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意外
    穿堂的风送来笑语连声。

    远天的云翳红的像在燃烧,夕阳最后的余辉十分亮眼。

    白丸带着几只狗子在院子里疯玩,中间夹着三个小孩追毛球的欢快。

    狗叫声,孩子的笑声,声声清脆,脆的犬冢獠心碎。

    “所以,总结来说,只是个实验意外是吗?”

    桌子周围坐满了一圈人,犬冢獠目不斜视的盯着他面前的已经不冒气的茶杯,像个刻板的老头。

    “可不就是咯!”

    红豆非常肯定的回答,话语之间元气很足。

    “咯你个头啊?以为我会信啊?骗鬼呢你!你说是实验就是实验,意外就是意外?芽衣的模样都那样了,当我瞎啊!”

    下一秒犬冢獠就有种掀桌的冲动,抬起头来对着满不在乎的红豆就是一个瞪眼杀过去。

    蛇叔到底是做什么实验,才能弄出来一个结合了他跟红豆基因的孩子?

    还有那个意外,意外你妹啊!就算欲盖弥彰也给我找一个差不多点的借口啊!

    一股气在心扉与脑子里来回冲撞,再看看红豆那副土鳖别大惊小怪的欠揍脸,犬冢獠就有种分分钟变身为吐槽役的冲动。

    “嘁,少见多怪!”

    斜视,捧杯,翻白眼,饮茶,红豆不想搭理犬冢獠,分外嫌弃。

    “小红豆,几年不见,看来你真的是已经忘记了啊,呵呵呵,好得很!”

    咬牙,犬冢獠攥住了拳头,漏出危险的笑容。

    你是已经忘记了当年一度被谁支配了是吧!

    看来是时候让你回忆一下这传自先贤的友情破颜拳了!

    “呵呵~”

    呵呵不但能结束聊天,同样也能点燃怒火。红豆捧着茶杯,对犬冢獠不屑一笑,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今时不同往日,一条咸鱼有什么可怕。

    已经独得老师宠爱,御手洗红豆无所畏惧。

    跟着蛇叔的这几年,让红豆对区区犬冢獠,已经看不上眼。

    “红豆,安静一点。獠,你也是。芽衣确实是一次意外。”

    小口呡着茶水,蛇叔一派悠闲淡然,在两个弟子就要阋墙之时,适时的履行了一下做老师的职责,出声制止。

    “真的?”

    尽管是蛇叔发话,犬冢獠还是无法完全相信。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芽衣小萝莉几乎综合了红豆跟蛇叔两人的优点,是个肤白貌美大眼短发,可柔可刚的萌娃。

    你要说这是个实验意外,就算是有蛇叔亲自开口背书,一时半刻也难以有太大的说服力。

    不过到底还是因为蛇叔一贯留下的印象产生了作用,犬冢獠从笃定不信变得将信将疑起来。

    “这个我可以作证,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确实是个意外。大蛇丸跟纲手联合做了实验,想要找到对付信的办法,结果你看到了。”

    语气有些无奈,却不敢表露出太多不满,自来也挨着纲手坐着,处于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的范围中,自然不能太过放飞自我。

    “什么意思?什么实验?克隆?”

    犬冢獠有些狐疑,目光在惆怅的自来也,淡然的蛇叔还有木然的纲手脸上来回扫荡,想要看出点端倪来。

    然而没有想要的结果。

    “啧~”

    一声不加掩饰的失望之音。

    “小鬼,几年不见,你长能耐了,皮痒痒了是吧!”

    犬冢獠的声音中表达的情感太明显,这下纲手便做不成她的泥雕木塑冷面菩萨了。

    怀疑孩子身世来历的时候火急火燎急吼吼,一副震惊过度的样子,这会你却一脸失望是什么意思?

    看不起人是不是!

