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动动脑子
    对于绝的来意,犬冢獠做了几个假设。

    首先杜绝的是所谓的单纯谈谈。带了那么多替身过来,说什么是为了以防万一的后备手段,简直是侮辱智商。

    这种做派,根本就不是像好好谈谈的意思,反倒是有些像带齐小弟来讲数,一言不合就开片的架势。

    说什么单纯的就想谈谈,简直黄鼠狼拜年。

    面对不安好心的绝,犬冢獠才不会客气,索性干脆杀了个痛快。

    借着这次交手,犬冢獠顺便实践了一下最近想到的方案,尽管最终封印术失败,却也算收集到了一些数据,可以作为接下来的信息储备。

    但一场大战过后,难免余韵缠绵,用句黑话说就是事后的一根烟,怎么都要在松缓中在回味一下。

    又因为知道的比较多,所以犬冢獠的思维一活跃起来,一下子就想到了不少成立的假设。

    比如最直观的一点,绝是看上了白丸身上的虫子。

    毕竟绝的终极目标缺少不了尾兽,而名为重名的那只虫子,这会就在白丸肚子里,准确的说是在白丸肚子里有一些残件,大部分被封印到了狗蛋里。

    关于尾兽,是绝绕不过去的关键,这个假设被想到后,短暂的思量一阵,犬冢獠就确定,无论绝是否还有其他连带目的,白丸都是他的目标。

    紧接着,犬冢獠觉得,雾忍村事件里,绝他们应该有不为人知的收获,而且收获还不小,绝对不仅仅只是像现在传出来的消息所描述的那样,似乎除了杀戮破坏的战绩,颗粒无收。

    原著之中,雾忍直到照美冥上台,才结束了整个国家都被写轮眼笼罩支配的恐惧。

    现如今,斑爷虽死,带土仍在,宇智波信是个自我欺骗的偏执狂,但讲真,他们的实力其实并不差,完全有继续原著路线的可能以及实力。

    矢仓这个人犬冢獠也见过,而且有过一番短暂的交手,凭借矢仓的实力,哪怕他成为人柱力,对上绝一伙,犬冢獠也不认为他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不是每个村子都能像木叶那么耐操,沙忍的前车之鉴跟目前找叛徒继任风影的糗境还历历在目呢。

    二战打完不过休养了几年就接上了三战,木叶是凭着底子深厚,福泽延绵才磕磕绊绊撑了过来。

    原著里木叶到了三代二度出山的时候,都是青黄不接,何论其他几个不如木叶的村子。

    以木叶的能耐,对上宇智波信的突袭都是五劳七伤,搞得数年浴血奋战奠定的三战胜果都差点崩掉,他矢仓何德何能,能够一己之力挽大厦于将倾?

    要说里面没有鬼,犬冢獠根本不信。

    绝他们在雾忍的收获,必然不小,否则他又哪来的信心,单独一个人跑来捋虎须?

    当了千多年暗影中的老乌龟搅屎棍,绝能不知道犬冢獠的能耐?

    想来是不可能的。

    既然明知道犬冢獠并不那么好对付,他还敢独自前来,必然是有仰仗有底气。

    那么最近有什么事情能给绝足够的底气,甚至不怕暴露身份跑来鬼扯什么单纯的谈一谈?

    那必然是雾忍一行收获巨大了。

    “人柱力力挽狂澜,矢仓你怕不是在跟他们演戏吧。”

    水影战死,六尾人柱力战死,两个比起矢仓来只强不弱的高手都gg思密达了,区区顶天不过普通影级一个的矢仓,何德何能大发神威来兜底?

    哦,矢仓在发威之前把三尾封印到自己体内成为人柱力了,两两相加这才有能力刹住恶风。

    这么说一般人可能就信了,或许二般人也会信,可惜犬冢獠知道的多,想的也多,他是不信的。

    原著里的矢仓表现的可是不怎么给力,拿的出手的战绩是怼死了枇杷十藏,可回过头来就被鼬给虐了。

    就这份实力,说矢仓能打过宇智波信,犬冢獠捏着鼻子还能勉强相信,可你说他能连同绝也一并击退,这就让人费解了。

    矢仓要真这么厉害,至于成为悲剧一个?

