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避不开有避不开的办法
    照美冥是个麻烦。

    自古红颜多祸水,主动送上门倒贴的女人,能有几分好心?

    又不是原来那个光怪陆离,脑子都为了狗子的奇葩世界,还有这等千里送温暖的傻妞。

    糖衣下面裹着的即使不是炮弹,也很可能是致命的毒药。

    所以犬冢獠选择躲开,不予理会。

    眼下雾忍跟云忍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关于照美冥就只能是辜负美人恩了。

    “小鬼滚蛋!”

    将上了一天学的犬冢牙接回来,在路口一脚送想要黏上来的熊孩子滚蛋,犬冢獠走着僻静小道回家,脑子里还在琢磨着照美冥到贴上来的事情。

    区区一个使团人员,可见照美冥明面上的身份并不太高,但结合未来信息,这位自带妖娆光环撩人的大美女可不只是看上去那么美简单。

    混进使团之中,恐怕只是照美冥的一众掩饰,找个方便。

    这是一朵娇艳的玫瑰,光彩夺目的同时她长着带有倒勾的刺,轻易碰不得。

    照美冥何时成为水影原著未曾交代,但想来也不会蹉跎太久。

    以五代水影身份出场时,正直是四战前夕五影大会,距离现在也就七八年时间罢了。

    适时照美冥已经得到了雾忍的拥护,算是坐稳了水影宝座,掌控了村子。

    这般算来,她至少已经当了几年水影,否则年纪轻轻,还是个女人,如何能够服众。

    血雾统治下的雾忍,多得是桀骜不驯之辈。

    如此测算,照美冥成为水影恐怕就是最近几年,而在成为水影之前不可能没有一些准备。

    若要做准备,当前时段除了揭穿阴谋,将雾忍从恐怖统治下拯救出来就是照美冥最有可能发力的方向。

    以使团人员身份为遮掩,照美冥来木叶显然存了别样的心思。

    目的不纯的倒贴美人,犬冢獠如何会傻乎乎的色令智昏。

    虽然大家实际上的目标比较一致,都是为了对付绝一伙,可犬冢獠却也不想插手雾忍的内政。

    何况其中涉及到了写轮眼,搞不好就是一场风波,懒散了几年的犬冢獠才不想节外生枝自惹麻烦。

    反正就算他不管,雾忍一样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毕竟怎么说雾忍也是五大流氓,何况从原著看,人家解决的还很完美啊。

    那就何必多此一举呢。

    “也是树大招风了。”

    理顺了思路,犬冢獠对照美冥贴上来的举动哑然失笑。

    怕人家根本找的就不是他,而是将他当了个跳板,为的是借他来接触木叶更高层次的人,比如说火影或者长老什么的。

    毕竟犬冢獠名声在外,是资深的火影系俊才,通过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联系到木叶的顶层人员。

    事关雾忍生死,照美冥就是再没谱也不会跟犬冢獠和盘托出一切。保险起见,还是应该直接跟最后拿决定的人来交流更好。

    想到自个不过是个被利用的跳板角色,犬冢獠就更不想搭理照美冥。

    美女而已,这么些年早就看腻了,有什么大不了。

    家里就放着一个天天痴缠的青春美少女呢,犬冢獠大爷就是这么不近人情怎么了?

    我抗性高,就是了不起!

    “啧~”

    正在为自己洁身自好,不受美色诱惑的高洁品质点赞,却猛然见自家门前一抹妖娆身影杵着,犬冢獠顿时脸臭。

    你还找上门了?

    要不要这么胆大妄为啊!知不知道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瞬间收回要跨出去的脚步,用墙壁将自己遮挡,犬冢獠看着自家大门前正在跟千葵和谐交流的照美冥,感觉丝丝牙疼。

    这女人,莫不是属牛皮糖的吧!简直阴魂不散。

    怎么就认准了不撒手了?木叶这么多人,偏就要找大爷当跳板?卡卡西,阿斯玛,红豆他们哪个不能满足你了?

    都说胸大欲强,照美冥你真是个欲壑难填的女人。

    “啊,是獠大人回来了!”

    蓦然见千葵嗅了嗅鼻子,忽然越过照美冥往犬冢獠看过来,笑盈盈挥动粉藕手臂摆手。

    犬冢獠这下想要暂避一下都没了机会。

    “千葵,你最近很闲啊。”

    无视照美冥你跑不掉的眼神,犬冢獠对笑脸相迎的千葵心怀不满。

    你鼻子灵是用来卖我的吗?

    “因为专门申请了培养忍犬的任务,所以自由安排的时间很充沛的。”

    本应该是得意的话,可千葵除了真诚,更多的却是怯怯的羞愧。

    身为犬冢一族,专门申请培养忍犬简直就是摆明了说我要逃班。尽管这依旧附和忍者的规矩,却是钻了明显的漏洞。

    以千葵的情况来说,有业荒于嬉的嫌疑,面对不是老师胜似老师的犬冢獠,千葵难免心中底气不足。

    “算了,去冲杯茶来。”

    追求幸福的女孩无法责怪,身为当事人,犬冢獠对千葵钻漏洞自我荒废的事情偏偏无法深究。

    毕竟他就是那个正在被追求的人,面对小姑娘琉璃剔透的小心心,也是束手束脚有口难言。

    “请进吧,寒舍简陋,招待不周,海涵吧。”

    支开千葵,将照美冥让进客厅,犬冢獠说着敷衍的场面话,对礼数什么的兴致缺缺。

    他的态度十分鲜明。

    “在我们水之国,辜负女孩子第一次悸动的人,最终都会喂海鱼的。”

    全然不在意犬冢獠冷淡抗拒甚至就差撵人的态度,照美冥到是不疾不徐,甚至还有心情调侃。

    “有事直说,净扯些不相干的事情嬉皮笑脸。”

    犬冢獠扔了一个白眼过去,心中腹诽到爆。

    红豆这样,照美冥你也这样,说的你们好像就多经验丰富似的。还不是一个两个坐困愁城吗!

    而且照美冥你也太心大了些,居然还有空管我的闲事?你快上天飘着去吧!

    “嘁,冷酷且无趣的人,见面不如文明。好吧,既然你说了,那我就直说,我要见火影!”

    见犬冢獠没有再继续斗法下去的意思,照美冥也就不再节外生枝,干脆了当的说出了她的需求。

    “你是使节团成员,要见我们火影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何必多此一举?”

    犬冢獠拒绝的很委婉。

    “有意思吗?我说的是秘密会见,你别装傻!”

    照美冥瞪眼,她是不相信犬冢獠看不出她大费周章死缠烂打的目的。

    所谓话不说尽,互相意会的默契,照美冥认为犬冢獠并不缺。

    所以犬冢獠就是在装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