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目的
    “好了,都安静一下吧。”

    便在自来也有些玩脱的时候,三代深吸了一口烟,将烟锅在桌上轻轻敲了几下,压住了众人滋生的不满。

    “和平的时光不算短了,骚动的心灵又在活跃。来者不善,我们不得不防。”

    语调平和,语气却冲和中有些低落。三代眉宇略略带着冷清。

    “最近越发感觉到时光了,所以不要嫌老头子我啰嗦。人都免不了这一天。“

    眉宇的冷清渐渐有向萧索转变的趋势,三代徒然就将自己力不从心的苍老之态一览无余的展露在了众人面前。

    ”今天把大家叫来,就是简单的想说说,都不要大意。不管他们抱有什么样的目的,我们都要确保,一定要让和平协议签订下来。”

    终于说了心中的打算,三代并非在派遣了试探之后,还多此一举的召集众人来闲扯,或者是宣布一下情况,而是要弄假成真。

    不管云忍还是雾忍,既然拿了和平协议当借口,那就直接给你敲死在这借口上好了。

    三代老了,但手腕仍在。

    “木叶不小,但木叶实际也不大。诸位只要看死一点,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就能确保他们签订和平协议。”

    木叶终究是由人组成,由大大小小的家族组成,火影想要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也不得不提前通气。

    三代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本就是他有求于人,所以表述的很清楚。

    也没有人对此表示异议,毕竟大家都是木叶一份子,而且三代的方法却非异想天开不可行。

    都是为了木叶着想,何况三代也是一位足够让人尊敬的长者,些许惠而不费的小要求,理当奉行。

    能不打仗总是好的,区区六年和平还不足以满足大家。

    然而犬冢獠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三代,总觉得今天这个召集并非就这么简单。

    只是宣布一下让大家配合弄假成真的事情,实际上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只要写个条陈,让暗部送去便是了。

    不过些许小事,且对大家都有好处,没有人会拒绝。

    何况今天还是忍者学校开学的日子,按照惯例以及优先程度来说,不该为了这点事情就把传统弃之不顾。

    兴师动众,有些小题大做。

    而且萦绕在三代话语跟眉宇间的清冷萧索,总是很刺眼。

    “老头子年过六十都有几年了。”

    果不其然,等大家都表示了愿意全力配合,三代吧嗒了两口烟,没有宣布散会,反倒忽然又说起了惹人愁绪的话。

    人群中,犬冢獠心中蓦的一动,悄然将目光瞥向了前排面色平淡的蛇叔。

    一而再的强调自身,三代明显话里有话。

    “转战千里,纵横沙场这些事情,想想都感觉好遥远也好陌生。最近神情困乏,精力愈发不济了。等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就让老头子退位吧。”

    丝缕烟气从烟斗中升起,缭绕开来,三代苍老的脸庞罩在轻薄烟气里,看起来愈发苍老憔悴。

    在说出退位这句话时,老人的目光跟犬冢獠一样,都瞥向了蛇叔。

    可惜,众皆多少变色之中,蛇叔有的只是平淡,就像根本听不懂三代的话。

    眼观鼻鼻观心,蛇叔平静的像雕塑,对师傅与徒弟同时投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接任的五代,就由大家来推选吧。”

    最终没有等到想要的声音,三代叼着烟锅,神情晦暗,却也没有过于强求去以众意胁迫。

    蛇叔并非那种会屈服于大众意志的人,关于这一点身为老师的三代当然了解。

    只不过是最后一次试探一下,否则那点小小的不甘心不愿意善罢甘休。

    三代终于道出了今天召集的最终目的,本来沉默的办公室依旧沉默,只是气氛却不再是讨论对手可能存在阴谋的严肃,而是焕然活跃了起来。

    关于五代火影,很多人早就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多时了。

    到不是谁阴谋逆乱,而是大家其实心里都很清楚,以三代的年级还有状况,二度出山本就是权宜之计,根本长久不了。

    眼下三代宣布即将再次卸任,对有些人来说已经显得是始料未及的够迟了。

    三代再出山本来是四代伤逝后不得不勉强而为,度过紧张时局其实就该再度退隐的,偏生一直拖到了六年之后。

    若是后继无人便罢了,但看看眼前正直壮年的三忍,再看看代表青年一代的犬冢獠跟卡卡西,木叶的火影之位,合适的人真心不少。

    不去管三代师徒之间的恩恩怨怨,实际上真正清楚这些恩怨的人也没有几个。

    如此,在后继有人的情况下,三代垂垂老矣之身占着火影之位迟迟不退,看上去就很碍眼。

    莫不是贪恋权势?哪怕不是,一个年老力衰的火影带领,如何比得上一个年富力强的火影带领呢?

    如今忍界看似和平,但潜流暗涌仍在,人心天然就偏爱年富力强的领导。

    莫管年富力强的领导到底有没有能耐,比起颤巍巍的老头来,至少看着放心不是!

    然而三代的威望太高,徒子徒孙加起来的威势又太重,他老人家自己不说,就真没有谁敢跳出来瞎嚷嚷。

    好在如今三代亲口承认,将要卸任。

    这么一来便皆大欢喜。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都回去吧,老头我一会还要去参加孩子们的典礼呢,就先失陪了。”

    左右离不了老头这个自称,三代话说的带有自嘲,人的精气神也不太旺盛,做事却还是很利落,说走就走,绝无二话。

    “老头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吗?”

    与众人一起目送三代离去,不同于很多人关注重心在五代火影上,犬冢獠悄声挪到了自来也身边,伸手捅了捅他。

    召集了木叶忍族的主流族长来,讨论已经做了安排的和平协议固然是兴师动众小题大做了些,可突然宣布关于五代的事情,也着实突兀了些。

    故而犬冢獠有此一问,而且也不是瞎问,自来也跟三代可以说才是最亲近的师徒。

    谁让他们某些志趣实在是臭味相投呢。

    “嘿,你还是自己去问你老师吧。”

    自来也嘿然一声,用嘴努了努正往外走的蛇叔。

    “昨天傍晚回来,到现在还不够一天呢,你们真是……”

    三代忽如其来的萎靡果真就跟蛇叔有牵扯,犬冢獠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自来也他们了。

    蛇叔跟三代不合又不是什么秘密,同为伙伴,自来也跟纲手,你们两个家伙就不知道拦着一点吗?

    还有,自来也你现在这幅事不关己甚至还幸灾乐祸的模样,真的很欠揍你知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