    绝出手虽少,原著中甚至少到只有一次,就是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背后给了斑爷一记黑虎掏心,继而差点癫覆乾坤。

    似乎看上去,绝就是个只会玩阴谋诡计,顺便耍嘴皮子,除了活得久,就全无能力的废柴。

    但事实真是这样?

    假假的绝也是大筒木血脉,大筒木家的老三,哪怕出生时比较仓促,先天不足,但人家知道的多也活得够久,光用时间堆也足够堆成超级高手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万花筒无法看到宇智波石碑的隐藏内容,而绝却能修改上面的记载。

    看不到的话,怎么修改呢?既然能修改,显然就能看到。

    那么问题来了,绝真的是弱鸡吗?

    这样的人能弱吗?

    “完美的瞒过了斑爷,直到黑虎掏心之前,斑爷都认为黑绝不过是意志化身,这份实力能弱了?开什么玩笑。”

    绝是弱鸡,想想都不可能。

    因而矢仓力挽狂澜什么的,犬冢獠很肯定,不过是场精心安排的戏剧,专门演出来给人看。

    危急时刻矢仓能封印三尾成为人柱力,绝跟宇智波信得多脑残,不知道先把三位收了,非要怼死水影跟六尾人柱力,偏偏把矶怃白白留给矢仓当资源?

    宇智波信跟绝是有什么特殊爱好,不知道挑软柿子捏,非要迎男而上?

    “完全不合理好吗。”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了,哪怕斑爷已死,可雾忍到底还是悲剧了。

    “而且,他们内部貌似也并不那么和谐。想想也是,宇智波信可是个狂热的偏执狂。”

    思维继续蔓延,犬冢獠忽然觉得救了带土绝对是一步好棋。

    宇智波信这个狂热的宇智波信徒,跟带土这个好忽悠的傻小子比起来,难搞的程度对绝来说简直成幂次方增加。

    一心净化宇智波的信,跟一心救母的绝,根本就是两条南辕北撤的线,如今不过是被强行捏合到了一起,怎么都不可能齐心协力。

    这次绝不惜冒着暴露的风险跑过来,着实不符合犬冢獠对他谨小慎微,躲在阴暗中当幕后黑手操控一切的认知。

    尽管绝并没有暴露什么,但只从他这次明目张胆的行动中,犬冢獠便看出了问题。

    绝的画风变了。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犬冢獠却知道的很清楚。

    作为斑爷的意志化身,绝这次的行为大大迥异于斑爷的风格,也不同于他一直以来的行事手段。

    “绝这次的行动,感觉有些迫切啊。内部一定是出现分歧了,逼得绝不得不冒险了。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需要镇压蛇叔。”

    能拿到蛇叔的草雉剑,想来蛇叔这次沿着蛛丝马迹追踪到水之国,定然是没讨到好。

    说不定这会蛇叔可能真的就被绝他们给控制起来了,宇智波信为了镇压蛇叔,无暇分身,只能由绝代劳前来。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蛇叔自大的情况下会败,但绝不可能被抓。这世上能抓住我师酱的人还没出生!”

    所以,一定是内部产生了无法弥合的裂痕,绝才会如此匆忙又迫切,不惜冒风险。

    也许是想太多,风太大,脑子供氧不足,犬冢獠对蛇叔的蜜汁自信又冒了出来。

    明明草雉剑平时都是装在蛇叔肚子里的说,能被人掏出来,情况恐怕不会很和谐。

    但蛇叔不死于敌手,这却是犬冢獠雷打不动的认知。

    身为存在感慢慢的反派还能活到剧终,洗白白后老树发新芽,纵观火影,也就蛇叔这么一朵琅琊仙葩了。

    所以对谁都可以心里咯噔一下,但轮到蛇叔,这一个环节就免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