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在哪
    即使‘升级’为妈妈,纲手依旧没有改了她那副暴脾气。

    面对犬冢獠看似自嘲却隐约中锋芒直指的挑衅,纲手怎可能善罢甘休,当然是好一通闹腾,加上旁边有个同仇敌忾,看热闹生怕事不够大的红豆起哄,把自来也累个半死,才算再次平息了事态。

    蛇叔一如既往淡定的喝茶,在其他人闹腾的时候,他反倒愈发出尘起来,甚至还有性质自己动手煮一壶茶来。

    “行了,时间不早了,说点正事吧。别总让孩子们看笑话。”

    瞥了一眼淡然像是刻入骨子的蛇叔,犬冢獠又给自来也增加了一层安抚纲手的难度。

    “怎么样了?还是没有消息吗?”

    将凉掉的茶水倒掉,拿过蛇叔的成果给自己满上,呡了一口,给了足够的时间来整理气氛,犬冢獠这才放下茶杯正经发问。

    虽然一直待在村子里当咸鱼,不过那是因为需要。

    经过袭击后损失惨重的木叶维稳最先,犬冢獠这种已经证明了自己实力,并且正在扬名忍界的人,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太显眼了。

    这种灯泡式的人物放出去,自然很吸引目光,但也叫人过度关注,叫人猜测难安,神经紧绷。

    与敌人来说,犬冢獠的强大是个震慑,同时也是木叶的累赘。

    谁知道这家伙到底会不会惹出什么事情来,毕竟犬冢獠的胆大妄为已经举世皆知了。

    第一个以忍者身份光天化日攻击长老。

    舔舐伤口的木叶不应该继续这么强硬下去,毕竟木叶如今势弱一些,低调的恨不能装作自己是条狗,半点都不想当热点。

    一个能够跟尾兽直接刚正面的家伙,谁知道他离开村子要干嘛?

    危险分子说只是借道路过没有恶意,谁信?

    因而为了木叶大集体的和谐,为了五大流氓的团结,离家出走的三忍就算了,犬冢獠这种核武人物,还是安分守业一点好。

    这样大家才能安心,到时候真干起来,也不用担心随时有人会掀桌子翻盘子不玩。

    以犬冢獠赢得无尾之灾祸称号的实力,目前忍界还真是大家都把自个掂量的很清楚。

    此子不可力敌!

    被限制在木叶,但犬冢獠并非真的就两耳不闻窗外事。

    关于绝一伙的消息,犬冢獠可是经常在跟三忍询问,尽管基本没有好消息,但也一直保持着沟通。

    如今问起来,就不显得生疏,只是有些突兀。

    这话题之间的跳跃,很有种大喘气的感觉。

    “完全没有任何消息。”

    蛇叔看不出来平静之外的任何情绪,没能干掉宇智波信以及草雉剑被夺这些事情,完全无法激起他的负面情绪来。

    平静而平淡的蛇叔,很有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超然。

    就是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了。

    说不定已经把好些小人偶扎死了。

    “雨之国被翻了个底掉,沙忍借口占领那里好几年,一样半点线索都没查出来。”

    好不容易安抚了纲手,满头细汗的自来也做了详细补充。

    “长门跟小南也不见了。”

    沉默了片刻,自来也又补充了一个消息,眉宇之间有些担忧,有些无奈,久久无法释怀。

    “雾忍的情况呢?”

    犬冢獠想了想,又抛出来个问题。

    “一样的,沙忍忙着在雨之国挖地三尺,雾忍就是满天撒网四处出击,但一样没有任何消息。”

    接话的还是自来也。

    沙忍跟雾忍都是吃了亏的,一个两个咬牙切齿穷追不舍也是情理之中。

    但犬冢獠迷惑的是,他关于雾忍的猜测是不是又出问题了?

    如果矢仓真的已经沦为傀儡,按道理来说绝或者宇智波信不应该神隐的。

    哪怕不略作修整之后乘胜追击,至少也该固守战果,伺机再扩大胜面才是道理,如何能一匿数年不出,让大好的形势盘面被一点点消磨完了?

    这不对劲,不符合逻辑。

    “除非是他们内部真的出问题了。狂热的宇智波信信徒,意念坚定如铁如磐的绝,中二对上中二,居然没漏出半点消息跟端倪来。到是真心蛮厉害。”

    连挑三大忍村全身而退,甚至战而胜之还有斩获战果的宇智波信跟绝团伙,形势一片大好,正是气势汹腾大展拳脚的时刻,突然却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面对这样的现实情况,犬冢獠除了认为他们之间产生了内讧,让力量分裂这个可能外,着实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攘外必先安内,也只有爆发出尖锐矛盾,绝跟信才会在形势极利己的情况下销声匿迹不见。

    “老师,自来也,你们说有没有可能,雾忍内部出现了问题?不然我们不应该,也不会找不到人才对。”

    理顺了绝跟信那边可能状况,犬冢獠试着开始抛出一些信息,做方向性引导。

    这几年时间,蛇叔他们也不全都是跑去做什么克隆人实验,更多时间还是在找绝跟信他们的下落。

    然而堂堂三忍,其中还有以搜集情报见长的自来也在,数年搜索下来,都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几个大活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如此这般,简直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沙忍别有用心,只在雨之国深耕,雾忍的探子却撒遍了天下,三忍一步一个脚印,几乎用脚将忍界丈量了一遍。

    但人家依旧杳无音讯,甚至是查无此人。

    这个神隐真的是干净又彻底,就像用橡皮把自己从世界上擦掉了一样。

    “雾忍能有什么问题?他们也是受害者吧!”

    自来也首先就有些不相信。

    “宇智波信的万花筒可是能控制九尾的。”

    见自来也不相信,犬冢獠只好说的更细致本质一些。

    “你是说矢仓可能中了写轮眼的血继,被控制了是吗?”

    自来也眉宇一蹙便明白了犬冢獠的意有所指。

    “但这不可能的,人柱力基本都免疫幻术。写轮眼的血继再高明,想控制一个人也不外乎是用幻术入侵,扭曲意志。可人柱力体内除了自己,还有一个尾兽,根本没办法同时被催眠。”

    在下一刻,自来也眉峰一扬,直接做了否定。

    “那如果先控制了尾兽呢?当初雾忍的情报应该还能回想起来吧,四代水影矢仓紧急时刻成为人柱力,然后力挽狂澜!”

    “再有,这几年,想必各位已经将整个忍界都转了一遍了吧,却始终没能找到任何线索不是?”

    “巧合的是,我们的这些敌人,可是在被雾忍击退之后忽然就消失了。“

    ”对此我想师酱应该认知更深刻,毕竟在我之前,最后一个跟他们交手的就是师酱了,想来那个时候他们还在雾忍村范围内呢。”

    婆娑着茶杯,犬冢獠反驳了自来也,同时抛出了更多指向性明显的作证推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