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霸气侧漏
    许是已经满足,许是察觉了沙忍已经有了更充分的准备,直到五代风影登基之日,都没有再产生什么题外话。

    风平浪静的就好像之前四代风影阖家罹难不过是错觉,亦或者是久远至极的事情。

    然则这些都是表象。

    沙忍不过是内松外紧,不想大难后还要自乱阵脚。

    受伤的狼最危险,如今的沙忍就是一只伤痛入骨的沙漠孤狼。

    明智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强出头。

    何况还有木叶的强援,更让风波不惊。

    “獠,你最近看上去精神不太好。是有什么心事吗?”

    贵宾观礼台上,止水小声的跟犬冢獠咬耳朵。

    从那天匆匆而去之后,犬冢獠就很不在状态。

    出于信任,止水一直没有问询,相信老友能够自己处理好。

    可眼下神神秘秘的新风影就要登基,作为盟友站在特别凸出的观礼台上,犬冢獠却还在走神,心不在焉。

    这样的表现如何能行?

    此刻他们代表的已经不单单是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木叶的。

    与沙忍这个盟友的关系本就错综复杂,如今忍界又是暗涌重重,正是应该争取一切可争取目标的关键时刻,怎么能因小失大?

    于是止水哪怕再对犬冢獠抱有信心,值此时刻也不得不借着机会警醒他。

    “别担心止水,有老师的震慑,阿斯玛作为火影代表也足够份量,短期内沙忍这边不会有问题。”

    犬冢獠到是反过来抚慰起了止水。

    “不过之后就不好说了啊。”

    沉吟了片刻,犬冢獠有些喟叹。

    显然从长期说来,犬冢獠觉得沙忍这边并不保险。

    毕竟沙忍的脑洞开的太大,且叶仓的态度表达的很明显。

    “只是短期?是风影这边存在问题?”

    止水足够聪明,凝眉中脑子一转便抓到了问题的关键。

    “是她?”

    带着震惊甚至于悚然,止水看着犬冢獠,眼睛都有些直了。

    能让老友犬冢獠在诸多手段之后,还说出不好说这样的话,止水能想到的,只可能是问题出在风影身上。

    结合自身经历以及最近犬冢獠的变化,止水想到了一个匪夷所思到悚然,基本上不可能,到现在却有且只有一个的可能。

    “是不是,继续看吧,很快就有答案了。”

    没有在意止水的惊愕,早有同样猜测的犬冢獠,已经有足够多的心里建设。

    “你们两个,说着人能听懂的话?”

    始终担当听众的阿斯玛忍无可忍。

    止水的惊愕,犬冢獠心知肚明的平静,两个人的言行都让他感觉到自己被隐瞒和忽略。

    当然,最让阿斯玛恼怒的还是他听不懂两人的咬耳朵交流产生的无知感觉,让心情十分不爽利。

    除了因为身份原因,做了父亲的代表,阿斯玛砂忍村一行简直就是多此一举的小透明。

    这还让阿斯玛产生了只是依靠家世的轻视。

    简直不爽加三级。

    不过犬冢獠一贯忽略而过,止水想要传道解惑,也没有时机。

    一阵哄闹夹着哗然的喧嚣,风影大楼上走出一个挺拔妖娆,却只让人突然感觉锋芒的身影。

    “是她,果然是她?”

    惊异带着愤恨呼声显然不可能出自止水之口。

    混杂且炸裂的喧哗在叶仓的面孔出现在风影大楼上的一刻,突然寂静了片刻,继而如同深水丢下了一颗炸弹。

    整个场面轰然炸裂,咆哮混合着各种情绪的呐喊焦灼成声浪,仿佛能将地面都掀翻。

    耳边已经听不到吵杂之外的任何声音,恒古不息的哀怨之风这一刻也都销声匿迹。

    “呵,这就是你的手段跟魄力吗?这次沙忍到是真的迎来了一位非同寻常的影了。”

