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沙忍的脑洞真心好大
    “虽然时间并不长,但你清楚的,最近大家都很关注你们,我也不例外。”

    木叶是忍界目前关注的焦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根源,各种似恶非善的目光都在聚焦。

    这是事实,不值得奇怪,值得在意的是叶仓这个人的本身。

    她的态度,她的存在,甚至是她的出现,都值得在意。

    身为沙忍的前英雄,沙忍三战战败最大的背锅侠。

    早在几年前,叶仓就被定义为最高级叛忍,如今出现在砂忍村就很匪夷所思。

    同时也耐人寻味。

    看她的模样,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仿佛理所当然。

    细看的话,叶仓居然还有一丝丝不情愿的意思。

    事情的内涵看上去真的很丰富。

    与之相比,犬冢獠反倒并不太奇怪叶仓对他的态度。

    虽然过去的相识过程确实很复杂又丰富,但两人之间却勉强能说的上是老相识。

    “你用类似尾兽玉的忍术迫退云忍的事情,目前为止,基本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犬冢獠久未回话,叶仓只当他还没想明白,索性便说的更细致一些。

    所以,无尾之天灾这个称号来源,叶仓真的在很认真的回答。

    “你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犬冢獠真心觉得叶仓脑子瓦特了。

    他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

    无尾之天灾什么的,不过又是一个蛋疼的称号而已,解释什么来源?

    嘴长在别人身上,我又管不住,他们爱咋叫咋叫。

    我不过是震惊你的出现,下意识没抓住重点脱口一问罢了。

    相比我蛋疼新外号的起源论证,你难道不觉得我更应该震惊你的出现吗?

    揣着明白装糊涂,几年不见,叶仓你倒是学起政客嘴脸来了。

    以前那个悍然叛逃,非黑即白的奇女子已经是过去式了吗?

    “你这家伙……”

    真树又要蠢动,却被双重镇压。

    “孝子一边老实待着,我跟你老师说话呢,没点眼力见。”

    “真树,你不要说话。”

    犬冢獠的呵斥,叶仓的喝止,一瞬间让一心都扑在师傅身上的真树感到了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师傅只是很普通的在跟人交流,可真树就是油然而生一种师傅要抛弃她的恐惧与悲哀。

    两个狗男女,你们配合的不要太默契!

    可惜孝子没人权,哪怕真树实际年龄要比犬冢獠大,但谁叫她把名分定的太早,成了徒弟呢。

    所以委委屈屈,也只能尊师重道,默默滚去一边咬手帕。

    真树的幽怨与愤恨在目光中化作尖刀,想截死犬冢獠,可然而根本不破防。

    “你比以前成熟了很多。”

    罔顾心灵被自己重重残害的徒弟,叶仓揉揉捋了捋发鬓,柔静平和。

    长风在头顶呼啸而过,卷东动脚下的砂砾婆娑,撩发的叶仓此刻一身女性魅力,看的犬冢獠眼睛抽搐。

    姐姐你扯淡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开发出来的?

    敢再不合时宜一点吗?

    “成熟是时光带给我们的副作用之一。某种意义上只能说明人老了,这不是好事,反而是悲哀。所以能直接告诉我,你为毛在这?”

    犬冢獠很想像个哲人跟叶仓鬼扯下去,可以真没那份闲心。

    “你不是一直都很聪明的吗?那就好好猜猜看吧!”

    叶仓浅笑,挂起的一抹唇角仿佛在说,原来你也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睿智。

    “猜猜?呵~你们沙忍的脑洞,我真心是不太敢猜啊。”

    犬冢獠嘴角一抽,真心如他所说,沙忍的脑洞不敢猜。

    数数沙忍历来的各种匪夷所思,犬冢獠只能说不敢。

    初代风影不给大柱子面子,二代风影自废武功裁军,三代奇葩的死在一个孩子手里。

    四代找的找的开战理由,出卖英雄自费臂膀,奇特脑回路赔上夫人跟儿子弄的失败品人柱力,更兼死的绝伦,简直就是集奇葩之大成。

    你们沙忍开起脑洞来,神都不知道会是基于什么目的。

    所以我猜什么?

    但只是不敢猜,却并不是猜不了。

    只是,心中猜测的答案,犬冢獠真心说不出口。

    尽管犬冢獠觉得这猜测非常之符合沙忍一贯的尿性,到实在太奇葩了一些。

    “只是不敢猜吗?看来你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叶仓的笑容愈发明显起来,似欣慰,似欣赏,看的犬冢獠越发难受。

    “你笑的我有点方!完蛋,加流罗到底给了你什么承诺?”

    犬冢獠真心被惊到,叶仓虽未明说,到表情却说明的够多了。

    “为什么是加流罗?不能是罗砂,或者千代?”

    叶仓笑到明眸流光,虽是惊讶的追问,流露出来的却都是欣赏与期待。

    欣赏犬冢獠洞悉根本的睿智,期待他更多的亮眼发挥。

    期待着一如当初将她牵着鼻子走的,那份明知是算计,却只能听之任之,一路顺从的强悍。

    就像小女生期待着偶像的崇拜,叶仓的眼镜噗泠泠闪光。

    “罗砂或许能给你自由出去沙忍的身份,千代或许能抹去这些年对你的污蔑。但真正能让你愿意接受这些的,只有加流罗。“

    “别再摆出那副让人恶心的面孔,我知道加流罗是你最好的朋友。当初的叛逃,恐怕她也放水不少,否则你不会念旧情再回来。”

    “现在告诉我,你特意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想找个僻静的地方了结恩怨干掉我?”

    交流中渐渐坐实了心里吐嘈到沸反的猜测,犬冢獠随着诉说严肃。

    他不相信,叶仓只是想跟他叙叙旧再打打哑迷。

    人总会随时光变化,眼前的叶仓,早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刚正不阿的强硬女人了。

    “啪~”

    一个卷轴被抛来,落在了犬冢獠手中。

    “这个东西还给你。我们两清了。”

    笑容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叶仓身上罩了霜寒。

    “罗砂不在了,我们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希望你一直睿智下去,不然事情会变得很无趣。”

    “我不喜欢孱弱的敌人!木叶雷霆也好,无尾之天灾也好,请你全力以赴。”

    “否则,就死!”

    撩发,转身,叶仓带着一身煞气,神情具冷。

    “对了,最后回答你一个问题,我回来不单是因为加流罗,最根本的原因是,我爱这里。”

    最后回神时的一瞥锐利而凝炼,让叶仓原本觉得可笑的说法变得真诚。

    目光透露了真心,叶仓并没有说笑。

    “事情麻烦了啊。云忍才刚压下去,盟友却要炸。师酱你这是又习惯性坑我啊!”

    风声呜咽,叶仓带着徒弟洒踏而去,一场用重逢送上的宣战,让犬冢獠脑仁直发疼。

    叶仓这种态度,蛇叔显然是早有预料,所以才点名要他过来。

    所谓蛇叔为人师表,即使是徒弟也要睚眦必报。

    犬冢獠有时真心很想给蛇叔跪了。

    简直太坑了啊师酱,画风都扭曲了,还来这手,你的良心真的就不会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