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呼~”

    哪怕处在高崖包围之中,长风依旧在呼啸,风沙虽然不再扑面,却还在脚下滚动。

    砂忍村作为风之国的武力标杆,环境待遇上不说最好,但怎么都不会跌出三甲。

    管中窥豹,可见风之国的大环境到底恶劣到了什么地步。

    也就不怪他们想土地都快想疯了。

    “呸~”

    阿斯玛一口痰吐出来半口沙子。

    “风之国,真是见鬼。”

    满脸都是不满,不时投向犬冢獠的目光尽是嫌弃,阿斯玛不想说话,却满身都是幽怨。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阿斯玛作为那条鱼,没吐犬冢獠一脸泡泡就已经是很有教养了。

    大哥都埋土里了,他都还没去扫过墓,一直跟着犬冢獠忙前忙后,没掀桌子,真心不能要求他更多。

    犬冢獠理亏,于是只好无视阿斯玛针对意思明显的举动,只当是瞎了。

    都是老朋友,气氛却是尴尬。

    “獠,你跟刚才的沙忍……认识?”

    止水站出来找了个话题,本想说更贴切的形容词,到琢嚰了一下,还是给吞了。

    就犬冢獠这仇敌遍天下的尿性,他跟木叶都一堆仇人,哪还能说跟人马基有过节呢。

    这不就是摆明的事情吗。

    “何止是认识,看到他那块遮着眼睛的白布了吗?”

    犬冢獠没说话,心里不爽的阿斯玛就抢过了话头,语气简直跟刚才的马基一毛一样。

    “怎么了?马基的眼镜似乎是瞎了。”

    止水到是负责任,居然做了功课,还能认出马基。

    “怎么了?人家眼睛就是我们队长大人几年前弄瞎的,你说他们认不认识?”

    阿斯玛阴阳怪气的很,说话的时候都斜着眼看犬冢獠。

    他的不满直接溢出。

    “呃……獠你还真是……”

    不管阿斯玛的阴阳怪气,但对犬冢獠的仇敌遍天下,止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具体描述。

    只能说,能者处处高人一等,就连仇人也不例外。

    刚怼完云忍,一来沙忍就是马基,老友犬冢獠树敌的本事,止水是学不来也谨谢不敏的。

    跟雾忍也是打了老鼻子仗,止水却还没老友走了一趟任务得罪的雾忍多。

    说在实力上,止水还有心气跟犬冢獠争锋一二,,可在树敌这方面,就只能甘拜下风。

    数数五大国,哪里没有对犬冢獠的仇家?就连木叶也不少。

    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干到的事,怎么比呢?

    不服气的话,简直就是嫌命长跟自己过不去。

    “嘛,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不打不相识,交朋友嘛,不就是这样?止水你应该有有体会的!”

    犬冢獠很淡然,扯的一皮。

    “呃……”

    止水愕然,可想想当初还真的是打了一场大的,两人才真正开始交心,便呐呐无言以对。

    “嘁,你这个……”

    止水无言,阿斯玛却还没放弃,却话还没说完,犬冢獠就一阵风似的扔下两人跑远。

    “喂,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当队长的!”

    阿斯玛直接炸锅。

    “獠似乎是看到熟人了。”

    止水制止了将要暴走的阿斯玛。

    心态没有阿斯玛浮躁的止水,顺着犬冢獠的身影,匆匆一瞥,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转进了街道。

    犬冢獠正是追着那道身影而去。

    “怎么了?獠在沙忍还有熟人?”

    阿斯玛不是鄙视,而是直接就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仇人到是很可能。

    “是熟人,可能还是唯一的熟人。”

    止水的话说的阿斯玛彻底糊涂。

    转过几条街道,无视周围沙忍的戒备与群众的恶意,犬冢獠追着眼前的颀长美好的身影一刻不放。

    犬冢獠的心里此刻充满着迷惑,愈发确认那背影熟悉,就愈发难以理解,想要追上去看个究竟。

    那人也似乎是有意而为,直带着犬冢獠往偏远地方行去。

    “啧~跟丢了?”

    猛地转过一个街角,眼前却不见了那个熟悉美好的身影,犬冢獠不禁有点恼。

    在沙忍果然掣肘多多,要放在木叶,为了追人早就飞檐走壁了,哪会跟丢。

    “不许动!”

    一把锐器顶在了腰间,身后响起一个压低了,含有冷利的威胁。

    听声音是个并不大龄的女子,锐器该是苦无的样子。

    一心追人,疏忽大意之下被人抓住的犬冢獠撇嘴。

    “小姑娘,学什么不好学人背后顶腰眼,这种行为可不友好,更不是对盟友的态度。”

    “少废话,我知道你是谁,再多嘴,小心我……”

    被判定为小姑娘的人语气冷利中带着仇恨,说话间有一顶犬冢獠腰眼,却觉身前疾风一闪,情况便以翻转。

    “没人告诉你,我可是危险人物吗?而且,我跟你好像没仇吧,小姑娘!”

    掂量着苦无,犬冢獠玩味的看着怔愕的小姑娘,很好奇这个看似同龄,却很脸嫩,也不认识的女沙忍,为什么会抱有仇恨。

    讲真,这真是一张不出所料,不认识,甚至没有印象的脸庞。

    完全搞不懂,什么时候得罪过这种青嫩的小角色。

    占了上风都毫无还手之力的家伙,已经不是区区可以形容。

    犬冢獠自认,虽然在沙忍不受待见,却最次也该是马基这种登基才有点份量跟资格。

    眼前这位,真心是不值得他浪费功夫。

    “你这个混蛋!谁是小姑娘了?我年龄比你大!”

    做傀儡师装束的女沙忍越发仇视起犬冢獠来。

    只是这个仇视的方向愈发叫犬冢獠不解。

    姑娘你是不是跑题的有点严重了?

    “嘛,算了,我不是找你。”

    不过是无关紧要,毫无威胁的区区小角色,犬冢獠也懒得多理会。

    天下恨他犬冢獠的人不要太多,这种边角料,懒得搭理。

    “机会只有一次,别再撞到我手里,不然小心告你黑状!你们沙忍现在可是有求于我们。”

    把告黑状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就是犬冢獠这种不要脸的了。

    “你……混蛋!”

    女沙忍气白了脸,一扯腰上的布卷就要动手。

    “真树,你不是他对手,退下吧。他是来找我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制止了真树的冲动。

    颀长妖娆,却并不让人觉得诱惑的美丽女人款款而来,尽管她的穿着真的跟清凉。

    “我去,还真的是你?”

    正面来人的第一眼,犬冢獠就震惊了,不含丝毫做作成分的震惊。

    “好久不见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木叶雷霆,还是……无尾之天灾?”

    妖娆的叶仓款步而来,像老友重逢。

    “无尾之天灾是什么鬼?”

    犬冢獠震惊于叶仓的出现,也许就是基于这份震惊,让他关心错了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