    置身在群情激愤的声浪中,犬冢獠虚着眼,看着屹立在风影大楼上,迎着几同声讨的滚滚声浪,凛然如枪的叶仓。

    似肃然,又似平静,面对群情激愤,叶仓挺直着脊梁,有唾面自干的平静与无畏。

    风影特备的御神袍在猎猎作响,古井不波,深邃如渊海的目光缓缓扫视八方。

    忽然抬手,将一顶斗笠带在头上,叶仓身上引而不发的凌厉勃然喷发,浩荡好如怒浪排空而起,似银河自九天轰落。

    愤怒的声浪被迟滞,凝结,冰冻。

    万人的咆哮与呐喊所汇聚,掩盖一切动静的的滚滚声浪,敌不过叶仓的决心,被彻底冲散。

    “我,可以带给你们胜利!一如我可以给予你们绝望。”

    “我是叶仓,我回来了,将成为你们的第五代影。”

    “谁反对?谁支持?”

    清丽的声音并不高亢,亦不铿锵,只是淡淡的,平静中带着无可摧毁的坚定。

    没有解释,甚至清淡言语中还有威胁之意,但叶仓就这般堂而皇之的宣诸于口。

    不隐瞒,不祈求,不软弱。

    即使曾经叛逃,但错并不在她。

    所以何必解释,向愚昧无知低声下气。

    即使既成事实让步履艰难,但又有何惧。

    且看看我的一身锐利,一腔嫣红把这些阻碍都打个粉碎。

    虽万人沸反,我依旧凛然。

    独对万人汹涌声讨,清丽之音掷地有声的叶仓,这一刻霸气侧漏。

    叶仓平静中无所畏惧的态度,一声谁支持,谁反对,让激愤的群情凝滞。

    情绪一愕再愣,完全无法预料到的变化,让先手悄然转换。

    “反其道而行,先声夺人啊这是。”

    犬冢獠呢喃,看向叶仓的目光炽亮,满怀着期待。

    死中求活的方法,置之死地而后生,犬冢獠一眼看破叶仓的打算,却也心潮澎湃。

    这种自行增加难度的奇女子,真真值得期待她的表现。

    “就是因为你,我能才会战败,你这个叛徒!”

    “你还有脸回来?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脱下身上的衣服,你侮辱了它!”

    “不管你们做了什么肮脏的交易,我绝不同意你成为风影?否则我们整个国家都会成为笑话!”

    “叛徒,叛逃,叛逃,还我儿子的命来!”

    终究是影响太过深远,叶仓哪怕霸气侧漏,也不过是震慑住人心短暂片刻罢了,第一声反对响起之后,群情即刻再度澎湃。

    讨伐声一卷而过,压盖一切。

    民心不容欺,群众的眼睛还在泛红。

    对叶仓的恨意,绵绵去丝缕,不绝去渊海。

    沙忍战败的罪魁祸首,已经是叶仓头上绝对拿不掉,洗不白的一口大黑锅。

    经过数年的官宣,叶仓已经是沙忍的过街老鼠,名声顶风臭百里。

    放眼望去,除了声讨就剩下沉默,尽然没有几个人愿意支持。

    情况预料之中急转直下。

    “呼~呼~呼~”

    突然有繁星一般的炽白火球铺满了天空,遥遥将整个天空都笼罩。

    一颗最为硕大的火球悬在脑袋上,叶仓横眉冷对千夫指。

    “反对我?你们不配!”

    似静实利的明眸扫过,头顶繁星般火球铺陈,炙烤的长风匿迹,空气波澜。

    叶仓视万人如无物。

    尽管狂妄,却霸气如虹。

    “快刀斩乱麻,强按牛头喝水。真的是另辟蹊径了。”

    眼中异彩闪烁,犬冢獠看着叶仓自寻死路,却瞬间震慑全场,不禁神迷。

    是非黑白,只在一念之间。

    对自己人都如此强势,也怪不得敢向他宣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