    “所以说先把是不是看不起人的表情收起来,用在这里不太合适。我只是单纯的有些失望罢了。纲手你还是这种急脾气。”

    居然真的只是实验产物,并非亲自造出来的,而是亲自制造出来的,这就很让人提不起兴致了。区区克隆罢了,有什么了不起。

    对于克隆这种事情犬冢獠并不陌生,事情又涉及到了蛇叔跟纲手,哪怕没有亲眼所见,可仅凭一个克隆,他就能自己想明白没有言明的地方。

    无非是红豆给蛇叔提供了细胞,自来也给纲手提供,然后两位高能研究人员开了脑洞,结果就冒出来两个孩子。

    如果只是蛇叔一个人的话,估计就不会把孩子带回村子来,奈何有自来也跟纲手在,意外发生后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对于并非心中所猜测那般的结果,犬冢獠说真的,有些惋惜。

    不是惋惜蛇叔依旧是单身贵族,否则之前也不会那么惊愕芽衣跟红豆的关系,毕竟师徒恋这种事情出现在蛇叔跟红豆之间,想想简直就要不成了。

    犬冢獠真正惋惜的事情是,这么几年过去了,自来也居然一直都只是纲手的跟屁虫,两者的关系貌似完全看不到半点进展。

    简直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话说纲手你居然会伙同师酱研究克隆,是我老了还是我看错你了?这种事情你居然也愿意去干?”

    对于纲手居然会跟蛇叔搅和在一起去搞实验,而且还是有关人体的实验,犬冢獠真是很惊奇。

    救死扶伤的医生,跟无所禁忌,从不敬畏生命的疯狂科学家携手合作,画面怎么像怎么不和谐,有种白天鹅倒贴懒蛤蟆的强烈违和感。

    “少见多怪。你以为我这一身推陈出新的医疗忍术是怎么来的?光靠前人的智慧学来的?你也不小了,都二十多了,别太天真了。”

    纲手心里还有不爽,怼起犬冢獠就毫无情面可讲。

    “看你胡子拉碴的样子,什么事情打击着了?年纪轻轻都快颓废成咸鱼了。”

    来自纲手的回气二段吐槽。

    犬冢獠无语,决定不跟老剩女一般见识,毕竟人家可能到更年期了,于这样一位战斗力来到巅峰的女性不对付,无论是口角还是手脚,他都不可能占到便宜。

    “好吧,谁来回答我一下,芽衣……对了自来也你们的孩子叫什么?都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犬冢獠非常顺口的就偷换了概念。

    “五年前……”

    没有反驳你们的孩子这个歧义明显的错误,自来也只有一脸追忆中不堪回首。

    仿佛那是个多么禁忌一样的记忆似的,自来也甚至想到这事情后,连说一下孩子名字的事情都忘记了。

    “嘛~五年前啊,那这次回来是为了让孩子们入学咯!”

    有自来也在,加上个纲手,再有一个良心未泯的红豆,少数服从多数,离开五六年忽然又集体跑回来的三忍,要不是为了孩子,犬冢獠还真想不出有别的什么事情。

    毕竟宇智波信他们已经匿了很久了,想当初还以为平衡过于脆弱,不会持续太久来着……

    哎,真心是脸好疼。

    身为反派,宇智波信跟绝他们这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家伙真是太不称职了。

    说好的暴风雨前的宁静,雷霆暴雨即将滂沱而至,你们一下子居然匿了好几年去。

    简直坑爹!

    想到宇智波信跟绝,犬冢獠忽然又微妙的萎靡了下去。

    胡子拉碴的模样,毫无精气神的脸庞,犬冢獠骤然就消沉颓废了。

    “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刀子嘴豆腐心的纲手发现了犬冢獠突如其来的异常变化。

    “没什么,人老了都这样。”

    软绵绵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犬冢獠感觉已经是个废人了。

    宇智波信跟绝一伙意外藏身匿迹的事情,对犬冢獠的自信是个很大的打击。他已经缓了几年,却还需要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