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你们最近很活跃啊
    墓园里宁静到有些冷清。

    天上的风呜咽的像是老妪啼哭,让置身其中的人心情越发低沉。

    犬冢獠站在一处并排的墓碑前,长久沉默。

    一大两小三块青黑的墓碑,材质也许是大理石,也许是沙忍特有的东西,总之看上去质感跟色彩都比较深沉。

    这样的墓碑,看的时间久了,人就不自觉感到有些萧索。

    马基隔了两步,垂手而立,除了不时因为风而荡动的眼帘,整个人都很冷清。

    眼前的这块墓地里,葬着他的老师一家,包括那个刚出生,还没来得及看几眼这个世界的孩子。

    四代风影罗砂以及其妻子幼子的墓地,除了同穴而葬,外形大上一些的坟包,放眼看去,它跟别处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不过都是一杯黄土罢了。

    “生前荣光,生后不过也就是这样而已了。”

    一声喟叹,有淡淡惆怅,久久伫立的犬冢獠终于开了声,满怀的感慨。

    马基的眼光向他瞥了过来,倒不是以为犬冢獠在讽刺,只是有些惊异,他居然会有这样的感叹。

    虽然现在是盟友,但生前的罗砂跟他的老师加流罗,可都是犬冢獠的生死之敌。

    至少到死之前,自沙忍战败后再未曾见过面的三个人,一直是敌对关系。

    作为敌人,前来祭拜多少还能说是心心相惜的英雄,但这一声萧索的感慨,却不像一个正威名传播,风光隆盛的人该说的话。

    所以马基有点惊讶,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就像他会同意带犬冢獠前来祭拜一样,都是可行可不行间给一个方便的心思。

    “多多感谢叶仓的大度吧马基。还有,请节哀。”

    思维跳转的有些大,但犬冢獠没有给马基说话的空隙,最后看了一眼冰冷的墓碑,他转身大步而去。

    “希望我们不会再是敌人。”

    风声呜咽,犬冢獠人已走远。

    “感谢她吗?你还真是厉害。不过是不是再度成为敌人,可不是由我说了算,而且内心里,我反倒更希望我们还是敌人。否则我这只眼睛,就白瞎了。”

    “老师走了,但我不想她一辈子都输给你们木叶。”

    没有弱了自身的气势,马基并不认同犬冢獠的话。

    黄沙遍地,呜咽的风声鬼泣,马基独自伫立在坟茔前,渐渐沉默如同雕塑,像被遗忘的古迹,只剩下尘埃罩身。

    四代风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这个新晋的上忍,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了旧时代的眼泪。

    新的风影已经上台,新的气象正在酝酿。

    很快,就没有几个人还会记得这里了。

    但恨的起来吗?恨不起来,只是有些伤心而已,可伤心到最后,也只能将一切都归之于事务的必然。

    旧的时光总会慢慢成为记忆,直到回忆都模糊,新的事务总会鲜亮明显在眼前,让心慢慢从缅怀中剥离。

    确实得感谢叶仓,她哪怕威胁民众,哪怕愿意让千代倚老卖老,丢丑卖乖,也没有携势而起报复罗砂。

    只是让罗砂走的不那么风光罢了,相比较注定背负罪孽与污名继续活下去,叶仓对罗砂已经非常大度了。

    虽然马基也清楚,这份不清算的大度,更多的还是叶仓看在他的老师加流罗的面子就是了。

    但已经不需要多要求什么了。

    就像犬冢獠明明已经看穿了一切,却缄口不言,这才是明智之选。

    毕竟,时局与事态都不同了。

    五代风影叶仓,从万众唾弃的叛徒到一村之影的忍界巅峰,多么华丽又惊人的转折。

    但样一个放在平常时间,定然会天下哄传的事情,却并没有引起多少波澜。

    它被更具有震撼性的消息掩埋了。

    履新上位,还在处理罗砂所遗留的烂摊子,还在处理自身存在问题的叶仓,接到了四代雾影上任的消息。

    与之同来的,是三代水影和六尾人柱力战死的消息。

    与木叶和眼下的沙忍遭遇差相仿佛的经过,同样是身份不明的敌人袭击,绕开了层层防御,直接向影和人柱力发动了攻击。

    等反应过来,采取反制手段时,一切都已经结束,只留下一地狼藉跟残痕,证明确有其事。

    与沙忍和木叶不同之处在于,雾忍的人柱力虽然战死,但尾兽却并没有被夺走。

    这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就是雾忍新上任的四代水影矢仓。

    紧急时刻,他将雾忍封印的三尾直接封进体内,以新人柱力的形象出现,战退了袭击的敌人,挫败了一场有备而来的阴谋。

    但现在,当消息传开后,都成了过去式。

    忍界忽然变得人心惶惶起来。

    作为执牛耳的五大国,短短时间居然被人一连挑翻了三个。

    先是木叶,虽然没有被夺走尾兽,可直接搭上了四代风影跟九尾人柱力。

    其次就是沙忍,四代风影一家三口罹难,最惨痛的是连仅有的尾兽都被夺走,万般无奈只能找回了叶仓担任五代。

    沙忍被袭击,损失惨重的风波还没过去,这边雾忍又是一股飓风横卷而来。

    五大流氓连扑三个,忍界大战打了三次,都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让人悚然的事情。

    本以为不过是某些见不得人的家伙,用了些上不了台面的鬼蜮伎俩,趁着老虎打盹偷了两个蛋。

    然而一连串奇峰突起的爆炸性消息,终于让忍界意识到,这次这些胆大包天的敌人,并不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家伙,而是真的拥有掀桌子,砸掉眼前摊子的绝世凶人。

