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信任
    作为辉夜姬最后时刻留下的后手,常常以辉夜第三子自居的绝,对封印术有着源于天生,犹如血脉般的敏感。

    他老娘的悲剧,可是他出生第一眼就看的东西,这种阴影,面积已经大的难以测度,于是对封印什么的,如何不刻骨铭心?

    再说犬冢獠,绝对这个起初只是听斑爷随口提过一句,第一次接触却硬挫宇智波信,之后接二连三成为宇智波信苦主的年轻人,当真很是关心过。

    毕竟犬冢獠的名声跟实力都在那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他救母大计中的变数。

    何况犬冢獠跟宇智波一族的关系也说得上不差,而宇智波的写轮眼,是救母之路上不可或缺的东西,如此种种,绝自然不会忽略这样一个潜在敌人。

    所以作为忍界首屈一指的潜入跟情报专家,绝对犬冢獠的公开信息知之甚详。

    从公开信息中推断,尽管相关出手记录寥寥无几,但犬冢獠的封印术造诣堪称不俗。

    如今犬冢獠既然言明要用封印术来对付他们这种不死之身,绝心中顿时警钟大作。

    如此有信心的犬冢獠,让绝不得不骤然将他的封印术造诣拔高的同时严阵以待。

    眼前这个白毛是个足够称之为惊才绝艳的家伙,封印术是他最大的痛脚所在,两相结合由不得绝不提心吊胆。

    以止水打头阵,怒火中烧的阿斯玛伺机而动,白丸断后,两人一狗,将绝围在了中间,只等犬冢獠下手。

    但这一发严阵以待的封印术,犬冢獠最终还是没能一气呵成打出去。

    “噌~”

    决胜的紧急时刻,一把秋水潋滟,一眼就能看出非凡的长剑被绝丢了出来。

    青锋秋泓一抹波光,长剑斜斜插地上,剑脊明亮如镜,能倒影苍穹色彩与云翳。

    犬冢獠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认出了这般剑。

    “这把剑你一定认识!”

    心间的骤然起落不为人知,绝依旧是那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的轻淡模样,一派淡定的模样真叫人齿痒。

    但犬冢獠终究是投鼠忌器了。

    那把剑是蛇叔的。

    濒临危局之时,绝到底是拿出了他最大的那枚护身符。

    “人在我们手上,剑给你,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谈谈而已。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拿着它来找我吧。”

    眼中有得意之情,口吻高高在上带着叹息般嫌弃,绝像个怒其不争的君子,却一身都是虚情假意。

    仿佛在说,年轻人,办起事来就是不够稳重,太粗糙。

    “谈谈?谈谈!谈你妹!”

    一声爆喝,手上幻出残影,犬冢獠骤起发难将封印术打了出去。

    “呃……你这个家伙……”

    五指深深插在黑色半身的胸膛,犬冢獠的发难过于猝然,防备不急的绝中招中的毫无悬念。

    “真的就不怕我把你的老师干掉吗?”

    有震惊,有愕然,有不可思议,更多的还是怒火在烧,绝对着犬冢獠瞪眼。

    明明通过信息判断,犬冢獠并不是一个能够为了目的不顾一切的人,为什么这会就能全然不在乎自己老师的安危呢?

    “噗~”

    犬冢獠对绝的回应是另一只五指燃烧查克拉火苗,虚握成虎爪的手,直接插进了他的脑袋。

    “你……”

    绝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我什么咯?有本事你就真的干掉好了。”

    对于绝的惊愕与震惊,犬冢獠回以一哂,手上加足了力道。

    指尖的火焰打进了身体,化作蝌蚪般符文开始从伤口往绝全身蔓延攀爬。

    “拿一把剑就想吓唬我?真以为我傻,还是说你们就真能拿我的老师怎么样?”

    蛇叔的求生技能,犬冢獠从不怀疑。毕竟是一个连死亡都无可奈何的奇男子。

    哪怕现在的蛇叔画风已经被扭曲,注定走不成原来那条打不死的赖皮蛇之路,而且绝还拿到了蛇叔的草雉剑,但犬冢獠依旧相信,蛇叔最终会上演一场王者归来。

    大蛇丸,绝对的死亡绝缘体。

    “是吗?那你就等着给大蛇丸收尸吧,混蛋!”

    绝终于是恼羞成怒骂出声来。

    封印的符文已经开始向着双手中心汇聚,要将绝整个吸进去。

    绝突然一哂,留给犬冢獠一个恶意慢慢的凝视,直接抛弃了最后一个身体,如油如胶般无视封印,流入地下直接消失不见。

    “四象封印居然无效?”

    没有不甘心的手忙脚乱对逃脱的绝再做点什么,那些注定都是无用功。

    犬冢獠诧异的到是四象封印这种等级的封印术,居然会对绝无效。

    显然他之前的推断有错误。

    四象封印作为仅次于禁术等级的封印术,威力只在尸鬼封尽以及里四象封印之下,是最顶级的常规封印术。

    虽然在纯粹的威力上,四象封印无法媲美那些以性命为代价的禁术封印,但作为尸鬼封尽和里四象封印的前置忍术以及最终组成部分,它的威力毋庸置疑。

    四象封印的威力,实际上还在可以克制尾兽的五行封印之上。

    在不伤及根本的情况下,四象封印已经是常规手段中最最顶级的封印术。

    然而这样的忍术,对绝却毫无效果。

    虽然绝被击退,最后时刻甚至连反击的能力都不具备,可那种黑油果冻的形态,显然让他的对封印抗性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绝直接就从封印中畅通无阻的离开,根本不像二柱子躲避锅王的里四象封印那么仓惶。

    不过诧异也就是片刻,略作沉思后犬冢獠也释然了。

    绝是辉夜在被封印的最后时刻创造出来用以逃生的生命,加强他的封印抵抗力当然是理所当然。

    毕竟辉夜自己就着了封印术的道,没理由让肩负逃生曙光的绝也如步后尘。

    “抗性高就是厉害。看来得找时间跟自来也多请教一下,下次有机会得试试蛤蟆临唱。”

    对于绝的棘手,犬冢獠很快便想到了自来也,他配合妙木山老蛤蟆夫妇的魔幻——蛤蟆临唱,既然能够一击干死完全体的佩恩三道,想来一定对绝有些效果。

    虽然蛤蟆临唱是被归类为幻术,但在犬冢獠看来,它归根结底还是没摆脱封印术的藩篱。

    能够杀人的幻术,统统都带有封印术血统。否则只凭五感缭乱,精神迷惑,如何能杀死忍者?

    “卟~”

    泥土溅开,止水将地上的草雉剑拔了起来。

    “这把剑,真的是大蛇丸大人的佩剑。獠,你……”

    “放宽心啊止水。剑是剑,人是人。我的老师可不是小角色。堂堂三忍,要像我一样,对我的师酱有信心。”

    随手接过草雉剑,犬冢獠顺手抚摸着秋泓潋滟的剑脊,说着很不负责任的话。

    实际上,他只是对蛇叔很有信心罢了,并非无情冷酷浑不在意。

    一场遭遇战,最终结果不尽如人意。

    略作整理,一行三人一狗继续上路。

    自始至终,犬冢獠都对绝所说的谈一谈都嗤之以鼻置若罔闻。

    然而迎面撞破长风,缄口默然的急速赶路中,犬冢獠的脑瓜却在不停的开动。

    他在思考,绝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