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为什么说不
    “连沙忍那边也需要加强防备了吗?”

    三代抽着烟,看上去整个人都很惆怅。

    犬冢獠带回来的消息,对他老人家来说,真不是个好消息。

    局势崩坏,以至于现在连盟友都要防备了,这让三代抽烟抽的越发凶猛起来。

    “也许不用。”

    扇了扇飘到面前的烟,犬冢獠到是对沙忍不那么在意。

    虽然叶仓很明白的向他宣战来着,千代那些做作的演技中也不无挑拨的深意,但犬冢獠真心不那么在意。

    失去了尾兽,沙忍就相当于不见了核武器,震慑力已经大受打击,简直就如同夭折一般消减威慑。

    都这么惨了,就容许人家虚张声势一下给自己壮壮胆气吧。

    有爱心是人之常情。

    从开始到离开砂忍村,犬冢獠都不曾将他们的威胁放在心上,只当是他们团结万众,弥合矛盾的口号目标了。

    在遇到绝之后,犬冢獠就更不将沙忍的蠢动放在心上。

    “獠有什么想法?”

    三代眼睛一亮,有意思期待,嘴里的烟斗都不抽了。

    “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猪笼草。”

    犬冢獠没有隐瞒,也隐瞒不住,直接将绝的事情说了出来。

    “猪笼草?是宇智波信他们?他们不是在雾忍村吗?”

    三代先是一阵诧异,显然联系不起来犬冢獠跟雾忍有什么关联,值得宇智波信他们快马加鞭半路狙击。

    “不是他们,是只有猪笼草一个。”

    弥漫的烟味还是有些大,犬冢獠有些受不了这味道,索性封住了鼻子,这才跟三代强调了一下重点。

    “猪笼草?”

    三代第二次诧异。他还没有弄明白犬冢獠口中猪笼草到底代指的是谁。

    尽管老人家前后几次接到有关猪笼草的事件任务汇报,但到底是老了,脑子反应没那么快了。

    “猪笼草算是宇智波信的同伙吧,具体讲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这次他一个人来找我,说抓住了我的老师,想跟我谈谈。”

    耸了耸肩,不忍心看老人家冥思苦想,犬冢獠直接点名了猪笼草是谁,然后大气都不喘一口,又抛出了一个更大分量的消息。

    “大蛇丸被抓了?”

    三代一惊,声调明显提起。

    哪怕有各种矛盾,但毕竟是师徒情深,老人家从犬冢獠的话语中第一时间抓住了最关心的那一点。

    三代的目光刺破缭绕的烟雾落在犬冢獠脸上,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要让他快些讲清楚。

    “啊,是啊,他还拿着老师的草雉剑呢。”

    犬冢獠好像不能理解三代的以目示意,居然还有心情抠鼻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代把烟斗从嘴上拿了下来,身体微微前倾,严肃的背后有隐藏不住的紧张。

    纵有千般过错,万般不是,大蛇丸依旧是他的弟子。

    这一刻的三代,诠释着什么是为人师表。

    “火影大人,放轻松一些。师酱是你的弟子,但也是我的老师不是吗?我可是对我的老师很有信心的,所以直接抢了草雉剑就回来了。”

    对三代的严肃不以为然,犬冢獠甚至站起身跑去打开了窗户来通风。

    “火影大人,身为老师,你不会还不如我吧?”

    去窗口吹了一通清爽,精神焕然的回来,只见三代还是不依不挠的严肃,犬冢獠不禁哑然。

    一句不会还不如我的疑问,很是剖析出了犬冢獠哑然之下的惊讶。

    当真是关心则乱了。

    “好吧,大蛇丸会没事的。我们回归之前的话题,为什么说不用防备沙忍?”

    沉默了一阵,三代也是平复心情之后相同了,以蛇叔的本事,还就真想犬冢獠说的,得对他有信心。

    于是言归正传。

    “嘛……猪笼草作为宇智波信的同伴,独自跑来找我,三代目不认为这里面有内涵吗?”

    一本正经的跟三代做着探讨,犬冢獠却有点想吐槽一下三代,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用防备沙忍了?

    请在不用前面把我说过的也许这个词好好给我加上啊,你们这些政客!

    “雾忍那边得手可是没几天,我去砂忍村来回也没要多少时间,刨除赶路,和信息收集,三代目认为猪笼草用了多少时间跟功夫找到我?”

    赶路要时间,确认犬冢獠行踪也要时间,那边刚传开雾忍被攻击的消息没两天,这边绝就跑出来拦路。

    何况绝来的时候可不是只有他一个,还带了一个小军团的白绝当替身用呢。

    这么大一股队伍人流,赶路不需要时间吗?

    所以说,搞不好雾忍村那边完全就是宇智波信带着他的人在搞事情,而绝根本就没参与,只等着半路拦截他犬冢獠,然后好好谈谈。

    如此这般假设起来,绝到是真有可能是想要单纯的谈一谈。

    不过犬冢獠依然对这不感兴趣就是了。

    “你是说他们之间存在内讧?如此,他们怎么牵制沙忍?沙忍已经没有尾兽了。”

    人老精滑的三代不傻,犬冢獠把事情说很清楚了,再不懂的话他就该是老年痴呆了。

    “英明不过三代目。”

    犬冢獠突然一记马屁送上,送的突兀却十分真诚。

    “在我们木叶袭击了玖辛奈大人,在沙忍夺走了守鹤,去雾忍的目的也很明确的是人柱力,显然这不是巧合,而是有意为之。”

    “尽管还不清楚是为什么,但宇智波信他们的目标就是尾兽。”

    “他们袭击了三个大国忍村,却只抢到一只守鹤。”

    “已经闹出了这么大动静,收获却聊胜于无,想来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三代目也跟宇智波信交过手,知道他的能力。虽然连续袭击了三大国的忍村,损失对他们来说恐怕并不大。”

    “动静不小,损失不大,收获寥寥,心有不甘。”

    “三代目,以您的智慧,应该不需要我说的更清楚了吧?”

    确实已经不需要说更详细了。

    “内部矛盾在外部目标仍在的情况下,基本都会处于引而不发的状态,甚至最后被转嫁。”

    “虽然只夺取到一只尾兽,但却已经杀害了三位影。在不能确认宇智波信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前,没有人敢轻易行动。”

    “沙忍失去了守鹤,虽然损失惨重,但没有尾兽却意味着跳出局外,随时可以不受限制的向任何一个国家动手,这其中包括我们木叶。”

    “不过……”

    三代言语至此一顿,眸中光芒一闪。

    “咄~”

    手上的烟锅刻在了桌脚,烟斗里面燃烧殆尽的烟丝飞出,旋即被填入一团新的烟丝。

    “沙忍不受尾兽的牵制,却同时受到另外四国的同时牵制。因为大家只有沙忍没有尾兽,而有尾兽的都是宇智波信的目标。”

    “在宇智波信没动手之前,沙忍但凡有一丝苗头,必定会被群起而攻。”

    “如此,确实是不用防备他们了,至少在下一个受害者出现之前不用。”

    深吸了口烟,三代将自己的智慧铺开在犬冢獠面前。

    “英明!”

    面对这般的三代,犬冢獠送上的赞誉意简言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