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想办法
    “有意思啊!”

    犬冢獠一挑眉,把照美冥气的鼓眼睛。

    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之前坑了你一下么,而且最后不还是被你翻盘了?堂堂男子汉,心眼简直比芝麻粒还小!

    心底沸反盈天,嘴巴上却一时半刻让噎的无有只言片语,继领教了犬冢獠临机应变的迅捷后,照美冥又领教了他厚颜无耻的一面。

    简直要崩溃。

    雾忍一代天骄玫瑰,自出道以来十余年,何时受到过今天这般对待!

    简直是屈辱。

    眼前的懒散白毛根本油盐不进。

    “看你这阴晴不定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苦大仇深的表情变换,是不是想掐死我啊?来呀,来呀,我告诉你,我就喜欢你这种恨我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这让我满心都是成就感!”

    犬冢獠要将撩拨进行到底,大有欢迎照美冥怒气爆管直接动手的意思。

    “我有关乎木叶生死的事情,需要跟火影大人直接沟通!”

    深呼吸,强行抚平了心中的沸腾,照美冥见侧击旁敲不得其门而入,无奈只能选择开门见山坦诚相见。

    “关乎木叶生死?你一个雾忍说这话就不觉得口气太大了吗?区区一个普通的使节,连使团负责都不是,你到是深韵危言耸听的真谛。”

    犬冢獠不屑一顾,大加嘲讽。

    “獠大人,还有这位客人,请喝茶!”

    千葵来的很巧,在照美冥忍不住要爆炸的一刻,奉上了清香茶水。

    “你的老师和他的伙伴,这几年在我们雾忍转悠了好多次,我不相信你不清楚我们的情况。明人不说暗话,犬冢獠,你到底帮不帮忙?”

    茶香清新,入鼻醒神,照美冥再次压制了心里涌动将要喷薄的火焰,盯着犬冢獠满面肃穆。

    再三被犬冢獠避实就虚的刺激,照美冥本就不好的脾气,若不是真心有求于人,当即就要爆炸。

    犬冢獠清楚雾忍的情况,正如照美冥所说,作为绝他们最终消失的地方,蛇叔他们有过多次关注,所以犬冢獠当然清楚雾忍现在是什么情况。

    甚至因为知晓未来的原因,犬冢獠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雾忍的内幕,甚至比照美冥这个雾忍当事人还要清楚的多。

    可这又怎么样呢?矢仓沦为傀儡,贯彻血雾政策让雾忍自相残杀民不聊生,但那是你们雾忍自己的事情,自古以来内政本就不容他人插手。

    连初代在位时那般的强势,也没有说对谁家的内政指手画脚过,何况是现如今仅能自给自足的木叶。

    照美冥所求,无非是以她侦知到的,绝或者信准备利用雾忍对付木叶的消息,要挟或者请求木叶给她助力,让雾忍村重回正轨。

    看上去是合则两利且目标并不冲突的好事。

    这其中需要犬冢獠做的事情,也无非是做个顺水人情牵线搭桥,给照美冥一个秘密会见火影的门路罢了。

    实际上并不是太难为人的事情,且事成之后论功行赏的话功劳还不小。

    但犬冢獠沉思了片刻,内心里还是选择拒绝。

    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时机确实不合适。

    前几天,三代才说了要选五代的事情,作为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犬冢獠的名望已经够大,不适合再锦上添花。

    没错,关于五代火影这件事,犬冢獠的态度很明确,坚持不妥协的拒绝。

    木叶医疗部部长这份清闲的职务,已经够他在决策层施加影响了,没必要再更进一步自找烦恼,成为五代火影简直就是作茧自缚。

    当上火影后有太多的蝇营狗苟勾心斗角和龌龊,犬冢獠对此谨谢不敏。

    而且就以他的脾气,根本就不适合当火影。一言不合就掀桌,犬冢獠想想自己成为火影之后因为恣意妄为而天下大乱的情景,就觉得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比较好。

    “抱歉。我觉得你应该去找找沙忍,想必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忙的。”

    犬冢獠的拒绝很正式,甚至以指点为名目,隐隐揭开了照美冥的底牌。

    要对付绝他们的话,沙忍其实比木叶更合适一些。毕竟明面上吃亏最大的就是沙忍了。

    “沙忍有什么用?我要对付的可是写轮眼,你们木叶宇智波的写轮眼!连尾兽都能控制的忍界第一血继!”

    照美冥到底还是爆发了,纤指并拢一拍桌案,沉声中向犬冢獠倾斜上身。

    只有写轮眼才能对付写轮眼。写轮眼是你们木叶的写轮眼,你们需要对事件负责!

    照美冥鄙视了沙忍,言语中的隐喻也有些不讲道理。

    “抱歉,千葵送客!”

    没有反驳照美冥,也不打算跟美女讲什么思维逻辑关系,犬冢獠坚持他的态度。

    雾忍的生死与否,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要想办法的话,那是你照美冥的事。

    何况不知变通的蠢女人张牙舞爪也是难看,偌大的木叶,又不是只有我犬冢獠一个能给你方便。

    说白了,你照美冥死缠烂打,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美丽的皮囊被无视了吗。

    像你这种隐性公主癌的妹子,犬冢獠大爷从来都不带客气。

    “你会后悔的!”

    在千葵尴尬不失礼貌的恭请下,照美冥起身,深深俯视了淡然饮茶的犬冢獠一眼,带着一身低气压寒风离开。

    到底不是滚刀肉,照美冥虽然如今还籍籍无名却也有自己的尊严,被严正拒绝多次,她也只能放下句狠话匆匆离去。

    毕竟这里是犬冢獠的地盘,她擅自离队行动的时间也够长了,再闹出什么不必要的矛盾来,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

    大局为重,只能先忍气吞声。

    “抱歉!”

    并不会后悔。

    最后用一个口吻相似的抱歉作为送行,犬冢獠淡定的很。

    区区照美冥,即便原著里也不过是个打酱油的大号龙套罢了,何惧之有?

    对付宇智波信跟绝这帮人,有没有你们雾忍其实差别并不大。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明白血继限界的事情啊。属性的道路已经走到极限,进无可进了。”

    想到绝,想到四战,犬冢獠不禁烦恼起来。

    自从跟蛇叔就信的问题对抗过一场后,近些年来除了一些常规交流,比如情报共享什么的,关于血继限界跟实验方面,蛇叔已经完全将他抛开了。

    这次他们带回来的两个孩子就是最明显的证明。

    蛇叔宁可找纲手一起做实验,也不愿意通知他,完全放任他在木叶当咸鱼到死。

    对于蛇叔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犬冢獠有心计较却想了一罗圈办法后发现无能为力。

    “受制于人,有心无力啊!”

    无奈的叹息一声,想想目前进无可进的实力,唯有蛇叔那里有开门的钥匙,犬冢獠就不能放纵心中报复的蠢动。

    “得想想办法了。”

    饮尽杯中茶水,犬冢獠眯了眯眼,是时候着手解决一下师徒间的矛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