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卖老卖惨恶心人
    “她怎么敢?”

    阿斯玛嗔目结舌,呢喃着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怎么可能有影直接用威胁这种行为来对待同村的民众?

    这简直彻底颠覆了阿斯玛迄今为止一直在坚持的三观。

    影,不都应该是以维护本方利益为主,爱惜民众,体恤下属的吗?

    为何眼前这位风影居然如此疯狂?

    以影的身份,威胁自己的民众,这是何等的……

    阿斯玛找不到一个能够准确形容的词汇。

    眼前的一切简直太过疯狂。

    止水沉吟不语,凝眉陈思。

    犬冢獠对此到是并不诧异,反而看的津津有味。

    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

    叶仓的身份注定她不可能顺分顺水的登上风影大位,毕竟沙忍之前对她的宣传可是置之死地,毫无转圜余地。

    所以现在想走正统路线,显然是不可能,哪怕有千代这个威望素著的老前辈站台,恐怕也无能为力扭转局势。

    但叶仓既然站在这里,犬冢獠就不会小看她。

    “叶仓大人是被冤枉的!”

    错愕,震惊,难以置信凝聚做沉默,还未汇聚成愤怒的时刻,无声寂静中响起一声嘶喊。

    “都是敌人的阴谋!叶仓大人是无辜的!”

    “是敌人太卑鄙,他们算计了我们,算计了三代大人,还暗算了叶仓大人!”

    “叶仓大人从来都没有背叛过,都是阴谋,不要再被人蒙蔽欺骗了!”

    “错的不是叶仓大人,是四代,叶仓大人是我们的英雄,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自己人!”

    “他是被冤枉的!”

    仿佛打开了机关,一片凝滞般的沉默中,情感的宣泄口被破开,却被引导向另一个方向。

    此起彼伏的呼喊在人群中响起,个个角落都出现了附和的人。

    正被叶仓的威胁激起,悄然酝酿的愤怒徒然就被这些洗白的话扰乱了。

    “放你娘的罗圈屁!当我们瞎了吗?”

    “叶仓是我们战败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她,我们怎么可能失败!”

    “人死了,话不都由你们说了算!但你们也用点脑子,真当我们是好骗的吗?”

    “我不管那么多,我大哥一家都死在桔梗城,叶仓今天既然来了,就给我血债血偿!”

    既定的认知在仇恨浇灌中坚硬异常,非是三两句话能够洗白,智商正常在线的沙忍不在少数,怒喝与叱骂顿时乱成一片。

    争吵声沸腾起来,冲突的苗头在急剧升温。

    怒火上头也罢,法不责众也罢,已经顾不上悬在头顶的炽烈火球。

    形势变得愈发混乱,同时矛盾急速尖锐凸显出来。

    对峙在争吵哄闹中形成,基本一边倒的偏向叶仓的对立面。

    看上去叶仓的风影之位已经岌岌可危。

    “獠!”

    止水低声招呼,目光闪动,对眼下的局势心怀不安。

    沙忍这是乱。

    这完全不符合木叶的计划及利益。

    衰弱但统一的沙忍才能成为听话的盟友跟助益,分裂且衰弱的沙忍只会是拖累。

    现在的木叶,可奶不起沙忍这么一个大累赘。

    作为队长,作为智谋系,止水希望犬冢獠发挥一些作用。

    “安心,继续看,不可能翻盘的。喏,你看,一锤定音的不是来了吗。”

    正说话间,犬冢獠向着风影大楼那边努了努嘴。

    止水问声去看,只见千代姐弟在一片争论吵杂中,悄然来到了叶仓身边。

    “咳咳~”

    咳嗽声干涩,半倚靠着弟弟搀扶,吊着胳膊的千代头上还缠着纱布,脸色苍白中透着蜡黄,病恹恹没有精神,看上去就像风烛残年。

    深看了一眼犬冢獠,眼神深邃且锐利,就像冰刃带着森寒,千代再不看木叶队伍一眼,虽然艰难,却坚定不移的走到了叶仓身边。

    “全都给老身住嘴!”

