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我们不合适
    犬冢獠走在街上,感受着擦肩而过的喜笑颜开,身边萦绕的都是最质朴的欣喜。

    云忍雾忍的先后,昭示着和平正式有了长久持续下去的可能与希望。

    民众也有他们朴素的众智,能够明白这几年的和平是如何脆弱。

    如今这脆弱和平有机会变成白纸黑字有保障的和平,因而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一日,村子里到处充斥着的欢喜依旧唯有太过褪去。

    走街串巷,犬冢獠信步前行,看到听到的,都是对和平将要确定的欢喜及迫不及待。

    似乎从来没有人去想过,和平契约还有签订不成的可能。

    以至于和平协议这事情根本就是个借口这样的事情,更久没有谁会去想了。

    “民心思安,民心所向,民心所需呢。”

    忽然有个声音穿过了嗡闹的街道人声,字字如珠似玉滑进了耳朵。

    犬冢獠抬眼去看,一个缭绕的女人挡住了去路。

    “你认为呢?”

    漂亮的大眼睛里蕴着笑意,噙着嘴角的笑容满是撩拨的诱惑,纵然被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跟小半张脸,但只是漏出来的这些容貌,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处处都透着一股诱惑。

    并非那种坐在吧台前等着请酒的妖艳jian货,而是天生就有一股诱人的迷惑。

    “所谓媚骨天成?”

    目光从靓丽的脸庞向下,扫过波涛如怒,在网袜遮不住的长腿白腻绝对领域略作停留,犬冢獠转身,径直离开。

    没有回答,更不想交流。

    对于这位媚骨天成,多年所见规模仅次于纲手,正是年华盛开如花,举手投足之间满是诱惑的女人,犬冢獠全然不去搭理。

    这般作为有些不解情趣,辜负了美人恩。

    但谁叫自己送上门的就不值钱呢。

    人还是要自爱一些比较好,尤其是女人,还是个魅惑十足的女人,不矜持的话,少不了让人先入为主以为是妖艳jian货。

    尽管犬冢獠知道这女人是谁,可他就是要避而远之。

    未来的五代水影,双血继限界,妩媚英姿的巾帼照美冥,犬冢獠如何能不认识。

    但就是这位美人,现在根本不想有交集,免得自找麻烦。

    都知道雾忍有问题,再想想日后照美冥的职位,显然这会主动找上来肯定是没什么好事。

    于是还是避而远之好了。

    犬冢獠的无视让照美冥脸上闪过黑气。

    出师不利。

    对于自身得天独厚的条件,照美冥从不曾刻意利用,却也很清楚其中蕴含的杀伤力,偏偏感觉十拿九稳的事情糟了个跟头。

    区区下马威……

    犬冢獠匆匆一眼后走的太干脆,照美冥微切齿,心里这般找着借口自我安慰,锲而不舍的跟了上去。

    她来木叶的目的,可不会就这般轻易放弃。

    这点点挫折,甚至什么都算不上。

    不过是个能够无视美人魅力的无能家伙,有什么好怕。

    “哒哒~”

    “哒哒哒~”

    犬冢獠走,照美冥也走。

    男人有一双长腿,照美冥也并不逊色多少。

    犬冢獠停,左右张望似乎心上街景观摩人流,正在休闲咣当,漫无目的,只为放松。

    照美冥一样驻足,目光清冷,有一股通透的执拗在其中蓬勃,始终都不离犬冢獠左右。

    看上去像个正在斗气,心里憋气的姑娘,有种不服输劲头的良家。照美冥引得人流频频侧目。

    然而各种目光却并未消磨照美冥的气势,反倒让她愈发上瘾,要将小怨妇的戏演的入骨三分。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漂亮的皮囊让犬冢獠像个白面书生,照美冥执拗中渐渐加重的幽怨像指控,走走停停,无声无息就将他塑造成了薄情寡性负心郎。

    在那里跌倒,在那里站起来,既然无视美女的魅力,那就让你知道什么叫颠倒众生积毁销骨。

    再巾帼的女子也是女人,照美冥也有一颗海底针样的心,上面有芝麻大的心眼。

    犬冢獠是名人,得益三代的推动,木叶鲜少有不认识他的忍者,于是推而广之,导致满大街十个人里至少有三五个知道他。

    人心总是爱慕美好同情弱小,照美冥用她倔强的执拗幽怨,将犬冢獠渐渐变成了注视的焦点。

    “哎~”

    终于又走过一个街口时,犬冢獠叹息一声停下了脚步,在群众怪异的目光汇聚中,他第二次迎面照美冥相对而立。

    “我认为,确实是民心思安,确实民心所向,确实民心所需。但这些只是某些人的借口找的太好了。”

    “好了这位雾忍的大美人,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接孩子放学,失陪了。”

    一通话似慢实快,言罢犬冢獠迈步就走,不再停留。

    好女怕缠男,事实上好男有时候也怕痴女。

    为了搭话,照美冥已经连身为美女的自我矜持都抛弃,这是何等的决心,又是何等的麻烦。

    还是快走为妙。

    “你就这么走了吗?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了?你不应该给我说这些,我听不懂,也不想听!”

    然而照美冥却真的是豁了出去,一见刺激对犬冢獠产生了效果直接打蛇随棍上,甚至准备一路走到黑,将一个坚强怨女的角色扮演到底。

    “哎~”

    已经来到围观人群前的犬冢獠生生驻步,深深叹息。心中忽然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闲的无事跑出来瞎晃,老老实实宅在家里逗千葵多好。

    “照美冥!”

    忽然就是一声肃喝,压下了窃窃私语交汇的嗡嗡,犬冢獠神色庄重,双眼凝视照美冥。

    “虽然没有花前月下,也不曾说过海誓山盟,但相信我们已经心意相通。既然你愿意不离不弃,那我只能回以无怨无悔。”

    晴朗的声音很抓耳朵,字字吐息圆润而平和,略略带着深情,犬冢獠凝望着几步之外的照美冥。

    她眉头悄然锁起,目光中的幽怨悄然被惊散,正渐渐向惊愕转变。

    “你……”

    音调偏冷,声音有些颤,照美冥慌急抢声,却还是没能阻止犬冢獠。

    “我们结婚吧!”

    “既然你都不怕,我又怕什么呢?所以,我们结婚吧!”

    神情是毅然,目光与五官都只有真诚,犬冢獠步步向前,走向愕住的照美冥。

    “今天,就让我们在大家的见证下,给彼此一个交代。”

    一步一步,迈步,向前,犬冢獠走到了照美冥面前,带着一身的真诚。

    可照美冥却有些傻眼了。

    她从不知道,世上居然会有这般没脸没皮的男人?

    不过是利用女性天然优势想挣回面子而已,一个抱歉就能解决的事情,你跟我说结婚!

    莫不是疯了吗?

    瞪眼,难以置信,仿佛是要重新认识犬冢獠,照美冥一时失言,不能吱声。

    “哎~”

    等待回答的悄然中又是一声叹息,这声叹息低回婉转蕴含的无限惆怅。

    “想留不能留,相见不如不见。看来你还是没做好准备……不,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不是没有准备,而是……我们不合适……”

    怅然,愁绪,有烟云缭绕如丝般伤痛萦绕而来,犬冢獠抿嘴,低头,目光收敛,于愕然的照美冥错身而过,三步并作两步挤进人群消失不见。

    刷~

    随着犬冢獠消失,围观的无光齐整的汇聚到了仍在惊愕的照美冥身上,瞬间让她恨不得掐点什么直接掐死。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世上怎么会有犬冢獠这样心眼比芝麻粒还小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