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试试看
    和平契约什么的,不过是借口。

    对于这一点,只要不是弱智,基本都能拎得清。

    那么这里有弱智吗?显然是没有的。

    能成为一族之长的人,怎么会是弱智。就连体型最庞大,外表最憨厚的秋道丁座,一样都是人精。

    云忍与雾忍以和平为借口,暗藏其中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个就各有想法,实际上不得而知了。

    总之是没安好心就对了,毕竟两边来的也太巧合了些。

    这几年一直都没动静,各方面对的情况也不相同,偏偏这会一块冒出来谈什么和平。

    真当谁是大头娃娃小傻子么。

    必然是内有猫腻,包藏祸心。

    秋道丁座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却引发一阵沉默。

    并不是那种无言以对的沉默,而是颦眉苦思,一时半刻没有头绪,踟躇间无话可说。

    纵然都知道所谓和平之下,必定掩盖着不可见人的安葬,但奈何人家的借口实在找的好,一时半刻确实狗拉乌龟无从下口。

    “三代目,关于雾忍跟云忍,他们的通报时间分别是什么时候?”

    年轻人的脑子到底是转的快一些,蓬勃有力的心脏也更有冲劲,在一片沉默中,卡卡西忽然眼神一利,首先开声。

    犬冢獠在卡卡西的询问落下的瞬间,悄然漏出了笑容。

    他看到了卡卡西的成长,不同于宁缺毋滥,特立独行好似假清高般的待人接物,卡卡西在洞见事物本质的道路上,真真是突飞猛进。

    能够看破迷雾,直指本质的才能,是成为领导所必不可少的。

    这至少说明卡卡西对于成为火影,还是在做努力的。

    “雾忍通报传到的时候,他们的队伍已经进入了国境。云忍差一些,他们的通报到达时,队伍还在半路。”

    回答卡卡西的依然是传达大使自来也,他用‘小子,你还不错!’的眼神看着卡卡西,显然也明白此问的关键所在。

    “不过因为路程问题,预计雾忍跟云忍会同时到达村子,最大时间偏差不会超过半天。”

    旋即,不等卡卡西思索,自来也又仍出来个答案,将下面的路给堵死了。

    本来问通报时间,就是想看看哪家更急迫些,如此便可甄别出谁更居心叵测。

    毕竟借口找的好,也得见到正主才有作用,否则不过是笑谈罢了。

    和平协议什么的,多众望所归又高大上的借口。

    可要是木叶不让你来,或者说不愿意在木叶村内协商相关事宜,你就是借口再好,高射炮打了个蚊子,不是成糗事了吗。

    于是怎么办呢?当然是来个赶鸭子上架先斩后奏了。

    为了和平协议,我都迫不及待的跑到你家门口把你堵住了,你总不能致天下于不顾,枉顾黎民百姓呼声,强行把我赶出去吧?

    你真赶走我,岂不是要自绝于人民吗?

    以此而论,最迫切的那个,定然是最居心叵测的那个。

    如常理,便是这般想法去评判,可惜自来也却给了卡卡西一个闷蛋。

    感情雾忍是急了些,云忍实际上也不差,人家两家直接用同一个借口赶了个前后脚。

    如此还怎么判断谁更迫切?

    嗯,大家基本上确认了所谓和平协议是借口,但同时也不认为,云忍跟雾忍会联合起来想要借此机会生事。

    不去说雾忍狂妄自大天下树敌,明明隔着大海跟火之国,还能跟岩忍成为世仇的秉性,就说三战跟云忍的相爱相杀爱恨痴缠,两家就没有合作的基础。

    六年前云忍趁波风水门伤逝准备趁火打劫的大好机会,雾忍也没说跟云忍摒弃前嫌携手共进,这会再谈联合,不觉得舍本逐末了些吗。

    因而两者之中必然有一个是诚心实意的和平主义者。

    只是就卡卡西提出的问题,自来也的解答来看,居心叵测者显然也不蠢,将同样借口的对方利用了个巧妙。

    大家都为和平而来,前脚赶上后脚,谁是真心,谁是假意,顿时扑朔迷离。

    五大国互相之间间谍密布,想要再时间上做这么一个巧合,努力的话显然并不困难。

    云忍利用了雾忍也好,雾忍借了云忍的光也罢,反正一时半会也是够木叶头大了。

    有大义名分,兼之先斩后奏,两家基本就没有怎么留给木叶准备的时间。

    这种被动的滋味很不好受。

    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

    犬冢獠的目光与自来也相接,旋即跳转到纲手身上,最终更蛇叔对上。

    别人或许还在猜测到底是云忍还是雾忍居心不良另有图谋,但昨日已经有过沟通的四人却应该不在此列才对。

    可看自来也三人的神态,似乎并没有认同犬冢獠给出的剖析。

    这就叫人感觉无奈了。

    明明都说的那么明白,就差指着鼻子说出来,大爷有金手指,前知一千年,后知十几年了!

    好么,到底还是不认同啊。

    “那就直接试试看好了,干嘛这么多人在这里因为别人的一点不将规矩徒劳伤神。”

    心里憋气,犬冢獠就看不惯一堆族长级别的聪明脑袋在那里苦思冥想自行脑补。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真真假假,莫不如直接做过一场就知道谁有真材实料,谁是滥竽充数。

    “我们不是有暗部吗?暗部不行的话,我们不还有根部吗?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干!”

    暗部是火影的白手套,真假试探这种事情当然驾轻就熟。哪怕暗部出师不利,木叶不还有更专业的根部吗。

    白手套不管用的话,我上黑手套好了,总有一个会管用,能试探出点东西来的。

    哪怕就是试不出来,也总好过一堆聪明人在这里谋杀脑细胞。

    何况只要暗部或根部出手,还真么不可能什么都试不出来。

    毕竟人家是专业的,即使动起手来不暴露,但战斗时的战斗本能还是能暴露出不少细节问题。

    然后以细节入手抽丝剥茧,多少都能找到些苗头来。

    不然真以为养着偌大的暗部还有根,都是用来吃干饭,当卖萌送经验的吉祥物的吗?

    “獠说的不错,猜不出来就不猜了,试试看不就能看出来了吗?所以老师已经让团藏长老去负责这件事情了。”

    “大家来这么久,居然都没有发现团藏长老跟志村一族的族长都没到吗?”

    自来也大喘气的话还有那副你们居然如此不堪的模样,真真让人想要把他摁在地上好好摩擦摩擦。

    马丹三代都吩咐团藏去直接出手试探了,你之前怎么不早点讲?让我们在火影面前愁眉苦脸当傻子很好玩吗?

    便是犬冢獠,看着自来也嘚瑟的样子,也很有一种冲上去直接将丫送去投胎。

    有什么事不能一口气说完?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