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动作
    一年一度开学季,忍者学校门前人满为患。

    大人之间的彼此交流,小孩们或满怀激动忐忑,或小心翼翼藏头缩尾,各种表现不一而足。

    小小的众生相看上去很热闹。

    “哟,卡卡西,你是来送你的部下回炉的吗?”

    学校门前的交流渐散,大家开始顺着敞开的校门鱼贯而入进入学校时刻,犬冢獠在可以遥望校园的某一颗树上找到了卡卡西。

    “虽然讨厌你的调侃,但还是要说,很可惜,并不是。”

    护额跟面罩遮蔽着,只漏出一双眼睛的卡卡西横了犬冢獠一眼,对于犬冢獠的调侃,他的反应柔中带刚。

    “要我说啊卡卡西,你也是太严苛了。“

    无视卡卡西的嫌弃,犬冢獠一跃跳上了枝繁叶茂的大树。

    ”现在是和平时节,别老是用我们那时候的标准最为衡量。多少给孩子们一旦机会啊,看看你这几年都送回去几波毕业生了?”

    “你想成为木叶的新人杀手还是大魔王啊!”

    很自然的挤到卡卡西身边,拍着他的肩膀,犬冢獠继续自说自话。

    “抱歉,我用的是我那个时候的衡量标准。”

    卡卡西的锐利的眼睛以可见的速度变成死鱼眼,拍掉犬冢獠的胳膊,目无神情的盯着他开始顶牛。

    “啧~越说你还越来劲了。不听忠言规劝的家伙。看看人家阿斯玛多受人爱戴,再看看红还有玄间,人家当带队老师就不错。”

    “回头再看看你,一个部下都没有,简直连凯都不如啊!”

    “你这个样子,到最后都是势单力孤,对于竞争火影大位,接替你老师的事业的企望,可是毫无助益,甚至会有反效果。”

    嬉笑调侃中犬冢獠忽然正式起来,看向卡卡西的目光很是严肃。

    没有经历过带土之死,也没有亲手杀死野原琳,卡卡西如今的性情已近跟原著大相径庭。

    至少死鱼眼跟懒散什么的,只是卡卡西偶尔拒绝人时才会动用的法宝式招数,至于迟到什么的,根本就从不曾有过。

    但经历了四代之殇,卡卡西却找到了他奋斗的新目标。

    成为火影,接替老师,完成老师未曾完成的心愿。

    这是卡卡西的宏愿跟人生目标。

    多好的一位弟子。

    可惜在犬冢獠看来,他的形式方法还是过于稚嫩。

    “刚正不阿是成不了火影的,你现在该学习的是怎么泥沙俱下,然后不说左右逢源,至少也要置身其中游刃有余。”

    犬冢獠锲而不舍,再次抬头将巴掌拍在了卡卡西肩膀,这次他并没有躲开,而是目光凝利。

    “看你的样子,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犬冢獠笑了起来,很开心,很得意。

    “你还太嫩啊卡卡西,想成为五代的话就快快成长吧,不然最后即使有我们这些人支持你,你得偿所愿的机会也不大。”

    “止水跟带土他们可是已经在路上了,他们可是比你更迫切呢。”

    “而且,三代目真的已经很老了。”

    第三次拍了拍卡卡西,犬冢獠的话意味深长。

    三代真的很老了,很多事情已经完全压制不住了。

    “上忍犬冢獠,上忍卡卡西,火影诏令,集合!”

    就在两人深情凝望间,一个暗部出现,很有存在感的插入进来。

    “有事情!”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转头看向学校,旋即纵身而去。

    忍者学院开学在即,本应该前来参与的火影却忽然发布了召集令,怕是有很迫切的事情发生了。

    火影大楼,等犬冢獠跟卡卡西两人赶到,已经有不少人已经静待多时。

    然而等待的人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而且集合地点也不是火影专门用来会见大批上忍的大办公室。

    火影常驻办公室,有不少熟面孔。

    两位火影顾问首当其冲站在办公桌左右,迎面的是日向日足跟宇智波富岳,在稍微靠后的位置是已经全部接过族长之位的当代猪鹿蝶。

    再往后,距离人群汇聚的偏僻角落,油女志微正悄悄站在那里。

    “来的都是族长级别吗?好像并不是以族长为召见条件。”

    进门,犬冢獠目光扫过,心中就开始计较。

    没有看到昨天归来的三忍,他跟卡卡西也不是族……等等。

    “卡卡西貌似就是旗木一族的族长啊。”

    忽然想起卡卡西似乎悄然的就已经成为了族长的事实,犬冢獠不禁噎了一下。

    感情这次的召集,还真是以族长为条件的。

    至于为什么犬冢一族召集的是他而不是犬冢爪……满脑子暴力的犬冢爪是个商量事情的人吗?

    “咔~”

    不等匆匆而来的犬冢獠跟谁打招呼,门扉开处,三代一身肃穆而入,身后鱼贯而入三个弟子。

    “人都到齐了,那就直入正题吧。”

    三代很严肃,落座后也不啰嗦,吧嗒了口烟锅直入正题。

    “最新消息哦,云忍跟雾忍要跟我们签订和平契约了!”

    由自来也代劳,抛出了本次召集的议题。

    签订和平协议应该是好事,然而众人听闻后反倒一个个颦眉皱额起来。

    如果仅仅是单纯的签订和平契约,那当然是欢迎之至。

    但谁也不傻,战争虽又反复,几年前甚至因为波风水门事件一度有反复的倾向。

    可最近几年下来,战争硝烟早就已经悄声消弭不见,不管是情愿或非自愿,忍界事实上已经进入了和平时期。

    既成事实都过了这么几年了,何须再签订什么和平契约。

    简直多此一举。

    虽然说三战以来,云忍跟雾忍确实没有跟木叶签订过什么有关和平的契约,如今的和平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名正言顺。

    但谁信这事只是单纯的签订契约,大家共赢美好呢?

    显然是没有的。

    “云忍跟雾忍一起来的?岩忍呢?”

    犬冢獠的眉头皱的最厉害,雾忍已经被拿下,现在云忍也来插一脚,事情是不是有些太巧。

    那么作为同样没有跟木叶签订任何契约的岩忍,是不是也要插一手?

    “岩忍没有消息。”

    担任火影传声筒兼任答疑大使的自来也迅速回答。

    “云忍雾忍,两家死对头凑到了一起?是闲了几年发慌了,一起出来晒太阳吗?事情这么巧?”

    秋道丁座瓮声瓮气的道出了众人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