笑的白毛,混起来可是连他们自己的长老都敢生怼,团藏的印鉴不远,川律不敢赌,也只能嘴巴生硬一下,然后还是被牵着鼻子走。

    事关和平,木叶不敢大意,作为雾忍使团就敢恣意妄为吗?显然不可能,毕竟牵制都是相互的,协议只有双方都首肯才有效用。

    所以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犬冢獠的强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