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章节名什么的好难啊~
    日上三竿,已经灼热的阳光穿过窗户,驱散了室内堆积一夜的沉郁。

    屁股有些难受,感觉像点着了火把在上面,睡意渐渐被驱散干净,犬冢獠还有些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回头一定要把床挪走。“

    瞥了一眼透过窗户正照射在床上,将下半身笼罩的阳光,犬冢獠恶狠狠的嘀咕了一声。

    “獠大人,已经起床了吗?”

    千葵的声音隔着门扉传了进来,爽朗而清脆,语调里满盈的都是元气。

    “已经连我睡懒觉起床的时间都掌握了吗?”

    没有回答千葵的询问,犬冢獠驱散了脑子里的些许睡意慵懒,颦眉嘀咕了起来。

    以前没有太去注意,经过昨天晚上跟红豆的斗嘴,犬冢獠现在很自然就注意到了这些被忽略的细节。

    不知不觉中,千葵已经对他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了。

    当然,这份了解不过是这几年迫于形势,不得不在村子里憋着当咸鱼的生活习惯。

    但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试问一个女孩子,要用多少心思,才能将一个人生活习惯上的细节点滴做到了如指掌呢?

    而这份了如指掌为的又是什么还需要多说吗?

    可惜这份情谊,犬冢獠却只有郁闷,根本无法回应,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

    正如红豆所说,随意辜负女孩子的心意,是会被狗咬腿中间,会报应的。

    少女初涌的情怀总是晶莹剔透,让人不忍破坏。

    作为千葵的初恋对象,犬冢獠也很为难。

    一边是少女纯洁无瑕毫无保留的初情琉璃心,一边是师徒道德,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束缚。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怎么一个为难。

    “哎~怎么就没早点看出问题呢?”

    摇头,有扶额的冲动,悔不当初苗头初现的时候没能扼杀,等后知后觉发现时,为时已晚,犬冢獠徒呼奈何。

    “獠大人?”

    又一声问询,千葵的声音略带着疑惑。

    “早餐已经……”

    旋即不等犬冢獠回应,千葵似乎已经确认了犬冢獠醒来的状况,自顾自推进到了下一个项目。

    “先别忙了千葵,今天我跟人有约了!差点睡过头,这就要走了!”

    自欺欺人的纱巾被红豆揭开,犬冢獠忽然有种无法再直面千葵的胆怯,不等千葵话说完,他就匆匆留下句话,直接从窗户上蹿了出去,一副赶时间来不及走大门的样子。

    “吱~”

    下一刻房门被推开,系着围裙,一副居家打扮的千葵拎着抹布走进了犬冢獠的卧室。

    “獠……”

    风从敞开的窗户吹拂进来,横扫室内残留的些许沉郁,再从打开的房门流出,撩动了千葵樱色的秀发。她定定的看着阳光,呢喃间失落。

    十八年华亭亭玉立,以是特别上忍的千葵不再是天真的孩子。她能明白犬冢獠的言行间蕴含的真意。

    “但就是无法放弃啊……想将幼年的憧憬化作爱慕的心。”

    纤指搅着毛巾,樱色长发轻舞飘摇,千葵咬着唇。

    “汪~”

    白丸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用脑门顶了顶千葵,仿佛是在给她勇气与支持。

    “如果是千葵想成为妈妈另一半的话,我是不反对啦。”

    享受着千葵细腻的毛发梳理,白丸忽然出声说话,意思表达的十分清楚,且说的很是流利。

    “嗯,我知道,谢谢你啊白丸!来抱抱!”

    一笑如百花盛开,千葵张开怀抱将白丸抱住。

    “不过不要叫妈妈啊白丸,明明是爸爸才对!”

    怀抱着白丸硕大的毛茸茸脑袋,揉着白丸柔顺丝滑的长毛,千葵心情大好,还有心思指正白丸的错误称呼。

    “就叫妈妈吧,习惯了。而且也不怕啦,反正平时我又不说话。”

    享受着千葵的抚摸,白丸到是很洒脱。

    “呵呵,也是啊。不过要是让獠知道,白丸你现在已经能这么流利的说话并跟人交流,恐怕会很惊讶吧!”

    想想白丸跟她说过的,关于犬冢獠禁止白丸说人话的事情,千葵不禁笑出声。

    “汪!”

    白丸不说话了,挣开了千葵的拥抱,甩了个尾巴颠颠跑开,又不知道去哪里寻开心。

    “连白丸也渐渐恢复了,大家都在成长呢獠大人……所以我不会简单就放弃的,等着瞧好了!”

    荷尔蒙分泌中的女孩,逻辑思维跳跃而诡异,完全让人无法理解。

    千葵握拳,汪汪大眼睛里闪烁的光明比阳光也不差。

    “啊~好疼!你这个大叔,为什么要站在马路……呃,是獠大人,对不起,我错了!”

    一个听上去十分张扬的声音,清清脆脆又干净,是个小孩子。

    可惜小鬼的嚣张还没持续两秒钟,等他抬头看清楚犬冢獠胡子拉碴的颓废脸庞时,态度直接百八十度转弯,意志可见的消沉下去,变得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惶恐起来。

    “鸣人,慌慌张张的连路都不看就跑,说吧,你又干了什么事情?恶作剧还是捉弄女孩了?”

    一头熟悉的黄色头发,一张有着六根狐狸须的孩子脸,犬冢獠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鸣人,面无表情。

    作为宇智波富岳的养子,犬冢獠无论是从原著还是现实出发,都对他很熟悉。

    因为养父对待孩子总是刻板而不苟言笑,作为富岳的朋友,天生活泼的鸣人自然很怕犬冢獠。

    孩子虽小,却天然的能领悟什么是人以群分,能跟刻板老爹成为朋友的人,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恰逢先前没看清楚人,表现的有些嚣张,基本算是被抓了个正着,还是小孩子的鸣人恐慌自然而然。

    “没有,没有恶作剧,也没有捉弄女孩子,什么都没有,獠大人不要胡说!”

    许是真的没有做这些事情,鸣人像被踩尾巴一样忙摆手否认,期间欲盖弥彰的不停观望着。

    “不是吗?可看你急匆匆的样子不像什么都没有的样子,那让我想想……今天是忍者学校开学的日子吧,呵呵~小子,你好自为之了啊!”

    略作思考,犬冢獠便看穿了鸣人的隐瞒。

    昨天跟蛇叔他们的交流有涉及到孩子方面,此次蛇叔他们回来,就是为了忍者学校开学塞人的事情。

    再看眼下的鸣人,性格像足了原著或者说是他老娘,没有恶作剧,不捉弄女孩子,他今天能干的事情是什么呢?

    当然是跟忍者学校开学联系到一起咯。

    只是,开学这么严肃大的事情,一般火影都会亲自参与其中,鸣人要是敢在这事情上做点什么,以宇智波富岳那种严父的做派,真的是呵呵呵了。

    “哼,我才不怕呢!”

    闪身躲开了犬冢獠拍向肩膀的手,鸣人的嘴硬如铁。

    “臭屁佐助,等着吧,这次我一定会赢的!邋遢大叔再见!”

    嚷嚷着口号,自觉脱离了危险境地的鸣人冲犬冢獠一个鬼脸,再度埋头疯跑远去。

    “啧~又被佐助装进去了吗?鸣人你这脑子到底像谁?没有你老爹的聪敏,又不像你老娘的率直,噗~想想你这感人的智商更像九喇嘛啊。”

    “等等……智商像九喇嘛……我这特么是不是破案了?黄色闪光原来是绿色的吗?”

    犬冢獠受到命运之子傻气感染,智商急剧滑坡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