    “咳咳咳~”

    一声气势十足的呵斥,接着一串连肺都要挤出来的咳嗽,千代看上去很是狼狈又可怜。

    她很费劲。

    但也就是这一串烧心挠肺的要命咳嗽,让愈发尖锐起来的争论交锋争吵平静了下来。

    作为初代风影的妻子,千代天生就带有光环,享受着莫大的政治遗产,更兼多年来殚精竭虑为沙忍不惜代价的付出,让她的威望在沙忍基本能够压服一切。

    群情汹涌,即将爆发的对峙矛盾在千代出现后,再次按耐了下去。

    人们的目光开始向她汇聚。

    所有人都在等着她说话,想要她拿出一个决定来。

    “叶仓,把你的东西收起来。老身现在残缺之身,可受不了这玩意的温度。”

    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万众的期待与交付的信任,千代到是淡定,委婉而不失强硬,首先将矛头对准了一直冷脸的叶仓。

    剧烈的咳嗽让苍白中蜡黄的脸色产生不正常的红晕,千代看上去精神了不少,但谁都知道只不过是表面。

    这是个看上去,一根指头都能推到的孱弱老奶奶,连行走站立都需要人搀扶才可以的残疾人。

    但就是这么一个弯腰驼背,咳嗽声声,随时都有可能一口气上不来的老人,一句话压服万众,一句话跟短暂的片刻对峙,就让之前独身对万众的叶仓妥协。

    铺满天空的火球消散,呼啸的风声再度入耳,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靠在弟弟怀里,千代上前几步越过了叶仓,来到了最前方。

    “老身行将就木,没几天好活了,也就计较不了太多。“

    开口一句意有所指,却叫很多人不明所以的话,千代语气垂暮。

    ”很多事情,你们不了解,也不知道。不是不告诉你们,而是说了,你们也理解不了。”

    不是鄙视,不是小觑,千代中气不足的声音述说的是事实。

    智商每个人都有,但不是所有人都会用。就像战略跟战术永远不是一个东西。

    “忍界大战打了三次,每一次我们都没有落下。在积极性这一点上,我们并不输给谁,没有落了五大国的尊严。”

    “但我们得到了什么吗?什么也没有。”

    “战争对我们来说,除了残酷就只剩下死亡。没有胜利,它从不甘甜。”

    “老身说这些,不是想说既然注定都是失败,就别计较过程是什么。也不是让谁不要去计较叶仓的事情,只是想告诉你们,战争很残酷。”

    “而我们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比以往任何一次战争都更艰难的局面。”

    “罗砂死了,老身废了。甚至我们的尾兽都已经被人夺走,之前通过战争奠定的局面彻底破碎,面对这样的局势,你们让老身怎么办?”

    “所以啊……事情走不通的时候,就不能选择太多了。只有活下去,才能有想法。”

    “是沉迷仇恨,失去更多,甚至一无所有。还是往心口锤一拳,咬碎了牙齿合着血吞下去,你们自己选吧,老身不劝你们,你们自己选吧。”

    凄凄惨惨带血的无奈跟倔强,别样残缺又扭曲的坚强,奋战到底撒完最后一滴血的信念,结合千代的话语,这些就是她要表达透露的东西。

    时局如此,徒之奈何?

    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叶仓能回来,至少说明,她始终还是在乎村子的,不是吗?你们也好好想想吧。”

    转身,依靠弟弟的搀扶蹒跚而去的最后,千代低迷的声音有无限惆怅。

    到底,她还是向现实妥协,做出了选择与倾向。

    沙忍现在需要叶仓,她还爱着村子,过去的事情,哪怕合着血,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它先过去了。

    “咳咳咳……”

    骤然而起的咳嗽撕心裂肺,千代即将消失的身影猛地在这串咳嗽中委顿了下去。

    剧烈的咳嗽戛然而止。

    “姐姐——”

    海老藏的惊呼撕碎了沉凝。

    人群轰然炸裂。

    “卖完老又卖惨。真特么上不了台面的招数,太叫人失望了。”

    慌乱与骚动骤然,犬冢獠却在一旁看的蛋疼的紧。

    想过很多事情的后续变化,唯独没有想过居然最后会是千代跑出来站台,而且还用的是这种卖老卖惨不上台面的招数。

    简直就是街边打架的地痞无赖做派。

    恻隐之心总是让人不能自控,千代这一倒下,顿时就将群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可是初代夫人,沙忍的大长老,呕心沥血为村子付出了一辈子的老人,哪个人能不敬佩,不关心。

    至于之前千代所说的那番话,这会已经被抛之脑后。

    “獠!”

    止水再次低声警醒。

    现在这种场合,犬冢獠的嘀咕内容,可不那么合适。一不小心就是众矢之的。

    “啧,人家敢这么干,就不怕我们说。”

    看着一群人手忙脚乱惶惶不安的围拢到千代那里,犬冢獠尤自撇嘴。

    手段恶俗,演技却是过关的,既然叫了他们来观礼,就没想过隐瞒什么。

    何况目睹全程的经过,如此粗糙的做法,也是隐瞒不了什么。

    犬冢獠很清楚,这是沙忍对他们的示威。

    就是明摆着告诉他们,就算你们知道了这里面的猫腻又能怎样?现在大家都是以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的了谁?

    这就是吃定了即使看破,也有口难开说不出来。

    简直就是故意恶心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