    不屑与伺机而动搭个顺风车的阴暗心思在风声鹤唳的第一时间消失无形,剩下的满满都是警惕。

    五大国已经有三个着了道,剩下的两家忽然就从等待见风插针变成了草木皆兵,层层布防。

    原本阴云翻滚,暗潮涌动的忍界,徒然为之一静,所有躁动跟摩擦都销声匿迹。

    “獠,事情变得越来越大了。”

    回程的路上,依旧沉浸在雾忍最新消息中的止水忧心忡忡。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只从行事手段判断,就已经能够确定这一伙连续袭击了三大忍村的人是一伙。

    而且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都是冲着尾兽去的。

    放下连续战死三个影的震撼,涉及到尾兽就没有小事,被定为目标的九尾,一尾和六尾,已经有一个落到了这一伙人手中。

    没有尾兽在手的时候,他们都能连挑三大忍村,现在一尾入手,天知道他们会爆发出怎样惊世骇俗的力量,再干下什么石破天惊的大事来。

    “大才好。干的事情越大,他们的目的就表现的越明显,暴露出来的东西才会更多。止水放心吧,即使是写轮眼,也不会牵扯到宇智波。”

    犬冢獠知道止水在担心什么,沙忍表现出来的挑衅很明显,不服气是一方面,适当展示一下强硬做威慑是一方面,实际上也不乏仇视的意思。

    毕竟能够操控尾兽的力量一定是写轮眼,一尾当时可是在沙忍好是发威了。

    操控尾兽的是写轮眼,写轮眼是宇智波独有的血继限界,宇智波是木叶首屈一指的大豪族。

    如果不是因为木叶第一个被袭击,说不定叶仓就不是安排一些挑衅,再跟犬冢獠宣战什么的,而是直接拉开人手,将他们一勺烩了。

    “事关重大,老师既然点名让我来,肯定有把握,也一定将其中的原因解释清楚了。沙忍这边完全不用担心,如果是雾忍要找麻烦,说了不听的话,直接打回去就是了。”

    轻描淡写中有霸道的蛮横溢出,犬冢獠浑然不将雾忍放在眼里。

    事实上也是如此,雾忍还真就不怎么被犬冢獠看在眼里。

    蛇叔在完成盟约重申任务之后就悄然无踪,木叶再也找不到他老人家的下落。

    这在犬冢獠看来,定然是蛇叔抓住了什么线索,一路追着宇智波信他们去了,这会蛇叔最有可能在的位置,就是雾忍。

    有蛇叔在,雾忍真要石乐志借口跟木叶开战,首先就得受一波蛇叔的迁怒跟打击。

    后面再补上纲手跟自来也两个三忍中人的连环炮,最后要是还不行,犬冢獠也不介意跟雾忍再掰掰腕子。

    跟雾忍的交集就只有岩岛一行,打遍四大国的犬冢獠可还没怎么跟雾忍较较劲呢。

    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掂量一下雾忍的分量跟成色。

    “希望……一切都会好吧。”

    纵然有犬冢獠的解释跟保证,止水还是有些忧心,始终无法完全放下。

    三战打到现在,事态变得太过复杂,已经超出了他所能预料并理解的范畴。

    实在是,最近此起彼伏的连串变化太过于诡异莫测有震撼人心了一些。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在意的不是这些已经确认的消息。”

    酷酷的叼着烟,成年之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损害身体的阿斯玛抽出了一双飞燕刀。

    “风告诉我,我们被人盯上了!风遁——空刃!”

    飞燕灵巧的在指尖一个翻转,继而被阿斯玛屈指弹出,横空凝练出人高的翠绿风刃,交叉成横推崇林的锋锐,直取向前。

    “轰~”

    隆隆一声轰鸣,老树倾倒,草皮开裂,地面升起一堵墙,抵消了阿斯玛的忍术。

    “哎哟呀,真是暴躁又冷酷的风呢,跟主人一样让人感觉锋芒刺目啊。就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呢,大胡子!”

    墙壁退去,一个半黑半百的猪笼草从地下冒出了头,病态苍白的半张脸笑嘻嘻不正经,出言调戏着阿斯玛。

    “猪笼草,你们最近倒是活跃的很啊!”

    挥手阻拦住要冲上去的阿斯玛,犬冢獠站在树桠间,居高临下,笑中带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